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关键时刻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7本章字数:2051字

    杜鹏程摁着柳虹枚的两只胳膊,撑在那里,两人四目相对了差不多一分多钟的样子。

    他最终还是放开了她。

    “你回去吧,现在已经不打雷了。”杜鹏程从柳虹枚的身上下来,无力的倒在了一边并背对着她。他眼看着这个可以一口吞下去的尤物却不能下嘴,那种滋味儿可想而知。

    杜鹏程的放弃让柳虹枚心里的潮水慢慢的退了回去。

    可她一点也不埋怨杜鹏程,她知道是什么东西挡住了这个男人的脚步。

    她并不想放弃,而是转过了身子,再一次抱住了杜鹏程。

    “鹏程,我知道心里想什么。可是,你不知道,我们结婚三年了都没有孩子,村里人怎么看你哥?他的压力也好大啊。我知道,你是不想伤了你哥的心,可是,让人背地里指指戳戳的滋味儿就好受吗?你要是真心疼你哥,那你就该成全了我们。或许你哥心里也希望这样呢。毕竟我们的孩子身上流的也是你们老杜家的血,这对你哥来说也算是一个不错的结果了。”

    柳虹枚搂着杜鹏程幽幽的道,像是自言自语。

    “也许我哥是小毛病,治治就会好的。你们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弃了。”此时杜鹏程心里好矛盾。

    柳虹枚的话不无道理。

    “你哥去大医院检查过,他是无精症,几乎没有治愈的希望。我给他洗衣服的时候,见过他兜里的诊断书。我想,他是故意让我看的。”

    “要不你们抱养个也行。现在不是有不少人去福利院抱养孩子的吗?”杜鹏程没想到哥哥竟然是这种情况。

    “我们也商量过这事儿,可你哥不同意。你哥有两方面的顾虑,一个是抱养来的孩子不是杜家的血脉,再一个就是你哥他好面子。抱养了孩子的话,那不就等于他向村里人承认了自己不能生育的事实了吗?对一个男人来说,还有比这个更难堪的吗?”

    杜鹏程再次转过了身子来,与柳虹枚面对着面,“可你想过了没有,我哥清楚自己的毛病,而你却突然怀孕了,他会怎么想?那以后咱们这个家,又会是什么样的气氛?”

    这是杜鹏程最最担心的。更何况,杜鹏程已经明显的感觉到,柳虹枚现在已经不仅仅是为了要一个孩子那么简单,她分明是喜欢上了自己。

    女人对一个男人一旦有了真感情,那么她时时处处都会表现出来。

    过去一家三口是那么的和睦,可如果让哥哥察觉出来柳虹枚对他这个小叔子的特殊情感,他又会是怎样的感受?虽然说在外人面前他可以昂起头来走路了,可自己亲弟弟捅的这一刀子岂不是比外人的嘲讽更加凶狠?

    “鹏程,你只替你哥着想了,可你想过嫂子的感受了吗?一个女人,一辈子都不能当自己生的孩子的妈妈,那又是什么样的滋味儿?”说到这里,柳虹枚竟然抽泣起来。

    这句话确实说动了杜鹏程的心。是呀,一辈子都没有尝过当妈妈的滋味,那还是一个女人完整的人生吗?

    见杜鹏程似乎有了松动,柳虹枚便一点一点的钻到了杜鹏程的怀里。

    “鹏程,嫂子不怕你笑话,我跟你哥从来没有过一回真正的夫妻生活。”

    这话的潜台词已经再明显不过,况且柳虹枚也告诉过他,嫂子在嫁给哥哥之前,是谈过恋爱的,而且还怀过那人的孩子,什么是男欢女爱的滋味儿,她自然有比较。

    也就是说,如果柳虹枚说的是事实的话,那柳虹枚现在就等于在守活寡了。对一个健康的女人来说,这得是多么的残酷。

    “鹏程,你就当可怜可怜嫂子行吗?”

    柳虹枚如一条蚯蚓一样在杜鹏程的怀里钻着,然后慢慢的抬起了头来,乞求着杜鹏程能给他一个回应。

    杜鹏程已经气喘如牛,可他就是不敢动。他很清楚,只要这一步踏出,那就是踏入了万劫不复!

    “鹏程,嫂子是个知足的人,嫂子不求你天天对我好,只要你偶尔给我一次就行……”

    柳虹枚已经近乎是哀求了,她的声音也像是梦呓一样,她的手同时也在杜鹏程那些敏感的部位游走着。

    杜鹏程全身绷紧,感觉自己随时都要爆炸了。

    而柳虹枚似乎并不着急。

    其实她是担心自己太过莽撞会把刚刚说动的杜鹏程给吓跑了。她像是面对着一只非常胆小的宠物一样,希望他能自己跳到她的手心里来。

    杜鹏程闭着眼睛,却无法将柳虹枚那曼妙的影子驱走。

    柳虹枚见杜鹏程没有反抗,便有些得寸进尺的意思。

    此时,明明眼看着脚下就是万丈深渊,可杜鹏程已经停不下脚步,他甚至有了一种拼命冲下去的冲动,哪怕下去之后会粉身碎骨,他都不再顾忌。

    而柳虹枚身上的武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解除,她那毫无遮拦的身子也紧紧的贴了上来,如同一块烧热了的铁。

    “鹏程,嫂子喜欢你……”她仰起了脸,嘴里如兰的气息弥漫开来,将他整个呼吸的空间都笼罩了起来。

    她的唇慢慢的吻到了他的脸颊。

    而就在这时候,杜鹏程忽然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阵机车声。

    天空中虽然偶尔还有雷声辗过,可这声音却与雷声压根儿就不是一回事儿,而且那马达声越来越近。

    “快起来!我哥回来了!”杜鹏程几乎是出于本能,猛的推开了正伏在他怀里的柳虹枚,自己也从床上蹦了下来。

    那机车声果然就在东墙根停了下来。

    刚刚还在缠绵着的柳虹枚发现并不是杜鹏程吓唬她,她也经慌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杜胜利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杀了回来。

    他这是要搞她的突然袭击吗?他不是说加班不回来了吗?而且,今晚还刚刚下了一场雷声。

    柳虹枚是那么的不情愿离开这间屋子,离开杜鹏程的怀抱。她好不容易把杜鹏程引到了这个境界。

    “听见了吗?快回你的屋去!”

    杜鹏程近乎狮吼了。

    他听到外面的车子已经熄了火,如果这个时候哥哥突然闯进来,他将如何面对自己的亲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