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宁静背后的暗流涌动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9本章字数:2700字

    【“先”塔,是每个有着一定规模的城市所能拥有的,所需要的规模就得是十万以上的常驻人数。在剑大陆,城市规模以人口分:万人之城、十万之城、百万之城、千万之城。不同级别的城市之间,千万人之城领导百万人之城,百万人之城领导十万人之城,十万人之城领导万人之城,此下是千人之郡,百人之镇。不同级别的城市所代表的资源、力量等的不同。十万之城就能拥有着一座“先”塔,但在这个极西之地的小国——泉之国,全国上下只有三座“先”塔。此国最大的城市——泉城,人口不过五十万,而拥有着两座“先”塔。而在芝山城也有一座。】

    上次的天届学员们的挑衅邀战,凌风的表现出来的实力让得剩下来的半月时间是颇为的平静。此时凌风已经不再那渺无人烟的山谷瀑布处修炼,他又重新回到了地届的教室,与自己的同志们同窗学习。可能是感觉到自己的提前毕业,这段时间的凌风经常有着莫名的失落。半月后的他很可能是已经不再此处了。

    曲终人散,人去楼空。

    满满的都是回忆。这些还在学习中的同学,不知何时就很可能不能再一起这样的闹哄哄了。课室中的凌风临窗看着天空的白云,回头看看这些笑嘻嘻的伙伴,再看看台上的业老头此时的旁若无人的滔滔不绝,只是一想到日后,满满的都是回忆,凌风就不免有点失落,毕竟自己在这里的人之中毕业最快,也是最先感受着这种刻心的分别。即使日后也能看见,但少了这种气氛,少了这个课室,那种相见就很可能不是这一种味道了。此时的他,有点恍惚,有点后悔。恍惚着自己已经和这些平常不多说话的同学原来已经同窗这么多年了,又是后悔着以往没有和同学们多聊几句。这种矛盾般的复杂情绪,看来是不能免了。微微一笑,珍惜着在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美丽帅气,甚至那台上的业老头都是显得可爱多了。

    “王乐,之后我还会回来这里上课的”看向一旁的王乐,凌风微笑着。那种模样倒又是引来一拨目光。陈力顺着这些目光聚集的中心点上看去,嘴角一撇,扭头反向而去,脸色满是艳羡。白莉和陈晓晓看着这不对劲的陈力,望向凌风,见到那动人心弦的一笑,呆呆一怔,两人顿时是被凌风那动人心脾的笑容醉了下。回神!扭头过去了。

    “这是当然啦,我的身旁会为你留给位置的”王乐也是一脸傻笑。

    城主府,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在大厅之上不断的徘徊,似是若有所思若有所虑,却是平静不下,继续着来回。

    “三统领有派人传信过来吗?”张道雄问向一边的剑士护卫。

    “禀城主,三统领没有传信过来。”护卫答道。

    “怎么回事呢,已经去了月余时间,就算找不到也该回来了,莫非.....,应该·不可能,以老三的实力,不会这么就.....”张道雄喃喃道。“看来得召集下大伙商讨,顺便把剑学院的那三位.....”张道雄托着下巴思索想到,“事情看来是严重起来了,只能希望那个凶手是那破落一族吧。”随即张道雄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

    仍旧是城主府,只是城主府今日守卫极其森严。城主府大厅,好几位芝山城实力顶尖高手汇聚一堂。

    剑学院三大导师,地届导师业高、天届导师刘观水、人届导师黄元真;医堂剑医圣手林玉良;南区铸剑师胡老;芝山城芝城军四大统领,大统领严一,二统领武义,四统领刘思,三统领张道礼缺席。

    众人汇聚城主府,脸色均是一脸严肃,显得整个大堂的空气都似乎凝固下来了。

    “各位”首位上的张城主先开了开口道,“今日不得已叫齐大家汇聚寒舍,实有要事详谈,此事关系重大,不得不叫齐各位”

    听言,在座的无不蹙眉看向张城主。“不知城主因何事叫齐大家,话说四大统领怎么少了三统领?”业高皱起眉头严肃道。

    “正是此事而起”张道雄道“老三月余前被我派去追查一个凶手,至今未归城,连带着一众精锐芝城军剑士们”说完眼里满是悲痛“可能已经是被干掉了,不然月余时间连个传信都没传来,对手的实力甚至可能都没给他传信的时间”

    众人一听,满是震惊!一位可与他们在座各位相一战的实力在那对手连传信求救的时间都没有,那可是一位大剑士啊!“这怎么可能!”刘观水直接是站了起来,喊道。

    “唉,此事可能与月余之前林剑医在医堂诊治一位芝城军剑士有关”张道雄深深叹了一口气,看向林玉良,众人亦是。

    而林玉良令静下来缓缓地道“当时那位芝城军剑士受伤很重,全身几乎被创,而伤口极难缝合,愈合的速度也很慢,现在那位芝城军剑士还在医堂没有苏醒过来。”林玉良随即俏脸一变斩钉截铁的道“是刀伤!”

    “什么!”除了张道雄之外其余人都是惊恐的看向林玉良。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好半响,张道雄缓缓地道“因此我才让老三去追查此事,还特意分派一批精锐”

    “会不会是那破落一族的人出的手?”业高缓了过来沉重的道。

    “这也是有可能的,但若真如此,他们怎么会跑到这极西之地,还来到我们泉之国我们芝山城”张道雄紧皱眉头。

    此时林玉良却说“但如果不是他们,那这刀伤又是从何而来?普通的刀具也不能对一名芝城军伤成那般模样”说到此处,更是挑起众人的一阵心悸,“你的意思是,那彼岸之人,使刀者一族?”胡老声音沙哑而严肃。

    “这也是有可能的”林玉良环视众人道。“这么久远的时间,他们是有可能卷土重来的”一听,众人脸都是阴沉下来。

    张道雄毕竟是一城之主,此刻倒是显示出他那非凡的领导能力“不管是那破落一簇亦或是那彼岸之人使刀者一族,敌人在暗我们在明,总之我们要做好一切防御措施,准备最强的防御态势”

    “但是近日来‘先’塔即将开启,这又该如何是好”刘观水声音满是担忧,那时因为他的学生即将在这段时间进入剑士之路,他如何能不担忧。

    “或许我们可以反而为之,以‘先’塔开启为由,大大强化城内防御,在保卫塔的同时也做好十二万分准备应对不知何时来的战争”业高沉重的道。

    “那就先这样吧,各位也要做好自身安全,如果目标是我们,那就我们得谨慎行事,但如果是整个城,那我等也只好拼死一战了”

    “这段时间我也会派人联络下泉城,看能不能获得一些力量援助”张道雄道,“倘若我芝山城真是遭遇大难,还望各位尽全力相助”说完张道雄起身对着众人恭敬地抱拳道。

    众人见状也是起身对着城主抱拳“城主严重了,这是我等本分,请城主勿行如此大礼”

    “那就有劳各位了!”张道雄眼里满是感激。

    随后对着那余下三大统领道“老大老二老四,这段时间实行宵禁,加强巡逻,晚上增加巡逻岗位,轮班次数增加一倍!对外说明是近来‘先’塔开启,需要严加守护”“是!”三位统领齐声道。

    而在远离芝山城不过二十里的一处瀑布,这是近半月前凌风苦练修行的地方,此时却有着几个黑袍人影站立在山谷之上。这几个人影中的一个抽出随身的武器,一柄单刃的武器,口中喃喃道“就先从这座城市开始吧!”话音一落,一道数十丈的能量匹练狠狠的劈向瀑布下方,一个深涧顿时凭空出现,下方的河道水没有后继之源,只剩下依然清晰分辨出的河床.

    芝山城那守卫着城市巨大护城河,此时里面的水正在渐渐地消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