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不怀好意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0:18本章字数:2103字

    杜鹏程说的完全是实话。可在这荒山野岭的,又是孤男寡女的,她要是真的脱了衣服,那会是什么情形?

    而要是不脱,这运动服怕是一时半会儿干不了的,粘在身上,非把自己冻出一场病来不可。

    现在她就有些支撑不住了,而现在又不能烤火取暖,车子也被埋进了山石之下,没有了任何的遮挡。

    “那你转过头去,走远一点儿。”

    似乎终于打定了主意之后,冯春燕这才命令似的对杜鹏程说道。

    杜鹏程笑了笑,便朝着东边走去。

    “你别走了,就站那儿。”见杜鹏程还要往远处走,冯春燕赶紧喝住了他,在这山坡上,黑乎隆冬的,太吓人,要是突然窜出一个什么野兽来的话,那她可真的倒霉了。

    杜鹏程只好站住。

    可惜身上的烟已经淋透,不然的话,这个时候正好抽上一根。

    看定了杜鹏程站在那里背朝着她没有回头偷看的意思,冯春燕这才先脱下了上衣拧了拧。

    可是,她感觉自己这力气根本就不顶事,拧不出多少水来。

    “你不许回头看啊!”冯春燕一直盯着不远处的杜鹏程,生怕他突然转过了身来,或者突然冲过来。

    女人连衣服都脱了的话,那岂不是送给男人机会了吗?

    对于杜鹏程,她还是不够了解,谁知道他是不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

    “放心吧你就。”杜鹏程大大咧咧的说道。

    冯春燕又脱掉了裤子。

    就在这时,一阵山风吹来,冯春燕冻得上下牙直打架,随即一股尿意袭了上来。

    没有办法,人有三急,冯春燕只得蹲下来,小心翼翼的撒尿,生怕让杜鹏程听到了。

    可这尿憋得太久了,她越是想早早的结束,那声音就越大。

    最后冯春燕豁上了,干脆敞开了撒起尿来。

    杜鹏程是什么听力,哪能听不到,而且随即也传染给了他。

    于是杜鹏程二话不说,当即就掏出了家伙也站在那里撒起来。

    “你……”

    “难道只准州官放火,就不许百姓点灯了?我也是憋坏了。”杜鹏程可不会客气,大活人总不能被一泡尿给憋死吧。

    冯春燕小声骂了句混蛋,也不再计较。只是当她把裤子再穿到身上的时候,那感觉似乎更难受了。

    更要命的是,她的纹胸里全是水,这得多久才能被身体蒸发?

    她还是解下了纹胸。她宁愿不戴这玩意儿,反正外面还有衣服罩着,走不了光就好。

    “好了。”直到把衣服重新穿在身上之后,冯春燕这才叫杜鹏程回来。

    看到了一边的纹胸之后,杜鹏程笑了笑,说:“你那衣服吸水,很难蒸干的,要不,你还是穿我这个吧。别冻病了。”

    说着,杜鹏程便脱掉了自己的衬衫。

    那是一件薄的确良衬衫,刚才穿在身上,被风一吹,已经干了一大半。

    如果是平时,冯春燕是绝对不会接受这个男人的好心的,可此时杜鹏程的话却不容她怀疑,而且,她也真的需要这个男人的关怀。

    “我……”冯春燕犹豫着,她为难的是,自己刚刚把纹胸摘了,里面可是什么都没有穿,如果当着他一个大小伙子的面把上衣脱了?

    “放心好了,我不看就是了。”将衬衫塞给冯春燕,然后杜鹏程就背转了身子。

    有了刚才的考验,冯春燕对杜鹏程已经多了几分信任,虽然两人近在咫尺,她还是乖乖的脱掉了让她难受的上衣,换上了杜鹏程那件已经半干的衬衫。

    虽然大了一点,可穿在身上已经没有那么难受。

    接过了冯春燕脱下来的上衣,杜鹏程直接搭在了自己的背上,这样可以用他的体温来蒸干这件上衣了。

    山风还是不时袭来,冯春燕一直缩着身子,难以承受夜间山上的凉风。

    “来,靠在我身上。”杜鹏程倒像个大哥哥一样走过去,直接把冯春燕搂拥在了怀里,并不是多么用力,可是,因为贴到杜鹏程的怀里,而且杜鹏程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来风,冯春燕顿时就觉得暖和多了。

    冯春燕竟然没有拒绝,只是在杜鹏程开始搂她的时候,微微有那么一丁点儿的抗拒,可最后她还是贴到了杜鹏程的身上。

    因为没有了那件纹胸的保护,此时的冯春燕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毕竟两人贴得太近了,而她那硕大的胸又那么霸道的挺着,动不动就会与杜鹏程来一个亲密接触。

    这让她很难堪。

    而杜鹏程却不管这些,他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仰头看着渐渐明朗的天空,其实他的内心里却在消遣起这个林业局的大美女来了。

    其实就在杜鹏程他们的车子刚刚被山体掩埋的时候,局长柴玉清就让汤主任给杜鹏程跟冯春燕两人打电话。

    今天是杜鹏程来到林业局的第一天,虽然只是一个普通员工,可毕竟他是那种“关系户”,柴玉清总得表示一下,便在一家饭店里摆了一桌,除了苟秘书,其他都是局里的中层领导。

    他是故意让汤主任晚一点打这个电话的。连打了两遍,两人的电话都是打不通。

    “局长,打过两遍了,都是无法接通。不会出什么事吧?”开始的时候,汤志远并不觉得是回事儿,可连打两遍之后,他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了,他考虑的是安全问题。

    “能出什么事儿?杜鹏程侦察兵出身,是个老司机了。也许他们那个地方信号太弱了。”说到老司机时,柴玉清还恶作剧的笑了笑。

    可汤志远不相信,那地方他也曾经去过,当初考察基地选址时他也陪着领导专门走了两趟,信号一直都是满格的。“那地方信号不错,我去的两次都挺好的。”

    “是吗?”柴玉清也有些疑惑了,也开始往不好的方面寻思,“这个冯春燕也是,非要下午去,什么事不能等到明天?”

    柴玉清之所以这么说,其实就是怕万一出了什么事儿,让冯春燕的家人怪罪了自己。要知道,今天下午这个任务可是他亲自安排下去的,说要是抓紧弄出试验基地的一些数据好报到上面去。

    而派杜鹏程给她当司机,柴玉清当然更有深意。

    可现在情况却不同了,要是冯春燕真的出了事,他柴玉清那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