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得寸进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7本章字数:2075字

    就在杜鹏程进了屋脱衣服的时候,柳虹枚没敢说话。

    毕竟嫂子窜到小叔子的屋里来就不合常理了。

    她最担心的就是杜鹏程逼着她回到她那屋里去。

    所以,当杜鹏程发现她的时候,她第一句话就说出了自己跑到杜鹏程屋子里来的理由。

    她就不想给杜鹏程反驳的机会。

    这让杜鹏程再也没法再说什么。毕竟柳虹枚是个女人。

    现在杜鹏程已经脱得只剩下了小裤衩,他就那样愣愣的站在床前,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可以尽量往里面躺……”柳虹枚怯怯的说。

    作为嫂子,又是主动跑过来的,若是被杜鹏程撵回去的话,她会无地自容。

    其实杜鹏程不讨厌这个嫂子,甚至打心眼儿里喜欢柳虹枚。可这也太不成体统了,趁着哥哥不在家,竟然与嫂子睡在了一起,要是传了出去,他杜鹏程还能做人不?她柳虹枚还能做人不?

    现在杜鹏程只能认了。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把柳虹枚撵回她的屋里去,那他这个当小叔子的也太绝情,太伤人了。

    更何况白天在玉米地里发生的事,已经让杜鹏程对柳虹枚有了另一种感觉。毕竟自己几乎当着人家的面那个了,人家都没说什么。

    又是一道闪电划破了夜空,透过窗子的电光把柳虹枚那光洁的身体照得一览无余。

    她绻着身子缩在靠墙的床沿上,已经再也不能往挤里了。更让杜鹏程不忍的是她那楚楚可怜的眼神,就像一个受了惊吓的小姑娘。

    “你盖点东西吧。”

    杜鹏程把一条床单扔给了柳虹枚,柳虹枚抓过了床单胡乱一缠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刚才打那个劈雷的时候,她什么都没顾得上穿,直接光着就跑到了杜鹏程的屋里来的,尽管知道杜鹏程还没有回来,可她觉得这更是机会,要是等杜鹏程一直在家里的话,说不定还不让她进这个门儿呢。

    因为她知道,杜鹏程太在意他哥。

    既然柳虹枚是只穿了最贴身的小衣服过来的,他也不好再把已经脱掉的衣服重新穿上。

    外面的雨点越来越大,不一会儿就变成了倾盆大雨,同时雷声也越来越密集。

    门窗都关得严严的,屋里有些憋闷,可电扇也不敢开,杜鹏程只好这样半光着身子躺到了最外侧的床沿上。

    那是一张一米半的床,两个人睡在上面非常勉强。

    杜鹏程只好背对着柳虹枚,不然的话,那得多尴尬。

    柳虹枚明明害怕打雷,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窗子,每当看到一道闪电打下来,她就赶紧捂了耳朵使劲缩了身子。

    她既害怕那震耳欲聋的雷电,同时又有些期待,甚至希望那雷声更大一些。

    终于,一道特别明亮的闪电耀得柳虹枚眼睛都不敢睁开。柳虹枚有预感,这个劈雷就在附近!

    她毫不犹豫,不顾一切的直接扑到了杜鹏程的身后,一把抱住了他,整个身子紧紧的贴到了杜鹏程的后背上!

    那个劈雷果然就在头顶上炸开,仿佛是劈了蛇精一样的吓人。

    连续密集的几个劈雷让柳虹枚一秒都不敢松开的贴在了杜鹏程的身后,脸都埋在了那里。

    或许这劈雷只是一个由头,当那一阵密集的雷声过后,柳虹枚还是紧紧的趴在杜鹏程的背上不肯离开。

    “现在没事儿了。”杜鹏程已经被柳虹枚全身僵硬,可他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他实在受不了这样被一个半光着的女人从背后抱着。他感觉自己的底裤都要被那不安分的老二给撑破了。

    “我害怕。”柳虹枚依旧绻缩着身子紧紧伏在杜鹏程的背上,就没有松开的意思。

    其实就是杜鹏程也明白此时柳虹枚的心思了。都已经是成人,谁不明白谁的心?

    更何况嫂子结婚三年都没有开过怀,她心里想的是什么,杜鹏程能不知道吗?

    可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这样被一个成熟的女人抱着,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儿?

    杜鹏程感觉到自己的血都要把身体撑破了。

    而柳虹枚心里也知道,此时的杜鹏程是什么样的感受。上午在玉米地里,杜鹏程给她捏肩膀的时候突然跑开,背对着她干的那事儿,已经说明,杜鹏程对她不但是有感觉,而且那感觉还不是那么的强烈。

    两人好一阵子谁都没有说话。

    外面的天阴得好黑,而屋子里的黑暗似乎更加重了两人的那种渴望。

    虽然两人谁都没动,可是,杜鹏程却分明感觉到自己正朝着一个万丈深渊慢慢的滑去。

    仿佛那里面有着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吸着他一步一步的往里走,让他无法摆脱。

    这让杜鹏程很难受。

    他的身体像是在剧烈的膨胀着,随时都会被撑破的样子。

    可他又不好说出太伤女人的话来。

    柳虹枚就是要看看杜鹏程到底能挺多久。

    可杜鹏程却绻着身子侧在那里就是一动不动。

    “鹏程,你睡了吗?”

    杜鹏程心说,你这样,我能睡得着吗?

    可他就是不说话。他知道,一说话,两人就得交火了。

    哪怕他只是翻一个身儿,这干柴烈火就得撞在一起。

    柳虹枚知道杜鹏程没睡,而是故意回避她的热情。

    于是柳虹枚便用她的脸在杜鹏程的脖子后面轻轻的蹭了起来。

    杜鹏程既喜欢这种感觉,又害怕后面的结果。他无法想象,万一哥哥突然从外面回来的话,撞见了这一幕,这个家又会是什么样子。

    柳虹枚把一只手伸到前面去,抚在了杜鹏程的胸口上。

    如果说柳虹枚刚进来时,是因为害怕打雷,而此时柳虹枚的心意,杜鹏程全明白了!

    在柳虹枚那只手就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杜鹏程突然翻过了身来。

    他显然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柳虹枚被杜鹏程的这个举动吓得赶紧缩回了手,人也仰了过来,面朝着天棚,这样正好被杜鹏程摁住了两只胳膊。

    柳虹枚不反抗也不叫,而是瞪着大眼睛就那么静静的望着他,一脸的笑意。

    杜鹏程粗重的呼吸直喷到了柳虹枚那张即使在黑暗中还是那么漂亮的脸上,他像一头被激怒了的狮子瞪着一只山羊。

    他已经怒不可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