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你是我的贵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7本章字数:2068字

    柳虹枚说,梁满仓的亲侄子梁云鹤,就是当了两年兵,然后碰上了民政上的一个政策,又去考了干部的。

    “梁云鹤那小子都能当了干部,你怎么就不能了?”

    在柳虹枚的眼里,她这个小叔子杜鹏程应该是村里最有能耐的人了。且不说别的,单是昨天晚上杜鹏程一个人应对派出所那一帮子人时的镇定范儿,就足以让她这个女人倾心。她是打心底里佩服杜鹏程那情境之下的气度。

    要是换了别的小年轻,被派出所的人那么一吓唬,早就尿裤子了,而杜鹏程却还能不慌不忙,最后竟然还把带着人找上门来想反打一耙的梁满仓生生的给镇住了。

    尽管到现在她都不知道杜鹏程是用了什么邪术,反正她挺服他的。

    柳虹枚这一番话倒是真的提醒了杜鹏程。

    按照现行的退伍政策来说,梁云鹤也是农村出去的兵,退伍之后也不该有什么了不起的出路的。可人家有人。

    此时杜鹏程两眼直直的盯住了柳虹枚。

    “真的假的?”他真有些不相信。

    “我骗你干嘛?现在那小子都当上武装部长了。”其实梁云鹤现在只是一个副部长,正股级干部。但那大小也是个官儿。是在村里人的眼里,梁家又出能人了。

    现在杜鹏程算是多少明白,柳虹枚为什么不让他要那五万块钱了。既然杜鹏程可以镇得住梁满仓,让他在派出所的人面前都不敢说他杜鹏程敲诈了他,那他肯定有办法让梁满仓给他办成这事。

    因为梁满仓的三弟梁为民就是现任民政局长。

    杜鹏程直接去找梁为民不好说话,但梁满仓却可以。

    “嫂子,你说,你是不是我鹏程的大贵人?”

    似乎一下子看到了光明的前途,杜鹏程瞬间就兴奋不已,他一把抓住了柳虹枚的两手,定定的看住了她。

    杜鹏程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竟把柳虹枚吓了一跳。

    她的脸因为害羞而瞬间涨得通红。

    先前她还那么热切的期待着杜鹏程跟她亲热,可当杜鹏程真的抓住了她的手时,她却紧张得不行。

    “我……帮你啥了?”柳虹枚还没觉得自己这个提醒对杜鹏程的意义竟有那么大。别看杜鹏程平时吊儿郎当的,好像胸无大志,其实他的心里也有一团火。

    要不是真的无能,谁想一辈子都碌碌无为?更别说听到梁云鹤都当了干部的消息了。连梁云鹤都可以当个武装部的部长了,那他杜鹏程是不是应该更有作为?

    一股热血瞬间充满了杜鹏程的全身。

    除了女人,大概最能让杜鹏程兴奋的,就数这前程了。甚至与这前程相比,女人都不能算事儿。

    让杜鹏程这样用力的抓着两只手,柳虹枚娇羞难当。这是杜鹏程第一次这么主动的亲近她。她那颗曾经冷淡的心瞬间又热了起来,眼里也瞬间水汪汪的充满了期待。

    “嫂子,我杜鹏程自己都要放弃了,是你给了我信心和力量,你不是我的贵人是什么?”杜鹏程只顾了兴奋,竟然忽略了此时柳虹枚眼里的那种期待。

    看着有些茫然失措的柳虹枚,杜鹏程竟然凑过了嘴去,在她那明净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虽然杜鹏程吻的不是她的唇,可对于柳虹枚来说,她已经很满足了。至少这是杜鹏程主动吻上来的。不过,她明显感觉到,这并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吻。

    可她还是又涨红了脸,羞涩的低下了头。

    “嫂子,咱不干了,受这份洋罪!”杜鹏程捡起地上的锄头,拉起柳虹枚就要回家。

    “现在还算凉快,才干了多会儿?”柳虹枚不光是想干活,她更珍惜与杜鹏程单独在一起的这段时光。

    她知道,一旦回到家里,杜鹏程肯定会立即爬到他的床上去睡大觉了。那时候,她便又成了一个孤苦伶仃的人。

    “庄稼地里的活就这样,要干的活,那可就是王大娘的奶——没头了!”

    “你的荤话还真不少!”柳虹枚被杜鹏程的歇后语弄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两人荷着锄头,一前一后的走着。

    杜鹏程直接扯开嗓子唱了起来:“黄河的水呀长呀么长又长——没腿没脚走呀走四方——推着那个风来卷着那个浪,一路卷到那个天的天边边上。”

    跟在杜鹏程的后面,柳虹枚开始还觉得有些害羞,可听着听着,就喜欢上了这歌子。

    “鹏程,在哪儿学的这歌?”

    村里从来就没有人敢这么大声的唱,她更没有听过这么带劲的曲子。

    “当兵时候跟一个战友学的。好听吗?”杜鹏程头也不回,依然兴致很高。

    “好听。”柳虹枚快步跟了上来,胸前那两个小山也跟着颤颤的。

    于是杜鹏程扯着公鸡嗓子又吼了起来。

    他嗓子没那么亮,却越发有了沧桑的感觉。

    那么大的声音,引得不少正在锄地的姑娘媳妇都从地里探出了头来朝这路上看。

    杜鹏程是个人来疯,越是有人探头探脑的看,他越是来了那股子疯劲儿,使劲唱了起来。

    “鹏程,都看你呢。”见杜鹏程那副犟驴样子,柳虹枚忍不住笑着提醒他。

    “黄河的水呀长呀么长又长——没腿没脚走呀走四方——推着那个风来卷着那个浪,一路卷到那个天的天边边上——”

    杜鹏程竟然一边走着,一边转过了身子来朝向那些庄稼地里唱。

    “就是头犟驴!”柳虹枚娇嗔着,在杜鹏程的后腰上狠狠的拧了一把。

    “你看这叔嫂两个欢的,八成是搞上了!”一个女人也从玉米地里探出头,望着杜鹏程叔嫂二人,对着地边上的老头子说道。

    “管你屁事!”说着,那老汉也朝着杜鹏程柳虹枚两个这边望过来,满脸的羡慕,心说,要是自己再年轻几十岁那该多好!

    下午杜鹏程跟柳虹枚就没再出坡。

    吃过了晚饭,杜鹏程便拿上了梁满仓写的那张五万元的借条儿,要去梁满仓家。

    “鹏程,天阴了,说不定啥时候就会吓雨,带着伞吧。”柳虹枚从自己的屋里追出来,塞到了杜鹏程手上一把雨伞。杜鹏程拿上雨伞,带上大门,朝村支书梁满仓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