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有故事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7本章字数:2332字

    看着柳虹枚那柔情似水秋波流转的样子,杜鹏程那一瞬间浑身充满了血。

    面对一个陌生的女人,你可能会特别在意她的脸蛋儿跟身段儿,可当她成了你生活中的一员时,或许她的眼神更容易掀起你内心的波澜。

    此时的柳虹枚确实被杜鹏程那一句话给感动了。

    这几年来,真正能进入她内心的关怀莫过于此,她哪能不动情?

    她那一句只说了半截的话,再加上刚才这眼神,便把杜鹏程吓了一跳。

    杜鹏程不是小孩子,他当然知道,柳虹枚跟了哥哥三年,却没有怀上孩子,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该是多么大的心理压力。

    “柳虹枚该不会是想让他给哥嫂两人传宗接代吧?”杜鹏程这样想。

    “嫂子……”

    刚才还看着柳虹枚眼睛的杜鹏程赶紧低下了头。

    “鹏程,嫂子不会难为你。嫂子知道你不是那种财迷的人,咱不要梁满仓那五万块钱好吗?听嫂子的话,只要你肯干,我相信将来有一天,别说是五万块钱,就是五十万咱都不会放在眼里的。”

    柳虹枚依然热切的望着杜鹏程那满是汗水的脸。

    杜鹏程没想到柳虹枚跟他说的竟然是这个!

    他这才慢慢抬起了头,看向柳虹枚。

    “刚才都想什么了你?”似乎看出了杜鹏程的窘,柳虹枚不由的娇嗔道。

    “我——我没想啥啊。”杜鹏程红着脸狡辩着。

    既然被嫂子窥破了心思,杜鹏程干脆也不再隐瞒,鼓起了勇气问道:“嫂子,你跟我哥都去大医院检查了吗?”

    柳虹枚哪能不知道杜鹏程这话的潜台词?柳虹枚苦笑着摇了摇头。

    “嫂子,跟我哥一块儿去做个检查吧,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或许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毛病,说不定很快你们就能有了自己的孩子呢。”杜鹏程觉得与哥嫂比起来,自己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所以才这样劝她。

    “鹏程,嫂子要是说曾经怀孕过,你信吗?”柳虹枚迎住了杜鹏程的目光,而且是那么的坦然。

    只是两人站得那么近,柳虹枚又上面又只穿了那一件遮不住什么的衫子,杜鹏程不由的口干舌燥起来。

    如果她不是自己的亲嫂子,或许杜鹏程真的要上去亲她了。

    杜鹏程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有些疑惑的看着柳虹枚,很不相信的样子。

    这个信息量有点儿大,杜鹏程一时没有完全吸收,不过,几秒钟之后,杜鹏程就明白了,她这分明是在告诉他,在与他哥哥杜胜利结婚之前,自己曾经怀过别人的孩子!

    原来嫂子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

    本来杜鹏程就一直奇怪,嫂子这么好的一个女人,怎么会就成了其貌不扬的哥哥杜胜利的媳妇了呢?虽然说柳虹枚是一个农村姑娘,可她的模样,她的气质,一点都不输城里的女孩,在庄稼地里做了三年媳妇的她都依然这么好看,那么,她还是姑娘的时候,又会是多么迷人?

    杜鹏程很想知道,那个曾经让柳虹枚怀上了孩子的男人又是谁?

    那一瞬间,杜鹏程内心里突然就生出了一种莫名的妒嫉来。

    “你们为什么又分手了?”其实杜鹏程更想知道他们是怎么开始的。

    似乎看出了杜鹏程的小心思,柳虹枚便继续说:“不怕你笑话,我们是高中同学,而且从高一就开始了。可高中毕业那年,他考上了大学,而我却名落孙山。也就是在那一年秋天,我们分的手。”

    “就是因为你没有考上大学?”杜鹏程不由自主的替柳虹枚鸣不平了。

    “难道这个理由还不足够吗?你要知道,我们一下子就成了两个世界的人。我当时的心思都在他身上了,根本就没心学习,学习成绩一落千丈,后来也没有复习的心思了,而且家里人也不想让我继续考大学。村里的女孩子都这样,第一年考不上,要是家庭条件不是很好的话,一般都得下来种地或是到外面打工开始养家了。”

    说到这里,柳虹枚的眼神一阵黯然。

    杜鹏程隐隐约约的意识到,应该是那个男的没良心,觉得门不当户不对,这才抛弃了柳虹枚。

    “那个王八蛋现在在哪?”杜鹏程的心里顿时生出了对那个负心男人的仇恨。

    “怎么,想替我打抱不平啊?要不是人家不要我了,我会成了你的嫂子吗?”刚才还是一片黯然的柳虹枚却忽然明朗了起来。似乎现在她觉得这样也挺好。

    杜鹏程想想也是,要是柳虹枚跟那个男人一直好下去的话,他与她又怎么会有今天的相遇?

    于是杜鹏程也憨笑了起来。

    “是不是觉得嫂子是个苦命的人?要是真心疼嫂子,来,给嫂子捏两把,这几天嫂子肩膀有些痛,不得劲儿。”说着,柳虹枚朝杜鹏程菀尔一笑,然后就背过了身去,要杜鹏程给她作肩部按摩。

    柳虹枚不是装假,当初自己流掉那个孩子的时候,因为没注意保护身体,这肩膀受了些寒气,每到下雨阴天的前几天,肩膀就痛得难受。

    “你等等。”说不出来是因为被柳虹枚的故事打动了,还是因为这个女人天生丽质,生就一副惹人怜爱的模样,杜鹏程竟欣然答应为她服务了。

    柳虹枚又回过身来,见杜鹏程去旁边从玉米秸上扯了些玉米叶子,铺在了地上厚厚的一层,然后两手扶着柳虹枚的双肩:“坐下,我给你好好捏一捏。”

    别的事情他不敢干,可是,如果只是给这个漂亮的嫂子捏巴两下,那完全没有问题的。

    “你倒是挺有心的。”柳虹枚满意的瞟了杜鹏程一眼,然后就盘腿坐在了那一小片玉米叶子上面,把已背给了杜鹏程。

    杜鹏程就在柳虹枚的后面跪了下来,他只有这样才方便给柳虹枚捏膀子。

    柳虹枚真是气死日头的那种皮肤,虽然没少在庄稼地里折腾,可她的身上却依然是那么的白净。特别是这么近距离的看着时,杜鹏程就会不由自主的动那种念头了。

    柳虹枚属于那种不胖也不瘦,各个部位都长得恰到好处的女人。更别说此时就他们两个人呆在这块玉米地里。

    这片地离村子好远,别的地里也没有人劳作。

    在这样的地方,孤男寡女呆在一起似乎格外容易产生那样的念头。

    柳虹枚盘腿坐着,双臂自然的搭在膝盖上,一副任杜鹏程摆布的样子。

    “你要是把嫂子捏舒服了,中午回去嫂子给你做好吃的。”

    可杜鹏程心里想的却是,我想吃你。

    只是这样的话他不敢说出来,就算是当个玩笑他都觉得过分。

    可是……

    此时杜鹏程的目光已经不由自主的扫到了柳虹枚腋下露着的那一片雪白了。柳虹枚穿的可是坎件式的衫子,那地方开口不小,杜鹏程跪在后面,可以毫不费力的看到向前延伸的那一大片迷人的芳丘……

    瞬间,杜鹏程就硬了,顿时一阵口干舌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