• 第7章食髓知味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7本章字数:2098字

    杜鹏程哪敢把录了像的事儿直接告诉柳虹枚?要是让柳虹枚知道自己被梁满仓欺负的过程录在了小叔子杜鹏程的手机上的话,她才不会饶了他的。

    “我跟那老混蛋说了,他要是再这么闹下去,我就把今晚他窜到你屋里耍流氓的事儿直接告诉派出所的人,这种事儿就算是未遂,那也得判他几年,他这支书还能当得成不?”

    “可是,咱们手上并没有什么证据啊?”毕竟是没有成功,柳虹枚就觉得没有什么把柄来证死这个梁满仓。

    “有些事情,不需要证据的,就算是捕风捉影,那不也恶心他一回?咱这叫以进为退,以攻为守。”杜鹏程不无得意的笑着说。他现在也只能拿这个来糊弄柳虹枚了。毕竟是个女人,有些时候脑子转不了那么多的弯。

    听杜鹏程这么一说,柳虹枚疑惑的看了杜鹏程一会儿。

    “睡吧,时候不早了。”

    “哦。”柳虹枚仿佛有些不情愿的应了一声,这才回了自己的屋里去。

    要是平时,柳虹枚这个时候肯定早就呼呼大睡了,可今晚这一阵折腾,却让她没有了半点睡意。

    今天晚上的事儿,让柳虹枚对杜鹏程有了特别的好感。

    梁满仓没打到皮狐,却是弄了一身骚,回到了家里,老婆子便又问起了结果如何,梁满仓那可是一脸的沮丧:“别提了,现在倒是让那小子给反咬了一口。毕竟咱没有很直接的证据啊。”

    “那五万块钱怎么办?难道咱们就这么认了?谁打那饥荒?”老婆子说的饥荒,就是债务。虽然是女人,可她也知道,那黑字落在了白纸上,可不就成了实实在在的债务了吗?

    “算了,就当被疯狗咬了一口就是了,要是疯狗咬了你,难道你还非要咬回来吗?这事儿以后对谁都不要提了,不然的话,他在村里张扬出去,我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只要那小子不提这事儿,咱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

    身为村里的支书,梁满仓什么时候服软过别人?可偏偏这事儿他却是服了杜鹏程跟柳虹枚叔嫂二人,梁满仓的老婆张翠霞心里当然犯嘀咕,而且她知道自己男人的毛病,村里好看的大姑娘小媳妇儿,哪有几个逃过他梁满仓的手?而她却还真没听说过自己的男人把柳虹枚如何了。

    这柳虹枚也是,在张翠霞的眼里,她也算是村里少有的冷女人了,别的女人都喜欢跟男人打情骂俏,可她却从来没有,连个带点儿荤味儿的玩笑也只会在女人堆里偶尔开一开。

    要说自己的老公跟柳虹枚有一腿,她张翠霞还真不信。倒是杜鹏程跟自己的小叔子杜鹏程有那事儿,她却有几分相信了。

    毕竟杜胜利三年都没让自己的老婆肚子鼓起来。这种情况,一般来说都是男人的病。再看看平时杜胜利那蔫不拉几的样儿,说不定他还真的在那方面不行呢。

    “可是这钱……”

    可张翠霞真不甘心,那五万块钱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我说不提了就不要提了,不就是五万块钱吗?没有那五万还咋的了?真是头发长见识短,只要我梁满仓还当着这个支书,钱咱还可以赚回来,可要是你跟他们斗下去呢?两败俱伤,支书也当不成了,你还赚个屁?”

    一阵瞪眼扒皮的吼,女人不再作声了。

    可张翠霞却咽不下这口气。

    第二天上午,看到柳虹枚扛着锄头出坡,平时不怎么出坡干活的张翠霞也赶紧扛了把锄头追上了柳虹枚。

    “她虹枚嫂子,你等等我。”

    张翠霞在后面追得急,却因为平时不怎么干活而气力不行,气喘吁吁的,她只得喊住了柳虹枚。

    一见张翠霞追上来,柳虹枚大致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昨晚闹了那么大的动静,这事儿张翠霞肯定是知道了。于是柳虹枚就放慢了脚步。

    “虹枚,你跟我说说,昨天晚上,你们跟你梁叔到底是闹了什么矛盾?”一开始,张翠霞还是努力装出什么都不清楚,等着了解情况的样子来。她也是担心一下子把柳虹枚激怒了,不跟她正经说话而了解不到真相。

    “是什么事儿,他没回家跟你说吗?”

    以前柳虹枚虽然不爱搭理梁满仓,可对于他的女人还是蛮客气的。但现在却不同了,要知道,昨晚梁满仓那可是生抓活拿的,如果不是杜鹏程回去的及时,现在还不知道是个什么结果呢。

    事情虽然不是她张翠霞干的,可平时管不住自己的男人,柳虹枚便觉得老婆也有责任。

    所以,柳虹枚说话的口气很不友好。

    “男人的话我不信,我就是信你的,虹枚,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信。”这倒是张翠霞的真心话,她一直觉得,柳虹枚这个女人应该不会说谎。

    “昨晚我开着门在屋里休息,梁满仓就趁着我男人不在家闯我家里去了,我撵他撵不走,后来他就来硬的,结果就让在外面乘凉回来的杜鹏程给撞上了。”

    柳虹枚的话,张翠霞听着觉得有道理,但她还是不放心的又问了几个细节,进行了证实。

    只是有一个问题她还纠结:“那……你们到底……那个了没有?”

    张翠霞是怕自己的男人梁满仓食髓知味儿,以后与这个柳虹枚剪不断了。

    一听这话,柳虹枚当时就狠狠的白了张翠霞一眼:“没有!”

    然后就气乎乎的一个人往前了。

    张翠霞虽然基本得到了真相,可那五万块钱却还没有解决呢。于是她又追了上去。

    “虹枚,我听说杜鹏程还逼着我那口子写了个五万块的借条儿,是真的吗?”

    “我不知道,这事儿你问鹏程去。”柳虹枚还真把握不住这事儿能不能告诉梁满仓的老婆,干脆就推了出去。

    “鹏程在哪?”支书的女人反应很快。

    “他还在家呢。”

    柳虹枚出来的时候,趴在杜鹏程的窗子上看过,那小子还在呼呼的撑着小帐篷睡大觉。

    “谢谢了虹枚。”

    张翠霞撇下了柳虹枚赶紧折了回来,朝着杜鹏程的家就去了。她一定要想办法把那五万块钱给消了。

    好歹自己也是有点儿姿色的女人,只要豁上自己这身肉,就不信收拾不了一个小光棍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