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涟漪阵阵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7本章字数:2206字

    柳虹枚不顾一切的往家里跑,连路上别人跟她打招呼,她都顾不上回应。

    一回家,见大门开着,哪儿也不去,柳虹枚直接就冲进了杜鹏程的那间屋子。

    推门一看,梁满仓的老婆张翠霞正在那里不慌不忙的穿着衣服。

    张翠霞其实早就听到了外面柳虹枚那急促的脚步声,可她却并不慌乱,她一猜就知道是柳虹枚回来了。

    其实张翠霞本想跟杜鹏程把事儿搞成,而让这个柳虹枚当个见证人的,没想到杜鹏程这小子把得太紧,竟然没上她的钩子。

    现在柳虹枚回来也不错,正好可以让她看到自己穿衣服的情节,她肯定以为什么事情都结束了。

    与柳虹枚料想的不同,张翠霞脸上不仅毫无羞愧之色,反倒像是做了一件很值得炫耀的事情一样,她一脸的满足与轻松,并朝着气喘吁吁的柳虹枚笑了笑,然后擦着一脸怒火的柳虹枚的身子出了杜鹏程的屋。

    直到张翠霞的脚步声到了东墙外面时,柳虹枚这才气乎乎的问杜鹏程:“她来干什么?”

    其实柳虹枚心里想知道的是,刚才你们办成了没有。

    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变了味儿。

    “还能干什么?你不也看见了吗?她想跟我睡觉呗。”杜鹏程也不打算回避,因为事实就摆在眼前,连张翠霞穿衣服的镜头她都看见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杜鹏程本来也想解释一下,告诉柳虹枚,他们两个并没办成,可是,他转念一想,现在都这情形了,说那些倒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于是他干脆就不作任何的解释。

    “这个女人也太阴险了!当时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柳虹枚以为杜鹏程跟张翠霞那女人真的搞上了,便自责起来。

    “嫂子你不是出坡了吗?”杜鹏程看柳虹枚那副担心害怕的样子倒忍不住笑了。

    “还不是为了你吗?你也不怕掉进了这个女人的套儿里去?”柳虹枚不无埋怨的白了杜鹏程一眼,“要是你出个意外,我怎么向你哥交待?”

    有了昨晚的事情,柳虹枚心里早已对这个小叔子有了别样的情愫,可她现在却故意撇开了那一层,借着他哥来说事儿。

    “没事儿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套别人还差不多,哪那么容易就上了别人的套儿?”杜鹏程倒是一脸的轻松与不屑,似乎压根儿就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就吹吧你!”她真想说,要是你真有那方面的需要,实在不行,不是还有嫂子吗?何苦舍近求远的冒那个险?可是,这样的话柳虹枚说不出来。

    杜鹏程也不再辩解,只是傻笑。虽然说刚才那一幕多少有些惊险,但现在想想,也挺有意思的。毕竟是一个长得还算不错的女人主动在自己面前脱光了衣服,而且那个女人不是别人,而是村支书的女人!

    “赶紧洗吧脸,吃点东西,跟嫂子出坡去。”柳虹枚是担心杜鹏程一个人留在家里,还有可能上了张翠霞那个女人的当,干脆就直接下起了命令来。

    杜鹏程倒是很听话,麻利的吃了饭,也扛把锄头跟在柳虹枚屁股后面出了坡。

    这柳虹枚即使穿着干农活的粗布衣服,那身段儿也挺好看的,杜鹏程跟在她的后面,那眼睛不由自主的就瞅到了嫂子的屁股上去。

    柳虹枚是屁股很丰很润的那种女人,看着就让人性起。

    看着看着,杜鹏程就那个了。

    柳虹枚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来,突然回过头来要跟杜鹏程说话,见杜鹏程脸上一红,便不由自主的朝下看了一眼,却正好看到了他那儿支了起来,于是脸上一红,瞪着杜鹏程嗔道:“是不是又想那个骚女人了?”

    “没有,我真没有!”

    杜鹏程极力辩解着,却不敢抬头看柳虹枚的脸。

    “我跟你说,以后可得离那个女人远一点。”柳虹枚这算是给杜鹏程警告了。

    “知道了。”

    杜鹏程低头应着。

    到了放锄头的那块地边,柳虹枚重新捡起了自己的锄头。杜鹏程这才知道,柳虹枚还真是带着一股子担心跑回家里的,她竟然连锄头都顾不上扛了。

    杜鹏程心里也是一阵热乎。就算是亲娘亲姐待他,也不过如此了。

    杜胜利家的地在离开村子很远很远的地方,这都是因为杜胜利不会讨好村干部,而柳虹枚又是那么死硬,连对梁满仓笑笑都不肯,所以才分了这又薄又远的地。

    好在杜胜利肯在地里施肥,又往地里浇了足够的水,所以这玉米长得很喜人。

    现在地里没多少草,锄地的作用在于保持水分,这可以让玉米更好的生长。

    当过兵的杜鹏程并不怕累,更何况是跟着嫂子干活,这点活儿对他来说并不在话下,干起来就住不下。

    但是天气太热,又是在密不透风的玉米地里,汗不住的顺着脸往下淌,他的背心都湿透了。

    “歇歇吧,过来喝口水。”柳虹枚停下了锄头,站在了离杜鹏程不远的地方喊了一声。

    杜鹏程这才放下了锄头,朝柳虹枚这边走过来。

    地里太热,柳虹枚也脱了外面的褂子,只穿一件无袖的小衫子。而且那衫子里面再无遮挡,透过那薄薄的小衫子,杜鹏程只是扫了一眼,就看见了那隐隐约约的突点。他赶紧接过了柳虹枚递过来的水喝着。

    而柳虹枚却上前直了一步,拿了一条毛巾给杜鹏程的脸擦汗。

    离这么近,杜鹏程清晰的闻到了嫂子身上散发出来的带着女人味芳香。

    甚至她呼吸之间,那胸脯的剧烈起伏都让他不由自主的心脏狂跳。

    他不得不承认,嫂子是个很有女人味儿的女人。别人都说她冷,可在他这个小叔子面前,她却是温润得像一块在身上暖了半天的玉。

    特别是柳虹枚对他的事那么着急上火,这更让他感动。

    此时此刻,柳虹枚像是并无他意的给他擦着汗,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幸福。如果柳虹枚不是自己的亲嫂子,现在他真想一把抱过她来,亲死她。

    他心里的千言万语,最后却变了这么一句话:“嫂子,等我有钱了,就去城里给你买套大房子跟我哥住着,咱就不用受这份洋罪了。”

    这句特像三岁孩童的话却让柳虹枚登时就愣在了那里,她拿着毛巾的手也停在了杜鹏程的脸上,她就那么定定的看着他。

    半天,她才说:“你要是真的心疼嫂子,那你就答应嫂子一件事……”

    后面的话,柳虹枚轻咬着嘴唇没有说出来,可她的眼里却是荡起了阵阵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