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后一课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9本章字数:2752字

    在这剑大陆,有一样最为神秘与不朽之物,从700年前传承至今。能授予人以剑士力量,赋予剑士之剑名。而此物名为“先”塔。凡十万人数级别以上的城市,都会有着相对应的“先”塔数量。每座“先”塔在剑大陆都会以同一时间开启,同一时间关闭,毫无例外。每位剑士在剑道之路必经历此阶段,唯有经历此阶段才可踏入剑士之门,在剑士之路上获得“先”之机缘。

    ‘先’开启在芝山城算是一件颇为重要的事,为此城内守卫都是严加巡逻,避免有不歹之徒企图破坏塔试。只是这一次的开启,城内守卫是格外的森严,比起以往有过之而无不及。

    剑学院,天届院子。一位高瘦的近老年大叔站在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下方在座的各位青年俊杰,近17岁的年纪,在这芝山城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啦。通过了‘先’的试炼,获得自己的力量来源,从此作为一名剑士驰骋在这广阔的剑大陆,是现在在坐着的43位青少年的这些年来修习的梦想,现在,终于可以迈出这一步!

    此刻的天届学堂,都是肃静,静悄悄的连着自己的心跳声都可以清楚的听到,一张一弛,源源不断的将用过的废血液再度转换成新鲜血液,供给全身。此时就是这样压抑却又是极其兴奋。压抑着这些年来的早已充盈的同窗之情,兴奋着即将到来的一名真正的剑士。

    林文峰、武元衡、赵辉果及一众天届学员,都是目不斜视的看着台上那位以往严厉万分的观水老师,此时的刘观水却是没有以往布满脸上的肃杀之气取而代之是一种老年人的慈祥面容,只是眼里带着满满的担忧。他从未有过这种心情。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让得自己为所教的学生如此担心也如此不安。

    良久,都是外面鸟的声音和不知如此的狗吠声充斥着整个学堂。

    “你们,额,还有明天...”话是断断续续带点颤抖,咳了一声后恢复以往的严肃“明天是‘先’塔开启的日子,而今天是我给你们的最后一课,之前说的一些准备都弄好了吗?还有三尺白刃剑呢?有没有去胡老那里问问?.......”这个最后一课,刘观水似乎特别啰嗦,就一直在问,问了大的再问小的,以往的那个严厉断然毫不拖泥带水的观水老师在今天是大变样了,换了一个人似,从骨子里。

    ........

    而在另一边,剑学院的地届院子。这里是往常依旧,又是闹哄哄的一个教室。这里的学员依旧活泼,34名少年少女依旧是打闹不停,台上的业老头依旧是那副沉浸在自己教习的神情。看着这些同学,这一幕幕的光景,想想以往的嬉戏打闹,凌风此时是有点低落,自己就要离开了,而他们还在这里,想着自己以后会是有着多孤独的,多寂寞啊。现时的凌风因为自己过早的踏上那剑士之路也反倒是早熟起来了,思考着与同龄人不同的事情,以一个年纪比这里的同学大两岁的思维思考着。

    但为了成为一名剑士,成为自己从小就一直憧憬着的伟大剑士,这又是算得不了什么呢,同学,以后还会见到的。

    随着晌午的来到,业高也是从他那陶醉的神情回来,重重的咳了一声,教室安静下来后缓缓地道“明天整个学院放假一天,大家记得告诉自己家里人,没事的话也不要乱跑”

    “明天是‘先’塔开启的日子,这对你们来说,说远也不远,说近也不近。你们的学长学姐明天就要毕业了,今天是他们的最后一课。我们之中也出了一个凌风,如果你们都是凌风的话,今天这最后一课就该到你们了,只不过今天这最后一课是属于凌风的。为师也是希望属于你们,只是得两年后了”说完看向窗边的凌风,一众人等视线也是射去,眼里满是羡慕。只是他们想不到此时的凌风是何等沉重的心情来对待这些视线,可能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因为凌风也是一脸微笑的扫视着大家的视野焦点。

    “你们都是我最重要的学生,为师有你们而感到自豪,凌风天资上会有些不同,但他和你们是一样的,那就是你们都是我这个老头的学生”

    “今天是凌风的最后一课,大家都好好祝福他吧,”说完看向凌风问道“我让你准备的东西都弄好了吧”

    凌风点了点头。听着这话,业高意味深长的看了凌风。

    “今日课就到此吧,下午演习取消。学院放你们一天假,我放你们一天半的假”业高看着这欢欣鼓舞的小伙子们,眉头也是微微一笑,而看向凌风时却带着点常人难以察觉的一丝担忧。

    “去吧!”

    ...

    天届院子,内堂。

    “你们是我教过的最差的学生,当然也是我倾尽心力最多的一届学生,你们在这里在这个内堂之内或许是佼佼者,但是,这个大陆没你们想得那么简单。这个世界比你们想的要残酷!不要以为自己明天过后就是一名剑士而骄傲自满,不要以为自己成了一名剑士之后就狂妄自大,这个世界没你们这么幼稚!”

    “你们要做好十二万分准备!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你们将要面对的不仅仅是身为一名剑士所要面对的·!将来还要面对身为这个大陆之人所要面对的!”

    “你们必须要有绝对的觉悟!随时做好牺牲的准备!坚定你心中所信奉的信念!坚守你认为的自己的剑道!”刘观水喘着粗气厉喝道。

    缓了缓气“剑士之间的争斗不是像以往那样拿着木剑过家家,而是生死之战!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你们剑士之路还很长,日后要多加小心”声音渐渐变缓了

    “辉果,以后就得不要老出头,要会收敛;文峰,你天资不错,只要勤加修炼日后巅峰必有你的一席之地;元衡,你重义气,相信以后你会是个优秀的大剑士;白珍,你是女孩子不要老是依赖别人,女孩子更要自立自强一些;刘风,....;张致胜....;....”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甚至有点哽咽。看着情景,不禁落泪,仿佛是雨下到这个天届内堂里。但只是除了听到一些女生一抽一起哭泣声,其余人都是肃静,而一滴一滴的珠状的水滴却是不停的从他们这群青年的眼角流出。这是无声的。人为的下雨了。

    刘观水转过身不去看他们,好一会,淡淡的道“今日的课就到这里,明日塔前我们再会”

    好半响,刘观水拂了拂袖子淡淡的道“去吧!”,我亲爱的学生们。所谓铁汉柔情莫过于此。

    ...

    “娘,业老师说进塔要准备的一些东西,你都弄好了吗”凌风看着林玉良问道。

    “早就弄好了,”说着走进去内室,拿着一柄用黑色长布包裹着的剑。看这样子,凌风眼睛顿时一亮。

    “娘,这是给我的吧!”林玉良笑着点了点头。

    说着这话凌风马上跑过去,就欲拿起剑来看,“风儿”林玉良此时却温柔的开口“我想让你知道一些事,先坐下”

    说完吧缠着布的剑解开。凌风只见到没了布的遮盖之下是一柄全黑色的三尺剑,式样与那些在胡老处看到的标准白刃一般

    “风儿,这是用黑玄铁打造出来的三尺黑刃剑。这是你爹留给你的”听这话凌风顿时一蒙“爹?什么时候跑出来了个爹,他只有娘没有爹”林玉良似乎是知道凌风心中所想,“关于你爹的一些事情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他身负着一些东西,需要远离我们俩,日后等你变得强大起来,你就应该能接触到他了,你也不要怪你爹,有些东西你还不需要知晓”

    凌风是低下了头,从来没有听说过他有个爹,平时只是王乐一直喋喋不休的说着他爹,他只有爹没有娘。好久,凌风才轻轻点了点头。接过递过来的这柄剑,除了意外的极其顺手,他什么也感觉不到。

    夜里的凌风是一片辗转难眠,兴奋着,兴奋着,兴奋着!就为等待东边太阳射出的第一缕阳光。

    他不知何时睡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