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回上

    更新时间:2018-08-09 13:26:06本章字数:3416字

    第九回 田家老板寻求投资 经信恶人吃拿卡要

    诗曰:翰林有个解痴哥,光禄何曾宰骆驼;不是吕生来说谎,如何嚼得这般多?

    山风湾大酒店,市经信总公司老总夏宇彦、主管副总罗德望、秘书科长马微竹、资金代管办主任麻威飞、河滨区经信总公司相朝阳等一干人应邀坐在恐龙洞。一身西装包裹着田大榜肥胖的身子,好像滚动的大皮球,喘着粗气跑前跑后,殷勤地让服务员拿出菜单,站到夏宇彦面前,躬着身子讨好地说:“夏老总,你们喜欢吃什么,放开点。哦,谁来点菜呀。”

    夏宇彦鄙夷的扫视了一下点头哈腰的田大榜,仿佛看到一只爬行的大乌龟,心里顿时一阵恶心,用眼睛瞟了一下罗德望。罗副总心领神会,对他微笑着点了一下头,然后,板起面孔向田大榜讥讽地说:“老田,你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大老板,怎么能让我们老总亲自点菜呢?”

    田胖子并不生气,费力地转动着粗壮的脖子点头哈腰“嘿嘿”一笑:“罗总,你可别叫什么大老板了。大榜也就一个有些钱的农民,目光短见识浅,没多少文化的半睁眼瞎。虽说经商办企业挣了几个钱,可心实眼瞎,的确没见过大世面。按照钓鱼台的风俗,只知道尊重客人,按照惯例让尊贵的客人凭喜好点菜。愚笨的大脑简单,没有你想的那么多,错把商场习惯带到官场了,抱歉。”谦恭中一个软钉子飞向罗德望,发誓赌咒般地表衷心“领导们,请你们相信,大榜绝不是故意冒犯恩人,失敬了。你们都是我的贵客,谁了解老总的口味,屈尊点菜好吗?哈哈哈。”笑得眼睛都全闭完了。

    罗德望也就是扎扎势罢了,没有听说他的讥讽,看到田大榜憨态可掬的样子,也就不想再捉弄他了。四面瞅瞅,看着几个部下在笑,连忙向众人使了个眼色。果然,随行的身材魁梧、又黑又胖的代管办麻威飞主任当仁不让的接过菜单,三角眼盯着哪一个个高档菜名,张着那长着黑痣的大翻翻嘴,不停地吐着菜名,什么生猛海鲜、鱼翅燕窝一个不拉。走南闯北的相朝阳听了,也不由得咂舌,他瞅了一眼经信总公司“组织部长”马微竹,希望她能提醒夏总经理阻止一下麻威飞,不要让他太过分了。马微竹装作没看见,依旧地头玩着手机。相朝阳又看看随行的公司会计,女会计摸着不鼓的荷包,戳了戳田大榜。他没反应,一再说:“大家喝六年西凤酒,这个酒口感很好,又不上头,咱们来个一醉方休。”

    麻主任生气了,黑脸变成猪肝色,两腮的横肉愈发突出,牛蛋眼一瞪,恶声恶气地说:“田胖子,你一个吆五喝六的大老板,怎么就如此水平,一点也不大气,不知怎么做生意,如何发的财。六年西凤留下你喝,我们就喜欢喝五粮液,这酒才不上头。”

    田大榜心里说:乖乖,我看他们一个个如狼似虎,没有一件五粮液怕是不行了。我的妈妈呀,不算烟菜主食,一箱酒钱就是2000多元。老田又遭难了,这顿饭没有个4、5000千元怕是拿不下来。他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会计,见她面露难色,明白钱不够。可是,200万元是不小的数目,为了拿到这笔投资款,我老田豁出去了:奶奶的,老子要硬着头皮撑一回。我操麻威飞妈妈,老子当一回款爷了,就是欠账也不能亮了场子。田大榜打肿脸装胖子,信心满满地大声说:“服务员,上五粮液。”急忙给会计使个眼色,她心领神会的出去了。

    包间内的饭桌上,摆上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食客们的涎水都要流出来了,恨不得甩开膀子吃个风卷残云。但是,酒场的规矩不能乱,田大榜讨好地说:“夏老总,您致祝酒词。”

    夏宇彦也不客气,微笑道:“田老板做东,我借花献佛,为了我们的合作,干杯!”大家纷纷起立碰杯,一口闷地喝下第一杯酒。夏宇彦夹了一口菜,津津有味地品尝。大家纷纷效仿吃着门前的美味,品尝着大厨的手艺,不禁脱口叫好。

    大家有滋有味的吃着,也不知道为什么?麻威飞又不高兴了,粗声粗气道:“田胖子,你别以为自己财大气粗,拿饭菜就想打发我们。告诉你,如今不是粮食紧张的时候,谁没吃饱饭似的,告诉你,我们不是饭桶。”

    田大榜立即作揖,装作诚惶诚恐地样子问:“麻主任,我们什么地方做错了,你就训斥。大榜虚心接受,我马上改正。”

    麻威飞盛气凌人地责斥到:“田胖子,我们没见过什么场面,什么没吃喝过?西凤也好意思拿出手?现在换了五粮液,你是害怕我们喝多了,让你大出血。怎么仅喝了一杯酒,就停下了?如此气度怎么办大事,一个有点钱的阿Q,真是的。”

    田大榜明白了他的意思,心中那个气呀无法表现出来,只好猛地放下筷子,等夏宇彦品完菜,忙端起酒杯道:“夏老总,我提议,大家再干两杯。”

    夏宇彦觉得麻威飞太过分了,就随和道:“好,我们响应田老板,这第二杯,你喝干,我随意。”

    大家一起举杯喝干,夏宇彦呡了一下。服务员又给大家斟满酒,夏宇彦道:“这第三杯,我提议相朝阳祝酒词,大家为田老板发财干杯。“

    相朝阳举起酒杯:“我奉命祝酒第三杯,为了我们的友谊合作干杯。先喝为敬。”一饮而尽。

    众人喝光了杯子的酒,开始吃菜。

    不甘寂寞的麻威飞满肚子坏水一开闸就收不住了,一脸坏笑着说:“三杯过后尽开颜。我说田胖子,你要好好感谢相老总,没有他牵线,你怎么能认识我老麻?你看着办。”大家一阵起哄。

    相朝阳语气重重地说:“麻主任,阎王催命不催食。你行行好,让我吃点菜,再喝好不好。”

    一个软钉子飞了过来,一向不吃亏的麻威飞也自知理亏,不再言语了。大家就吃了一阵菜,麻威飞脸色很难看,田大榜不敢得罪他。相朝阳不想让他们难看,于是,吃完口中的菜,田大榜端起酒杯:“相老总,兄弟敬你一杯。”他们碰杯后,一饮而尽。

    麻威飞起哄:“不行,三杯。“

    相朝阳很不高兴地说:“小麻,你是否太看重老哥了,好酒应当夏总多喝,怎能让我喝个不停。如此多的贵客你不照顾怎么也说不过去嘛,我们请客要让尊贵的人喝好才对。要不然,罗总有意见了。”

    “相老总,你看不起兄弟?”麻威飞喝高了,眼睛朦胧了。流氓的本性暴露无疑,蛮横地说着。罗德望心里很反感麻威飞的作为破坏了喝酒的和谐气氛,可是,眼下只能与自己的部下保持一致,就不温不火地说:“小麻,你们先喝好,然后,再敬我们不迟。”

    田大榜与相朝阳喝了六杯,端起酒杯对夏宇彦说:“夏总,我敬你一杯。”

    夏宇彦不满麻威飞过分地做派,就想灭灭他的威风,重重地说:“我碰杯,麻威飞代酒。”

    夏宇彦的生气,一点也没有打击到他,却让麻威飞心中很高兴,老总让自己代酒是莫大的荣幸。他得意地忘乎所以了,接过夏宇彦的酒杯,喝了个底朝天。田大榜也来凑热闹,两人一连让麻威飞喝了12杯。麻威飞双眼迷糊了,酒桌进入自由竞争阶段了,他们放开喝酒,喝了个天昏地暗。

    聪明伶俐的女会计看出了苗头,此时,正好移花接木。她迅速拉出酒家住店代表,塞给她300元,悄悄耳语道:“妹子,小意思,够你提成钱了吧。他们喝多了,品不出味了。姐姐没带那么多钱,求你了。你就在空瓶子和分酒器中装入3、4瓶10元的绵竹大曲,咱们以假乱真吧。”售酒小姐认的就是钱,只要不伤害自己的利益,销多销少无关紧要,做假是她们的强项,戏剧性的结果出笼了。

    众人喝得高兴了,麻威飞大喊大叫道:“五粮液嘛,味道就是好,不上头脑。”

    售酒小姐转身笑着走了,嘴里小声骂道:“酒囊饭袋,吃别人的什么都香。此时喝马尿,估计也会当作茅台呢?这些吃人贼的公职人员,到处讹诈,骗吃骗喝,可真不是东西。”

    麻威飞又来挑衅了,端着酒杯来到相朝阳面前,很不友好地说:“相总,我们与田老板喝三杯。”

    相朝阳宁惹君子,不敢得罪小人,只好从命。三人一连喝了三杯,相朝阳道:“麻主任,我们喝好了,酒风看作风。这下就看你的了。“

    麻威飞耍赖道:“好事成双,我眼花缭乱,没看见谁喝了多少。就记得三六九,往上走,喝六杯。“

    田大榜和相朝阳反复推辞,酒进行不下去了,麻威飞看看罗德望:“罗总,你是大机关出来的,不能让他们坏了规矩。“

    罗德望也是一混混,好的也是这个调调,忙帮腔:“你们要遵守规矩,喝了多少,我也不记得了,大家来个六六大顺嘛。”说完,也端起了酒杯。

    相朝阳和田大榜喝得够多了,只好又来了三杯,麻威飞醉了,也成了人来疯,又鼓动田大榜和罗德望喝。饭桌沸腾了,大家你敬我碰,喝了个不亦说乎。包间人声鼎沸,猜拳行令,秩序混乱,相朝阳、罗德望一个大笑,一个胡说。田大榜摇摇晃晃,夏宇彦觉得麻威飞太丢人了,酒不能再喝了,声音重重地说:“好了,起身。“

    女会计转身去结账。

    麻威飞可不管这些,又吩咐田大榜:“老田,大方一些吗,夏老总他们喜欢抽黄鹤楼。”

    田大榜喝高兴了,人也豪爽了:“每人拿一包黄鹤楼。”会计又花1500元买来一条黄鹤楼,一顿饭5、 6千元,让女会计心疼了一阵。酒足饭饱的麻主任舌头发硬地说:“田、田大哥,你就是大方,我、我们老总说了,给你们划拨200万,先拿个计划我们审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