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回上

    更新时间:2018-08-09 13:26:07本章字数:3037字

    第十六回 居心叵测寻找盟友 潜在规则坚如磐石

    诗曰:世人都羡神超脱,谁人又能绝诱惑;挖空心思结盟友,暗中规则难超越。

    泾渭市经信总公司虽然有了大项目,可以名正言顺地盖房子了,然而,单位内部并不平静,风和日丽的表象下掩盖着妖风四起的隐忧,平静的海面底下暗流涌动,各路神仙人鬼闻风而动,密谋各自的利益。罗德望坐在赵世臣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两人一边抽烟,一边商量如何在经信总公司谋取更大的权威,提高二人的影响力。

    寂静的办公室有些阴森,门窗紧闭,还拉起了窗帘,室内烟雾缭绕,给人地府的感觉,只听罗德望压低声音诉着苦:“老赵呀,夏宇彦独霸专行久矣。罗德望我来单位年了,一直干些无关轻重的事,没有干过一点有价值的工作,窝囊呀。你可是县太爷出身,水平远远在夏宇彦之上,经历丰富,能力超群,在公司也被他边缘化了。”

    赵世辰没有说什么。

    罗德望憋不住了,继续发问道:"我想问,你也来了两年多了吧,怎么就甘心屈居人下,被夏宇彦当棋子摆布。在公司,夏宇彦有什么重要事情只与张志立商量,蛇妖冯微竹一个小科长,凭什么对你我指手画脚,你难道不在乎吗?妈的,欺人太甚。我实在无法忍受了。今年民主生活会上,我要严厉批评,让他下不来台。”

    赵世臣也不搭话,依旧悠然自得地抽着烟,慢慢地吐着烟圈,好像他说的与自己毫无关系似的。罗德望生气了:“我说县太爷,你什么意思,咋就无事人一样?”

    “呵呵呵。老罗,你也四十好几的人了,应当过了不惑了吧。”赵世臣打着哈哈哈。

    罗德望回答:“我四十六岁了。”说完又觉得赵世辰在耍自己,没好气的问:“你啥意思?”

    “经信总公司尽管不再称局,依旧掌管全市工业信息化,业务一点没变,权利不小呀。我们俩做好分管工作,不是一样有意义嘛。在分管的科室和公司所属单位行使好职权,那才是我们的本分。哈哈哈。”赵世辰说完放声大笑。

    罗德望愤愤道:“你这家伙老谋深算,已经把自己分管的人员笼络在身边,也享受了权利的快乐。可是,我分管的是综合、信息、法规等科室,全他妈的清水衙门,什么油水也没有。这包中华烟,还是从夏宇彦哪里抢来的。我管的这些科室都是为一把手服务的,成绩是一把手的,出了问题追究主管副职的责任,我的角色很尴尬。话又说回来,那些有实权的科室谁尊重你我。当年一呼百应的赵常务副县长,那天麻威飞们嘲弄你,你咋就忍得住?”

    “嗬!不说还则罢了,说起来令人愤怒难平。如果在县上,我非要让他们知道狼是麻的。可是,我找到夏宇彦要严肃处理。他说什么,官大一级,站高一层。我们领导干部要有胸怀,不要与没素质的人计较嘛。处分他们是小,让人笑话你老赵没气度,那事就大了。妈的,他要保护没教养的亲信也就罢了,拐弯抹角的讽刺我没素质。”赵世臣终于沉不住气了,狠狠地说了一大堆话。

    “老赵,我们应当有所作为了,党的民主集中制不能成为虚设。咱俩联手,不能让夏宇彦一手遮天。”

    “好。我听你的,党组会上你先发言,我附和,我们倒要看看他怎么遵守民主集中制,怎么做决议。”哈哈哈。二人一阵大笑。

    罗德望压低嗓音说:“老赵,胡爱民向我悄悄透露,经济管理干部培训暨会展中心项目跑下来了,而且占地面积160亩。盖房子基本没有什么问题了,我们要参与此项工作。”

    赵世臣又冷静了,一点也没动声色,脸上平静如水,默默地听他说。

    罗德望小声说:“现在人的胆子也太大了,我猜,这又是瞒天过海的虚假项目,官僚主义逼迫人们弄虚作假,夸大政绩。如果我没猜错,我们市、区系统四、五百人只能自筹资金当做投资款项了,满足官员招商引资的虚荣心。不过,话又说回来,只要能够改善我们的住房条件,我愿帮助圆这个谎。”

    赵世辰点点头,算是回答。

    “目前,渭阳市行政事业用地每亩7.1万元,征地款项1136万元。我们按至少三百四十人计算,每人集资三万元,加上先前的224万,就是1244万元,征地款是没有问题了。可是,你县太爷知道,灰色运作资金起码需要450万元,这就有缺口了。”

    赵世臣毫无表情地说:“你这家伙,小算盘打得太精了。佩服,佩服。不过,没有证据的事不能乱说。”

    “咚咚咚”外面传来一阵急促地敲门声。赵世臣连忙拉盖窗帘,打开门喊道:“请进。”

    冯微竹满面春风的飘了进来,“咯咯咯…”夜莺般的笑着,整个人犹如春天的玫瑰般火红,字正腔圆道:“赵总,哦,罗总也在呀。这下省去了小女子不少事情。”

    罗德望不无嘲弄地说:“大秘书长,架子不小呀,听说你是上海人吧?”

    冯微竹听出他的嘲讽,面露微笑地柔中带刚地回应道:“罗总,不能变着法子挖苦人,我是地地道道的泾渭市人。我们办公室事无巨细,就是跑腿的,为大家服务,谁都不敢慢待。我每天跑的路不比纺织女工少,大事小事,事无巨细,不敢忘记每个细节,处处小心谨慎,总怕出现什么差错。今天,顺便通知你,节省一些体力吧。”

    赵世辰不想与科长一般见识,就笑着对罗德望说:“老罗,别为难小冯了。”

    冯微竹撒娇般地说:“还是赵总怜香惜玉。”她的话让赵世辰突然红了脸,罗德望也眼睛叮嘱他看。

    马薇竹觉得玩笑开得不合时宜,就正色道:“夏总让我通知两位领导,集资建房基本敲定。你们有什么意见和建议,及时告诉他,以利于不断完善计划,防患于未然,也好掌握主动权嘛。”

    赵罗二人齐声道:“知道了。”

    冯微竹咯咯笑道:“领导就是水平高。”说着,习惯性地扭着水蛇腰,火蛇似的走了出去。

    “罗副总,你不愧是信息科长出身,消息非常灵通。如果你不告诉我,老兄还蒙在鼓里呀”。赵世臣自嘲道。

    罗德望不无得意地说:“总经理不给咱安排重要任务,我就想方设法与同志们打成一片嘛。嘿嘿。没想到歪打正着。”接着话锋一转说:“县太爷,你搞过不知多少工程,自然明白利益巨大。我们不能袖手旁观,让人卖了还为人数钱。”

    赵世臣依旧保持着沉稳,微笑着说:“老弟,我老了,只要有大房子住就心满意足了。其他的,我不敢奢望,就看你的了。”

    罗德望嘲弄道:“县太爷,你在县上发了大财,自然看不上这点蝇头利益。人们都说你进退自如,戏诌是急流勇退,韬光养晦的高手。可是,我是白丁,没有什么积蓄,集资款一时也拿不出来呀。真是:人比人活不成,马比骡子驮不成。”

    赵世臣看到他伤感的样子,也不忍心再刺激了,急忙调转话题安慰说:“兄弟,你误会了。老哥不是贪官,一肩明月,两袖清风,从不占别人的便宜,不贪政府的资产。不过,省吃俭用,还是有了些积蓄,如果揭不开锅,我可以帮助你。如今腐败严重,老百姓深恶痛绝。不少人在利益面出卖灵魂,钱成了最大追求,为了钱不择手段,甚至做出丧失人格的事来。我们党应当加快制度建设,把权利关进笼子。”

    罗德望恬不知耻地说:“嗬,没想到你老赵还如此革命?你没听人们说,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说什么我也要进入建房小组,一是监督,二是适当改变自己的贫穷面貌。”

    “你要适可而止,不要像有些单位那样,房子建起了,自己倒下了,好自为之。我劝你,万万不可人心不足蛇吞象。宴席上好酒菜不少,不需要你出钱。可是,大吃大喝要有足够的本钱,吃多了会患上消化不良的,那会遗恨终身。”赵世臣笑着说。

    罗德望提高了嗓门:“县太爷,你得了吧。谨慎过于就是懦弱,让人瞧不起。如今,有些手中掌握权利的人,谁不是变着法子捞钱。我再不抓住机会抓几个钱,黄花菜都凉了。建房利益巨大,不能让夏宇彦被窝放屁独吞。”

    赵世臣被逗笑了,小声说:“我老了,不想再拼搏了。但是,我还是gcd员,没有忘记入党誓词。如果你不违背党的宗旨和人民意愿,我支持你大胆干。”

    罗德望满足地说:“这还差不多。”

    赵世臣漫不经心地问:“德望,我问你了解夏宇彦的为人吗?”

    “知道一些,可不是很全面,你们是京兆老乡,说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