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塔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9本章字数:2856字

    一时间,剑大陆所有塔现之地均是升起了一座座的高塔。那直冲天际的光柱刺透了剑大陆所有人烟之地!一道道的光束,点缀着整个剑大陆,若是此时从剑大陆外表层看去,就将会看到那一束束的光柱宛若一颗颗的小亮点,分散着,聚集着,即使是这样猛烈的阳光,这些光束依旧耀眼。这是整个剑大陆的盛事。

    剑大陆,极西之地万国域,泉之国,芝山城。

    在场的众人无一不是满脸感叹状的看着那升起的黑塔。凌风以及天届学员们更是一脸兴奋!跃跃欲试着!

    “真是天造之物!就算是看了这么次,也还是会被它折服”张道雄嘴里喃喃道,心里满是感叹敬服之意,而在场的强者无一不是这般心情!这可是给予他们力量源泉的塔啊!事经这么多年,心里依旧是保持着最大的敬畏!

    这是一座黑色的塔,共九层,九层飞檐和着斑驳的塔身展现的是岁月的痕迹,而整个塔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洪荒的味道,古老而威严,令人不敢轻易亵渎。这是一种对于造物者般的敬畏,一种凌驾于天下的尊威!试问谁敢冒渎!

    刘观水、业高等人也是从这惊叹之意中回神过来,对着凌风和天届学员们喊道“准备!”,而话音一落,塔先前消失的光芒再度爆射出来,这次是从最底层的一个口子里散发出来的,那时一个小门,是那个小门在散发着光芒!

    “走!”刘观水喊道“不要怕,那道光芒是进塔前的第一道试炼,不够资格的人会被反弹出来的,好了,快进去吧”刘观水挥了挥手,只见林文峰、武元衡和一众天届学员缓缓地向着那道光芒走去,凌风和业高相视一眼,点了点头,就欲转身走去,林玉良却是拉住了凌风,低声道“风儿,进塔前,要记住这三句话,........”凌风很快的默读了一遍,猛地点了点头,就头也不回往着那光门走去。

    “全体注意!戒严周围,不得让任何闲杂人等走进塔内丈余!”张道雄看着缓缓走过去的学员们,也是厉声对着守卫的剑士们喝道。而此时的剑士们已是进入了最警戒的状态,不放过任何风吹草动。谁也不敢确定围观的人群有没有祸害分子,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天届学员们都是顺利的进去了,逐渐消失在了那光门,而塔内也是有着一盏盏的灯亮了起来,第一层到第八层从第一位学员进去后都是有着灯亮了起来,只欠第九层,其实人们也是好奇,为什么那第九层的灯总是不亮?

    王乐、一眉等地届学员看着凌风一步步的走近那光门,前面的天届学员都已是全部进去了,业高、刘观水也是满脸不定看着凌风,看着他能否通过光门,这些导师和学生们都是吞了吞口水,心神紧张不已。

    众人只见凌风在触及光门的那一刻,手稍微顿了顿,之后缓缓地进去了,然后全身都是消失在那光门之中。最紧张的一环,倒是被凌风度过了。而在那一刻,凌风分明的感到一个障壁,阻碍着他进去,只是不过一息时间,他便能很顺利能将身体全部触进那光门,然后进去了

    “还好,顺利进去了”塔外的业高倒是松了一口气,刘观水也是点了点头,对于这位地届学员也是颇为欣赏,毕竟如此年纪就能被塔接受,还真是少见,日后定是天纵之才|!林玉良倒是没什么多大波动,凌风能进塔这是当然,那可是她儿子!只是想着塔内的凌风恐怕没那么容易。

    周遭的人群看着凌风进塔的那一刻,就闭上了他们那聒噪的嘴,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再多风凉话也是自取其辱!

    接下来,塔外的人只能做的只有等待,但是对于芝山城的人来说,他们还要时刻提防那不知潜伏何处的危险

    ...

    凌风被塔接受了,此刻的凌风已然是在塔内!

    “好奇怪?这里是塔内吗?怎么不像,从外面看,这塔没那么大吧”凌风看着前方一眼看不尽头的荒原,嘴里喃喃道,“但是四周又是明显的有着黑色塔壁在围绕着,但他前方却是明亮的荒原,这是个什么塔,好奇怪”想着,凌风便往前走,他想走到尽头,看看能不能找到出口。

    这个荒原,异常的奇怪!看不到太阳确实能感受到那不知从何射来的阳光的温度,这种风,也是异常干燥的打在凌风的脸,很快,将近走了一个多时辰的凌风,已是口干舌燥了,在这塔内有着和外面相同的环境设定,一样的温度,一样的体感。咕噜咕噜,这燥热的荒原使得凌风把水喝完了,但凌风依旧是走着,亦步亦趋的向前走着

    此刻塔内的众人,林文峰遇到了冰天雪地,那是刺入骨髓般的寒冷,但是林文峰并没有像凌风那般走,他静坐下来,只是感应,完全不为周遭寒风冻雪所动;武元衡遇到的则是一片繁华的城市,酒池肉林,无数美人,而他也是静坐在那繁华都市的一条大街上,不管不顾周遭的眼光,巍然不动的静坐着;赵辉果遇到了一片森林,他正在采着野果充饥...,其他的天届学员们都是遇到各自不同的情况,这是属于他们各自的试炼。塔外的人只有等待的份儿。

    在塔外的众人,只是焦急的等待,他们能做的都是已经做了,这时候只能靠他们自身了。

    很快,晌午已过,外面看来的塔仍是毫无动静。业高、林玉良等也是不敢分神,看着那塔,而刘观水更是燥耐不已,在广场来回踱步,脸上虽是平静的神色,但行动已然是出卖了他。剑士们坚守着自己的岗位,他们这一环至关重要!而张道雄城主,在场的人里却是找不到他了

    ....

    太阳慢慢的往下掉,柔和的阳光已是从地平线上斜射过来。外面的人在慢慢的等待,日落时分的“先”塔,虽已是少了许多人,守卫着的芝城军剑士一个下午纹丝不动的坚守着自己的岗位。业高、刘观水以及剑医圣手林玉良也是从塔升起的那一刻直到现在都是寸步不离,此时刘观水只是矗立在广场中央,眼睛直直的望着。临近着的夜晚,更是让人不敢有所松懈,夜,通常都是给暗地里的猛兽活动的最好场所。

    此时,塔内的某一梯点,静坐着的林文峰眼睛突然一睁,一咬嘴唇,一口鲜血吐在了那早已平放在膝前的三尺白刃剑,只见鲜血渐渐融入剑身,一阵能量波动剧烈的从剑散发出来,随着剑的变化,林文峰身体也猛然感到一股力量在身体四处游走,充斥着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每一个细胞。林文峰嘴角一翘,感受这全身上下游走着力量,哈哈大笑起来....而后一束光将其罩进,消失在了塔内。

    热闹看够的人群现已是希希松松,忽然!在场人群瞳孔一缩!纷纷望向那沧桑的黑塔,那黑塔光门处在闪烁着,众人只见“先”塔一个空间波动的扭曲,一个身影从那扭曲的空间缓缓走出,

    缓缓地走过来一个青年的身影,那是林文峰,是他第一个完成了“先”塔试炼!众人是松了一口气,终于是有人出来了

    刘观水也是老脸激动,看着那缓缓走前来的林文峰猛地点了点头,“好,好,好,出来就好”差点是老泪纵横满脸,而后“先”塔又是有着动静,接着出来的是武元衡,他是第二个、

    “没想到又是被你领先了”看着早先出来的林文峰,武元衡也是不服,他这万年老二当的可久了!接着是看向刘观水,刘观水也是近乎林文峰出来时表情,一个劲的好。此刻的刘观水满是激动,以往的那位严师模样早已不存,他只是像对着自己貌似久别已久的孩子一样,满是激动。

    接着,一个又一个的身影走了出来,纷纷簇拥着刘观水,刘观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可谓无言胜有言,一阵欢喜是响彻在这广场,芝城军剑士们看到也是欣慰异常,因为当初的他们也是这般。陆陆续续的人影之中,却还没有凌风身影,业高看着这些天届学员满是高兴,但想到自己的学生还没出来就不免一阵阵的担心。林玉良此刻也是面色凝重,她没从这些新的小见习剑士中,找到自己孩儿的身影。

    而凌风,还在塔内,无止境的走着...

    然而,夜,已然降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