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蒋家禁地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25本章字数:3635字

    五百年前怪石嶙峋万仞绝壁之巅

    王炎被钉在高高的十字架上,如一只烤鸭吊在树稍上,鲜血滴在光秃秃的断崖上,侵透在凌乱的碎石上,染红了碎石、粉尘……

    他仰天大笑道:“哈哈……八部雷神,你敢和我一战吗?”

    “哈哈……有何不敢?”天空之上,八部雷神站在雷兽的肩头,放声大笑道。

    王炎嘴角溢出鲜血,浑然不惧道:“你敢降下修为,和我公平一战吗?”

    “哈哈……尔等愚人,我是八部雷神,怎能自降身份,你还是乖乖接受雷霆之怒吧!”八部雷神使出紫电锤,满天雷电交织在一起,向王炎劈去!

    王炎惨叫道:“啊……八部雷神,你们无耻之尤,可惜上苍,不给我五百年,五百年,我就能赶上你们的修为……哈哈……我只要公平一战,你们的末日就会降临!”

    “爹爹……救救王炎……”玉玲珑看着王炎的凄惨模样,心都碎了!

    玉山面目冷酷道:“玲珑,我堂堂玉山的女儿,怎能爱上一个佛子,这满天神佛,岂不是看我玉山的笑话?”

    “爹爹,求求你了!”玉玲珑苦苦哀求道。

    王炎面目全非,玉玲珑只听到惨叫声和雷电的轰鸣声:“啊……轰隆……轰隆……”

    仿佛天塌地陷一般,最后的末日审判到了,这时传来八部雷神的怒喝:“石祖,尔敢!”

    五百年后蒋集镇蒋姓家族的祖地

    遗失大陆的三大宗门之一,东华仙宗数百年来,再次打开宗门招收弟子,慕名而来的人们,熙熙攘攘、人声鼎沸。

    “让俺进去……”

    “俺们要拜见仙人……”一群衣衫褴褛的小乞丐愤愤不平,在东华仙宗驻地外嚷嚷道。

    “哪里来山村野人,给本小姐赶出去!”蒋欣嫣吊稍眉微微一蹙,鹅脂白玉的面颊上,没有流出一丝表情,像扫一地枫叶一般,纤纤玉手轻轻的碰一下,晶莹剔透的鼻尖,曼妙的柳腰轻轻一颤颤,留下一缕香风飘然而去。

    “滚,赶紧滚,无耻烂人也敢求见仙人……”蒋欣嫣身后的家奴,一脸压烦的看着一群小乞丐,向几个家丁挥挥手。

    小乞丐们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不知谁大吼一声道:“狗腿子打人了,砸他……”

    “砸他……砸他……”小乞丐们仿佛有了主心骨,捡起石头就往家丁头上扔。

    家奴运气不好,被一块石头砸到额头,破了相,大怒道:“抓住这些贱民,活活打死……”

    “风紧扯呼!”小乞丐高呼一声,四散逃命去了。

    一个瘦弱的小乞丐仿佛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兴匆匆的跑回篱笆做的小院子,偷偷的迈进茅屋,不想被姨娘抓个正着,只得硬着头皮道:“姨娘……”

    “啪……”徐姨玉脸阴沉,一只玉手狠狠的拍着木桌,杏眼直瞪道,“王炎你还知道回来,你可知道你又闯出多大的祸事?”

    “哪……哪有,俺怎么不知道?”王炎心口一颤,姨娘怎么会知道,自己已经做的很小心了,姨娘怎么会知道呢?

    徐姨嘴角轻轻一翘,一个幼童,哪里经得起自己欺诈,冷笑道:“你真有出息,蒋家人已经来过,你说怎么办,你妹妹还小,你爹又是个傻子,难道你不知道吗?”

    “姨娘,俺……俺错了……”王炎小手紧紧的扯着灰布衣衫,似乎要把一切恨意,都转嫁在衣角里,无论如何不能连累妹妹和爹爹。

    徐姨撇撇嘴,挺了挺傲人的胸围讥讽道:“姨娘,你认错人了吧,你还是去找那群小乞丐,他们才是你的亲人?”

    王炎心口一颤仿佛掉进一条冰河,四肢发冷。

    昔日,混乱星域的天骄佛子,转世重生后,失去了一切,如一头呆鹅,不知何去何从,痴痴呆呆的回到后山的破届,突然听到有人狂笑道:“哈哈,好狗胆,还敢回来……”

    王炎当头棒喝,头也不回的撒腿就跑,就听到蒋家家奴叫道:“快……快……抓住这个小野种……”

    “麻痹的……”王炎看到蒋家家奴领着三四个家丁来抓自己,至于吗,为了芝麻粒大的事情,眼看无路可逃,只能硬着头皮往山顶上跑。

    “哈哈……那是蒋家禁地,你还能往哪里逃?”蒋家家奴狂笑道。

    王炎气喘吁吁的跑到山顶,直往禁地那边跑去道:“麻痹的禁地,你能奈我何?”

    王炎已经无家可归,有道是光脚不怕穿鞋的,有上顿饭没下顿饭,又被蒋家家奴追赶,一旦抓住九死一生,还不如一头扎进禁地,人死鸟朝天。

    “快……拦住他……”蒋家家奴没有想到,王炎真敢不要命的往禁地闯。

    可是,这时再喊,已经迟了,王炎一只脚刚踏进后山禁地,幽幽的山谷片刻升起一片迷雾,笼罩在整个山头。

    家丁拉住家奴道:“五爷,不能追了,禁地有古怪!”

    “好吧……”蒋家家奴疑惑一下,让这些家丁帮忙可以,让他们为自己卖命,显然资格不够,灿灿一笑道,“哥几个,那小野种自寻路,你们都看到了吧?”

    “五爷,我们什么都没看到……”家丁陪笑道。

    “哈哈……对对,我们什么都没看到?”三四个家丁对视一眼笑道。

    “轰隆隆……”几人话未落音,平地响起几声炸雷。

    蒋家家奴缩缩脖颈,抬眼偷看几眼碧空万里的蓝天,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有山谷升起的迷雾有些诡异,壮壮胆子笑道:“走,五爷请你们喝酒压压惊……”

    “哈哈……又让五爷破费了……”四个家丁陪笑道。

    却说王炎走进山谷,越往下走,迷雾越浓,伸手不见五指,抬脚看不到前方的路,猛然头顶几声炸雷,脚下不稳,摔倒在地,顺着山谷往下滚去。

    “啊……”王炎叫了几声便人事不省。

    “吼吼吼……”一声龙吟震颤山谷,只见一条五爪金龙一头扎进王炎那瘦小的身躯,消失不见。

    就算是伪仙级强者,遇到这样的龙威,神识也会被撞击的七零八碎,黄金巨龙转进王炎的神识,正准备夺舍这具弱小的身躯,不想一阵白光扑来。

    “吼……”黄金巨龙浑身颤抖,挣扎一下便被白色光芒搅的粉碎,只能化作精纯的神元,养护王炎弱小的神识。

    “我不能死,我要报仇、我要雪恨……啊!”王炎睁开眼睛,发现迷雾渐渐散去,脑海里似乎突然想起很多东西,又想不清楚,爬起来整理一下褴褛的灰布衣衫,发现胸口的护身符,里面的白色玉石不见了。

    王炎逃过一劫,饥寒交迫,正想喝口水,刚伸进水边,一股刺骨的冰凉,让王炎赶紧缩回双手。

    王炎心有不甘的围着深谭转悠,继续往深处走,透过迷雾,王炎摸索到一棵参天巨树下面,发现一个树洞,扒开潮湿的树叶。

    王炎钻了进去,里面依稀有淡淡的光芒,再往深处一爬,眼前豁然开朗,一个空旷的树洞出现眼前。

    顺着苍白的光芒,王炎心口大颤,心肝几乎被炸裂,眼前居然是一条巨龙,张着血盆大口,似乎展翅飞翔,腾云驾雾。

    王炎再仔细一看,发现巨龙已经身体裂开,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巨龙的肚子里冲了出来,那龙嘴里发出淡淡光芒的珠子,似乎就是召唤王炎的东西。

    王炎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踏着宽大龙鳞,小心翼翼的爬了上去,取下珠子,迫不及待的一口吞了下去,仿佛饱餐一顿,慢慢的爬了下来。

    王炎还没有高兴一下,那颗珠子便着火一般,在王炎的肚子灼烧起来,王炎亡魂大帽,心急火燎的穿出树洞,向寒谭冲去。

    王炎一头扎进刺骨冰寒的潭水,那是悠悠岁月煞气凝聚的煞气池,哪怕是金丹期高手,也不敢轻易尝试,就是这样的寒水,也无法缓解王炎心口的灼热,王炎感觉身体要撕裂一般的疼痛。

    “不,我不能死,坚持、坚持,一定要坚持……”

    “死都不怕,还怕这点痛吗?”

    每当要被灼烧掉,每当要被撕裂开,每一次要昏死过去,总有一股淡淡的清凉护住识海,王炎痛并清醒着。

    王炎不知道死了多少次,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床前坐着一个美人,一头秀发盘着望仙九鬟髻,笑容甜蜜,面似银盆,身穿蝴蝶戏水仙裙,胸口博大精深。

    王炎顺着衣领,可以看到乳白色的幽谷深不可测,吞了吞口水,仿如梦魇一般道:“死了,还能见到蒋家小姐,也不枉白死一回……”

    “咯咯……臭小子,老娘好不容易将你救活,你还想死……”季墨雨挺挺胸口,知道眼前的小子将自己当成蒋欣嫣,也不生气。

    听到几声甜蜜的笑声,王炎睁大眼睛一看,果然大了很多、很多。

    虽然很像蒋欣嫣,确实不是蒋欣嫣,小脸蛋红红的,确信自己没死,兴奋的爬将起来道:“姐姐,救命之恩,王炎做牛做马不敢忘记!”

    “哎呀,小东西居然是个暴露狂,还不赶紧裹住……”季墨雨惊讶道。

    王炎看到季墨雨一双惊愕的眼睛,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身上居然一丝不挂,连忙躲进被窝,羞涩道:“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是谁把人家的衣服拿走了?”

    “咯咯……当然是姐姐把你身上的衣服脱掉的,不过,小弟弟果然有些料……”季墨雨掩口笑道。

    王炎暗道,果然是这个姐姐把自己脱光了,那岂不是被她看光了,哀怨的看着季墨雨道:“姐姐,你……”

    “行了,姐姐吃亏了,你还委屈什么,赶紧吃饭,别又饿昏……”季墨雨暗暗惊异,这个臭小子一定在禁地里遇到什么,让自己都有些嫉妒。

    “哦……”王炎低着头,暗暗惭愧,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是饿昏的,真是丢人现眼,闷着头一口气吃了两大碗。

    王炎拍拍肚子,感觉不是太饱,不好意思道:“姐姐,还有吗?”

    “咯咯……小吃货,再吃也没有了。”季墨雨看着王炎神情,难得正经一回道,“你刚刚苏醒,不知道饿了多少天,好在你身体结实,不然只能吃一碗面糊,再说姐姐也没有吃饭……”

    “啊……姐姐,等我好了,我就去干活,绝不让姐姐饿着……”王炎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将姐姐的口粮也给吃了,万分感激。

    季墨雨挺挺胸口,露出芙蓉出水般的一抹白,知道王炎误解,媚眼一笑道:“姐姐是修炼之人,辟谷不吃饭,是很正常的事情!”

    “姐姐是仙人吗,怪不得能救了小子,不知道姐姐收不收徒弟……”王炎尖尖的下巴几乎惊掉,连忙祈求道。

    季墨雨眉眼一翻,摇头笑道:“咯咯……就你这资质,哪怕做个童子,姐姐也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