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意外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7本章字数:2278字

    “满仓叔,你看,我这当兵回来了,地里的活儿吧,我也干不了,您能不能给我找个云鹤那样的工作?”

    杜鹏程话一出口,老两口就面面相觑起来。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杜鹏程居然开起了狮子口。要知道,梁云鹤那工作,岂是随便可以搞到的吗?

    “大侄子,你有所不知,云鹤吧,人家那是考的公务员。”不等梁满仓开口,张翠霞就先去堵杜鹏程的嘴。

    “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你们家云鹤条件也不比我强多少吧?他梁云鹤能考,我杜鹏程有什么不可以的?”杜鹏程很不以为然的说道。他就知道,这两口子肯定是怕麻烦,这才往外推的。而自己连那五万块钱的借条都给销了,哪会就这么便宜了他们?

    梁满仓却是笑了笑,问道:“你有大学文凭吗?”

    看着梁满仓那副神气,杜鹏程就不爽了,于是反问道:“梁云鹤他有吗?他不也是出去当了两年兵就回来了吗?”杜鹏程觉得梁满仓两口子分明在糊弄他。

    “云鹤当兵前读的就是大专,当兵的时候也没放下,又函授了一张本科文凭。”梁满仓得意的看着杜鹏程,心说,这下你该服了吧?

    梁云鹤的条件确实让杜鹏程一时间没了气势,他除了那一张三二连读的大专文凭,还真没拿得出手的学历。而且现在不少招聘,根本就不认三二连读的专科学历。

    都怪自己当时一时气盛,没好好学习,结果就真的误了大好前程了。

    但他不歇气,就算是弄不到梁云鹤那样的工作,好歹也要弄个吃国家饭的差事。

    “本科文凭我是没有,只有一个专科学历。不过,国家也不会把我们这些低学历的人全都拒之门外吧?叔,咱不要求多么高大上的差事,只要能是份有编制的正式工作就行。”

    “鹏程,不是叔不想给你出力,就你这要求,也是十二分的难啊。你想想,现在大学生满大街的都是找不到工作,有个岗位都不知道有多少人争破了头,可你小子连个像样的大学都没上,这忙,叔还真帮不上……”

    梁满仓一边说着,一边摇头,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爱莫能助。

    “既然大侄子都不在乎什么工作了,你就给孩子操操心,说不定有适合他的呢。”张翠霞却上急了,她是从真心眼里想帮杜鹏程一把,这么好的一个小伙子,要是一直放在农村里的话,那可真就白瞎了。

    “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儿?云鹤那可是拿着正规的本科文凭,老三费了多大的劲你知道吗?”见张翠霞替杜鹏程讲情,梁满仓也抬起头来不屑的瞥了女人一眼。

    不过,他马上就意识到自己无意之中说漏了嘴,竟然把自己三弟为此操心费力的事给说了出来。

    要知道,在当下,这些事情可都是见不得光的。一旦说了出去,那就是丢官儿的危险。

    “叔,我知道这事儿难,不然的话,我也求不到叔头上了不是?谁让老叔是方圆几十里的大能人了!”

    杜鹏程知道,虽然自己抓着这老东西的命根子,可也得恭维两句。

    “可别给老叔戴高帽儿,我能吃几碗干饭我自己还不知道吗?别说是方圆几十里了,怕是出了这个村子也不见得有几人认识我这个老头子。”这个时候,梁满仓倒是谦虚起来。

    正说话间,只见外面突然一个闪电,接着远处就传来了隆隆的雷声。

    张翠霞赶紧跑出去,看了看天,发现天空已经阴得黑压压的,回屋后说:“真要下雨了。鹏程,不是婶儿撵你,趁着还没下雨,赶紧回去吧。这事儿就让你叔给盯着,一旦有那样的机会,一定忘不了你的。”

    “婶儿,我这有伞呢,是怕我今晚宿在婶儿家里吗?”杜鹏程已经从沙发上起来,抓起了伞,朝着张翠霞坏笑道。他这也是跟张翠霞开玩笑。

    “死大鹏,婶儿要留你,你敢住不?”张翠霞也娇笑着在杜鹏程身上狠拍了一把。

    杜鹏程哈哈笑着,又弯腰从茶几上的烟盒里抽了一根中华叼在嘴里。

    “给鹏程再拿盒烟抽。”梁满仓看杜鹏程那么稀罕他的中华,便吩咐张翠霞去拿烟。

    张翠霞倒是麻利,一下子就抓了两盒没开封的塞到了杜鹏程手里。

    “谢谢了婶儿。”接烟的时候,杜鹏程故意在张翠霞那手背上摸了一把,吓得张翠霞赶紧抽了回去,生怕被梁满仓看见了。

    “快走吧,再迟了可要挨淋的。”张翠霞推着杜鹏程出了屋门,然后又一直送往大门口。

    她得出来关大门。

    梁满仓则一直坐在沙发上没动。

    到了门楼底下的时候,趁着那黑暗,杜鹏程伸手就在张翠霞的胸前抓了一把,那一把抓得好准,直接将那没戴罩子的小山握在了掌中。

    “你个作死的!小心让他看见了!”张翠霞吓得小声责骂起来,却没有推开杜鹏程的手。

    “婶儿,我的事儿,可得让叔上点心啊。”杜鹏程直接回过身来,一手拥住了张翠霞的腰,一手在她的峰峦上揉着。

    “行了,都落雨点了,再不走就真的挨淋了!放心吧,你的事儿,婶儿给装在心里了!”

    张翠霞真的害怕被梁满仓看见。不过,这么被一个二十岁的小帅哥揉着,张翠霞倒是少有的陶醉,虽然表面上装得镇定,可她已经酥到骨头缝儿里去了。

    她一边享受着杜鹏程的大手按摩,一边回头朝堂屋那边张望着,生怕梁满仓突然走到院子里。

    “那我就先谢谢婶儿了。”杜鹏程又在张翠霞那儿狠狠的揉了两把,这才松开了手。

    张翠霞被揉得心儿砰砰的跳,连说话的声音都不由自主的抖了。

    她一直把杜鹏程送出了大门以外,看着杜鹏程拐过了墙角之后,这才回去关了大门。

    张翠霞没有马上回屋,而是先去了厕所,在那里回味着刚才的情景,狠狠的自我安慰了一番。

    杜鹏程还在路上的时候,闪电就变得凶猛了不少,雷声也越来越近。

    就在他快要到家门口的时候,天空突然一个炸雷,那闪电几乎与雷声同时,把杜鹏程吓了一个不轻。

    雨点越来越大,杜鹏程都没敢撑伞,赶紧冲进了院子里,反锁了大门,撒了一泡尿之后就朝自己屋里走去。

    因为打雷,杜鹏程灯都没开,进屋关了门,杜鹏程脱了衣服就上了床。

    而就在这时,他却突然发现,床上竟然躺了一个人!

    “谁?!”杜鹏程吓得几乎从地上跳了起来,要知道,他压根就没想到床上会躺着一个人。

    “鹏程……是我,我怕打雷……”柳虹枚缩在床上楚楚可怜的道。

    闪电过处,杜鹏程看见,柳虹枚几乎是光着身子缩在那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