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擦火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7本章字数:2120字

    这一次因为两人站在深水里,巨浪一下子把他们盖了过去,柳虹枚连头发都湿了,而她可能是真的害怕被水带到里面去,便一直不敢起来。

    与在家里的时候不同,虽然这边人很多,可毕竟是在晚上,又是一个陌生的地方,杜鹏程心里的那个恶魔便控制不住的嚣张了起来。

    如果不是那条泳裤紧紧的束缚着他,现在他早就出洋相了。

    即使这样,柳虹枚也已经明显感觉到了他那热热的念头。她不但不躲,甚至还更紧的贴住了他,她那平滑的小腹,直接与杜鹏程来了一个零距离接触。

    杜鹏程不时张望着周围的情况,生怕遇上了什么熟人。

    “鹏程,咱们还要往里走吗?好吓人的。”柳虹枚人还伏在杜鹏程的怀里,只是微微抬起头来瞥了一眼里面的海水。

    “没事儿的,有我,你怕啥?”心里长了毛的杜鹏程轻拥着柳虹枚的细腰,信心百倍的鼓励着好像被吓住了的柳虹枚。

    当年,自己被那个心爱着的少年带进深水里的时候,也曾经有过害怕,可同时也是充满了期待的。

    而今天的情况,却更让柳虹枚有了一种禁忌的快乐。如果今天陪着她进来的是杜胜利的话,或许她就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望着一个又一个冲过来的浪头,她竟然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那你可得抱紧了我,不许把我扔下了。”

    “不会的。”杜鹏程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嫂子柳虹枚这句话有一种双关的味道。他的回答也有同样的含义,“不过,你可不要这样死死的抱着我,我游不动的。只要我牵着你,你就丢不了。”

    柳虹枚果然听话的松开了手,她信任杜鹏程,知道他不可能把她一个人丢在危险之中。

    带着柳虹枚游了两分钟,两人就再一次回到了可以站立的地方,虽然还会有巨浪扑过来,但这时候的柳虹枚已经不再那么害怕,每次有浪打过来,她只是背转一下身子,躲过去就是。

    不过,她与杜鹏程离得很近,两人的身体一直就贴在一起的。

    尽管都穿着泳装,可谁都可以感觉到对方身体的温度。

    谁都不说话,只是那样站着,谁也不说往外走。

    杜鹏程的心魔渐渐大起了胆子,他那灼热的部位已经抵到了柳虹枚那最敏感的地方。

    或许是因为太害怕被海水卷进去,柳虹枚两手搂在杜鹏程的腰上。

    海水不时的撞击着两人的身体,随着波涛,两人的身体也在水中轻轻的摇晃。

    而就在这摇晃之中,不知是谁的身体竟然是在那儿主动的摇了起来。

    十多分钟过去之后,杜鹏程发现柳虹枚搂着他的手越来越紧,而且她的身子也有了一丝丝可以察觉的颤抖。

    “冷吗?”那一刻,他本不想打破这种感觉的,可出于对柳虹枚的担心,他只能问了一句,他差一点儿就喊出了她的名字。

    或许正是哥哥的影子夹在了中间,杜鹏程最终既没有叫她一声嫂子,也没叫她的名字。

    “有点儿。”柳虹枚羞得脸上发热,立即埋进了他的怀里。

    她不敢把此时的感觉告诉杜鹏程,她没想到杜鹏程竟然不知道这是女人要飞起来的感觉。

    “那……咱们出去吧?”

    “不要……”柳虹枚的身子抖得似乎更厉害了,“抱紧我就行……”

    杜鹏程感觉到两人身体接触的那地方似乎贴得更紧了,他明显感觉到柳虹枚似乎是拼了命的要往他身体里钻,像是要融为一体的意思,最后,柳虹枚的两手紧紧的抠紧了他腰上的肉……

    许久之后,柳虹枚才慢慢的松开了他。

    借着岸上照过来的灯光,杜鹏程看到了柳虹枚满脸的羞涩。

    往外走的时候,杜鹏程感觉到柳虹枚像是浑身无力的样子,有一段,杜鹏程干脆直接把柳虹枚从水里抱了起来。而柳虹枚则娇羞的窝在杜鹏程的怀里,两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任他抱着。

    回到停车场后,杜鹏程说要去用淡水冲一下,而柳虹枚却没让,她说车上有水,用那桶里的水冲就很好。

    杜鹏程把那桶水拿下来,往还穿着泳装的柳虹枚头上浇,而柳虹枚则两手不停的在身上搓着。

    两人就这样相互浇着,一桶水用完,也算是冲好了。

    “又省下了好几十块钱吧?”冲完之后,柳虹枚还有些得意的冲杜鹏程笑了笑。

    她笑起了是那么的迷人,杜胜利第一次发现,女人小气起来也这么好看的。他还真没想到一个愿意把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给他这个小叔子作首付的女人,对她自己却这么抠。

    往回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

    开始那会儿,柳虹枚还真不怎么考虑是不是晚了,毕竟杜胜利有可能在家里等着。

    现在柳虹枚跟杜鹏程都不免觉得有些过分了。

    按照柳虹枚的猜测,这时候她的手机上应该有杜胜利的短信或是电话了,可是,打开看了之后,什么都没有。

    没有了刚才的担心之后,柳虹枚的心里同时又多出了几分失落。她无法去猜测,杜胜利到底是因为心里没有她,还是因为不想让弟弟觉得自己太小心眼儿,所以才连个电话都没打给她。

    半路上,两人没怎么说话,不过,柳虹枚的手却突然伸了过来,直接搭在了杜鹏程的腿上。

    杜鹏程下意识的闪了一下。

    他无处可闪,他的右脚正踩在油门儿上。

    “嫂子,我可是开着车呢。”杜鹏程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笑了笑道,似是在提醒她,这种火可是玩不得。

    “你说,今晚你哥是不是没回去?”柳虹枚并没有再进一步,她的手就停在了杜鹏程的大腿上。她胳膊细长,手搭在那儿,轻松自然。

    杜鹏程猜不透柳虹枚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今晚要是哥哥不回去的话,她还要往他屋里跑吗?

    “不会又加班吧?”见柳虹枚的另一手里正拿着手机,杜鹏程便猜测着说。

    因为柳虹枚那只手的缘故,杜鹏程竟然开了个小差儿,走了神,没看见是红灯,车子已经冲进了路口,差点与一辆正常行驶的车子相撞,幸亏两人同时大力踩住了刹车。

    “怎么开车的呀你?闯红灯啊你?”对方显然吓了一大跳。

    杜鹏程也惊出了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