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竹马寻父求菩萨(上)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13本章字数:3575字

    在南方有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叫萍城,在萍城有一方深山老林叫月半湾,在月半湾里有一座百户村庄,依山而建,傍水而生。村里有一条母亲河,蜿蜒而来,逶迤而去。村民与世无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丰衣足食,民风淳朴。

    有民谚赞曰:

    水清波涟扁舟忙,

    蟹壮鱼肥虾蚌繁。

    应是穆王约王母,

    借来天水哺四方。

    村里有一户人家,长者姓古,名建国,年过耄耋,本是北方人,故乡家园因战乱而毁,从军抗战结束后内战爆发,古建国和当时许多战友一样产生厌战心理,瞅准一个机会逃离了部队,从此浪迹天涯寻找归属之地,东飘西荡,转眼到了不惑之年仍旧孑然一身。也是机缘巧合,在一次进山采药途中被蛇咬伤,昏迷之际,幸得一路过老樵夫舍命相救,山野之人都懂草药土方,古建国在老樵夫家休养数日,元气渐复,而老樵夫因救人误吸蛇毒于腹中瘫痪在床,总算吃药及时保住了性命,古建国为报救命之恩,便留下来悉心照顾恩公,将家中里外事务打理得干净利落,老樵夫自是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因见古建国牛高马大、身强体壮,又未娶妻生子,想自己孤身一人老无所依,便有意将古建国收为义子,并撮合侄女与之成亲,真是两厢情愿、好事成双,古建国有了家庭温暖,倍加珍惜,苦心经营,家业渐有所成,不幸的是后来遇上天灾之祸,自顾不暇,出生子女多有夭折,老父和妻子亦因病而故。

    时至今日,现有一子单名仁,刚过不惑之年,中等身材。古仁与原配生一子,名松树,年方十七,眸如明月,面有妖娆,端的是一美少年。古仁原配也是因病而故,后娶寡妇秦氏为妻,名桂英,高古仁一点,长古仁两岁,风韵犹存。秦桂英对古松树关爱呵护、无微不至,在家任劳任怨不亚于亲生母亲,古仁娶了她就跟娶了原配一样都是他一辈子的福气。秦桂英与前夫育有一女,姓杨,名诗雨,年方十四,凝眸间、眸间绵绵千丝雨;蹙眉间、眉间漫漫万缕烟,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白梨花。

    村里姑娘个个肌雪肤白,发青丝乌,喜扎马尾辫便于日常劳作。此时盛夏,每当傍晚时分近邻女孩儿梳妆打扮、结伴纳凉,微风徐徐,秀发飘飘,或聚于树底,或游于河边,嬉笑打骂,好不热闹,男孩儿们便要搜尽了肠、刮尽了肚,想方设法大献殷勤各自取悦暗恋对象。其中有俩劣少,兄名光宗,年方十七,弟名耀祖,年方十五,哥俩一般身高,一般体胖。其父为本村父母官,姓贾,名权,四十有二,罗汉头,将军肚,额窄颌尖,鼻梁中间一颗红肉痣煞是刺眼,贾权为官不求作为,虽谈不上鱼肉乡里,但常中饱私囊,早早就将小洋楼盖好,时有贾家二少平日里调皮捣蛋,常起摩擦,村民口有怨言又奈何不得。

    贾家兄弟二人原本同时恋上村里李家女儿,名晓红,年方十六,有一双晶亮晶亮的眸子,那是星星在闪烁。李晓红爱红色,衣饰必有一红,就连那两个圆圆的小脸蛋也像两个红扑扑的小苹果,每当出现在人前都会让人联想到后山坡上红彤彤的映山红。光宗与耀祖不时要为此姑娘打上一架,各有胜负,自从杨诗雨来了之后,耀祖心知与光宗争斗负多胜少,不如移恋诗雨罢,再者诗雨之美不输晓红,于是,哥俩协定各自对象,互相勉励追求之,怎奈光宗、耀祖相貌失分,常遭冷眼,然,仍孜孜不倦,精神不可谓不嘉。

    古松树常对贾家兄弟俩嗤之以鼻,他从小听多了大人们的夸奖:老实本分,善良孝顺,聪颖标致,更是学业出众,成为村里第一个考上市重点高中学校的山娃,在这小小的月半湾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每当家长们教诲孩子时总以古松树为榜,所以,女孩儿们爱他爱得要死,男孩儿们恨他恨得不活。

    李家与古家只隔百步之遥,李晓红和古松树两小无猜,私下里各自互取了个昵称,女为“青梅”,男为“竹马”,上学念书同去同回,直到高中时才分开。李家有仨子女,李晓红为长,因生活拮据,辍学在家帮父母打理农活,一有空闲便去古家玩耍,很快和杨诗雨也打成一片,此时正值学校暑期,古松树亦回到家中,李晓红更是日日串门,时有数晚不归,两边长辈早私视为天造一对,地设一双,并暗地里将两人生辰八字做了推算,得出结果合婚,就等时机挑明了。为此贾家兄弟十分嫉恨古松树,总想找借口刁难他,所以古松树只要晓得有贾家兄弟的地方尽量回避,以免惹上麻烦,尔后,情况有所好转,只因贾耀祖恋上杨诗雨,不敢得罪他而变为主动讨好,以求替他在佳人面前美言几句,当光宗刁难松树时,耀祖多有力劝之功,久之,这贾家哥俩不免又要打上几架。

    古家是典型的乡下单层土砖瓦屋,屋前有一个足够大的院子,里面种有两棵枣树、三棵栗树、四棵桃树,还有一个葡萄棚,泥石堆砌的院墙上缠满了爬山虎,绿油油的。古松树小时候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睡在一个绿色的世界中,漂亮极了,于是就把院里靠墙的其它花草拔掉,播下爬山虎的种子,为此没少挨古仁责骂,好在秦桂英全力支持爱护,只过得了两季,那绿色的小脚丫已经爬上屋顶了,古松树的梦境变成了现实,这份喜悦无以言表。在院门前左右墙角下各有一排映山红,这是“青梅”和“竹马”从后山坡上挖来种植的,其中有两棵紧紧相依、一般大小的映山红花朵总是开得最满、最红,花期最长,或许,这是“青梅”和“竹马”一起刺破手指将鲜血滴在特别挑选的树苗根上的缘故,象征着俩人如花般灿烂、美丽的爱情四季轮回、生生世世、永不中断。屋后有一个菜园,春去秋来,蔬菜瓜果尽皆有之,紧依的是一片竹林,孩提时用两根绳子、一块木板就可在里边制成秋千,还有用床单的四角绑在竹杆上可以纳凉的吊床。

    古松树自打来到世上的前十五年中,曾未晓得城市中的喧闹繁华是个啥模样?楼外是山,山外还是山,几时才能飞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呢?终于在十六岁的时候圆了这个梦,因为考上了市里最好的重点高中。倏忽一年过去,他依然记得那天热闹异常,爆竹声响震天,乡亲们前来祝贺,杀猪宰羊,摆酒设宴,大人和小孩们把院子堵了个爆满,将古家爷仨围在中间。贾权也闻讯而来,一边给古建国递香烟,一边祝贺道:“老村长,我们村里就数你家树伢子聪明会读书,是不是有咋个家教秘籍?您老今天得给大伙教诲教诲啊。”贾权因两个不争气的宝贝儿子只顾玩耍荒废了学业,做父母的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此时看他向古建国讨教,倒也不似客套之辞。古建国捋了捋银须,悠悠地吐了口烟雾,道:“当年抗战,咱老头子咋挺过来的?就是怀着对革命理想无比的激情和渴望,坚定不移的革命信念,最终盼到了胜利,现在是和平年代,但只要有这种革命精神,不管你做啥都会成功,咱家树伢子继承了我老头子身上所有的优良传统,在学习上当然不在话下嘛。”古建国说得义正词严,好似把贾权和乡亲们都震住了,一会,响起一个童音道:“爷爷,听老师讲后来还有内战哩。”古建国呵呵一笑,道:“是啊,打内战的时候,我可是做了逃兵喽,只盼卸甲归田,落叶归根,现在儿孙满堂知足了。”一个大婶接着道:“最好松树再添几个小的更完美。”众人一阵哄笑,一时之间乡亲们的赞美之词真如雪花般漫天飞舞而来,古建国乐呵呵地换抽着那根长长的刻满沧桑的老烟杆,古仁可能是觉得他的宝贝儿子将来考上大学进个名校就可以扬眉吐气、光宗耀祖了,笑得眼睛眯成线,满脸红光,古松树则像个小闺女似的,低着头,脸上绯红,秦桂英和杨诗雨忙着倒茶递水,一家人自是喜气洋洋不已。

    后来的一段时间里经常有媒婆过来提亲,细细算来:有六个小姑娘急着要和古松树定亲,有三个妇人私下里对古仁表示有好感,就连古建国都未被幸免,居然有两个阿婆说愿意相伴残生,其中一个还是邻居五叔老婆的远方亲戚,这让古松树对祖父的景仰之情恰似一江春水唏哩哗啦向东流。难道就是因为我考上了市重点高中这么普通的事?而今想起仍不敢置信,不免哑然失笑,如此规模桃花簇拥,来生一定再无机会眷顾,此段辉煌历史让古松树委实骄傲了好一阵子。

    现在的古建国慈眉善目、仙风道骨,还是一个人,他说自己这个革命老秀才,只欢喜逝去的老伴,一把老骨头相啥亲?不怕被别人笑话?成何体统!每天或是竹林逗鸟戏犬,或是河塘泛舟捕鱼,时有左邻右舍同辈来访,倒也怡然自乐,胜似神仙也。

    近两年古仁大部分时间都在外谋生,他要用不算高大的身躯,不算宽厚的肩膀,负起一个家的重担,撑起一个家的希望,山区里根本赚不了钱,只好出去打工,有一次说是去粤城看看,如果没事做就回来,结果一去之后音讯全无,粤城临近海岸,是一座充满现代化元素的国际城市。时间一长,村里渐起了流言,说古仁没良心,贪图享受,在粤城那样的花花世界里,哪个男人能把持得住?肯定被狐狸精给迷住了,云云。秦桂英几次要去粤城寻找古仁都被古松树和杨诗雨劝住,从此郁郁寡欢、焦虑过度,终日以泪洗面,每天只要天气不恶劣就独自往田地里去,她不想停也不能停,她不能让自己守着空房思念丈夫,家庭的压力虽然难以承受,但是宁愿往肚里吞,也不愿表露半点情绪。杨诗雨开始对古松树不理不睬,每次回家的时候,要么横眉冷眼,要么相对无言,俩兄妹成了熟悉的陌生人,奇怪的是秦桂英对此漠不关心,难道是未曾察觉?还是对古仁已心存恼恨?古建国只好谨慎地不断开导着,尽量不让这股消极而忧伤的气息弥散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