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悲剧的出塔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9本章字数:2845字

    这里是一片火海,火红的亮光照亮了芝山城的每一个角落,似乎是要让得住在这里的人无所遁形,但是在这火光中能够自由穿梭来去自如的已不是往夜的人儿,现在是那黑影们的天下!

    一个个穿着黑色袍子,使着单刃武器,脸上插着黑棒的魔鬼一样的年轻脸,而这些就是黑影们的特征。

    似乎到处都是震彻云霄的爆炸声;碎片,房屋的碎片,尸体,那些普通民众的尸体;血,红到极致的鲜血;魔鬼,那些魔鬼一样面孔的黑影;这里已成了地狱一般的场景,只有地狱才会出现的场景!

    即使如此,面对着大规模的黑影无处不在的攻势,芝山城的人也并非是任由敌人蹂躏。先前只是被打个措手不及,而这十万之众,也并非想要完全歼灭就能轻而易举的做到的。

    既然如此,不如来个鱼死网破!

    芝山城的居民,在家园被侵,亲人被杀,城市面临灭顶之灾时,此刻,他们展现了大无畏的芝山城剑士的精神!是的,不能手无缚鸡之力的被杀,现在只有反击才有一线希望,坐以待毙只会是灭亡,而他们的希望,托付给后代了

    之前的抵抗与逃亡,迫使的现在的他们就要反击了!

    不知何时,惨叫声逐渐被剑气的波动所引发的震动所取代,城中各处都是开始了激烈的交战,在没有统一领导的情况之下,却是自发形成了一股抵抗之势,这个情境迫使人们抛弃以往的不满与恩怨,团结在了一起!

    此起彼伏的剑气波动不断爆发着,大多数是芝城军剑士的临死一搏,但是也不乏一些非芝城军的剑士。剑士一道人人可以走之,并不取决你是否依附势力,但此刻那些平时隐藏剑士这般救城,也是显示了他们同仇敌忾的一致信念!

    现在芝山城是乱成一锅粥了,不管是芝城军方面亦或是黑影方面,尤其是黑影方面的军队,反而是被这一股突如其来的反击弄得措手不及,这反抗,连那五十万人规模的泉城也不曾有过!

    但既然是打乱了节奏,那就任意而为吧,反正这城市都是要覆灭的,黑影方面毕竟是训练有素,各打个各的反而更有效率。于是,一边是杀红了眼拼命,一边是看着跳梁小丑一般的围堵剿杀。

    任何时候都不要小看一个穷途末路的人,因为当你把他逼到死路之时,他很可能会给你他的临死一击,这一击足以使你大意的失去生命,虽然之后他也活不了,但那穷途末路之人会觉得这是值得的,因为他毕竟是抵得了一个人。

    林玉良离着“先”不出丈余距离,她持剑警戒着周围,而周围已经有着十来个黑影不知死活的倒在地上。她揪心的看着火光冲天的芝山城,咬咬牙,依旧是不离塔身半步。此刻,即使是林玉良也不得不狠心下来,因为在这里还有更重要的人需要她的庇护

    忽然,塔身突然出现异动,时刻感知着的林玉良猛然转头看向“先”,而后是放心下来,微微一笑。她发现塔的第九层的第九盏灯,亮了。

    ...

    此刻,东门的钟楼顶上,那位被称为“大将”的黑影,眼神淡漠的看着这一片火海,忽然,头稍稍一偏,道“什么事?”话音一落,一个黑影单膝跪地,极其恭敬的道“是的,大将,先遣部队在各处行事顺利,只是在遇到一塔时,遇见一位实力较强的女剑士,现已经斩杀多位大校”

    “大尉呢”这位大将是带着怒气的极其冷淡的道

    “额.....”那黑影有点犹豫的道“那女剑士身边有一座极其诡异的塔,在那塔的周围,我等力量均被削弱,恐怕那塔...”

    那大将眉头紧皱一下,思量道“那塔应该是此岸的‘先’塔,如此这般的话....”,随即对着黑影淡淡的道“先退下去,对那塔你们先不要轻举妄动”

    “是!”黑影恭敬的点了点头,身形随即消失。这位大将的黑影也是停留在这钟楼顶上好一会,身形也是消失无踪。

    ...

    此时的业高也已是和对手开打了,那是一个使着橙色能量波动的黑影,同样的也是一柄单刃刀具,其威势之强并不弱于时间的业高,两人同样也是僵持不下。两人散发的能量波动已是将这一带化为废墟,而这一带正是剑学院的区域。

    看着逐渐被毁坏殆尽的剑学院,业高也是不敢含糊,反而是以更强的气势攻向对方,剑气的凌厉程度割裂的空气,仿佛要划破空间一般。

    一击如势如破竹般直直射向黑影,黑影见此也不敢怠慢,若是有心人仔细观看,便能发觉这正是当初业高在课余时交给凌风的那一招一点线,一人一剑成一线。此招在业高这名大剑士的手中使出来,威力无疑是上百倍有余,这并不是普通的剑学院学员菜鸟所能使出的剑招科比的。一击,迅疾凌厉如光线般,转眼是到了黑影眼前!

    黑影是手持白刃刀,用宽阔刀身死死抵住,剑虽是凌厉无比,但就是破不了这柄刀,显然这对手也不是吃素的,这黑影拥有着与业高剑气匹敌的力量。这般僵持持续十数息,遂以业高退去而化,但双方都以对手的强悍而面色凝重,或许稍微放水,死的就是他们其中。但这场战争本就是你死我活的,所谓成王败寇,弱者没有说话的资格,当然也没有生存的资格。

    这里,彷如丛林一般,遵守着弱肉强食的规则,只有强者才能决定这里的一切。此刻的芝山城正是如此!

    业高与那使着橙色能量波动的黑影在对峙着,心想,已是不能拖延。他要开始“化”了

    业高持剑于身前闭目,喃喃数语,一口鲜血吐出,剑身缓缓变形,逐渐的消失周身随之升起蓝色的剑气波动,一股强横的气息从业高天灵盖从天而起,如此数息,业高身上气息已然收敛,手上只剩剑柄。

    眼睛缓缓睁开,目光犀利的看着那前方的黑影。业高剑柄往前一挥,空气中不知何时出现数十支不同形态的铁质武器,随着业高一挥猛然射向那黑影。

    黑影见状也是不慌乱,看见射向而来的铁质武器,一一尽数用手上白刃刀抵挡而下,但是那数量和那攻击力度是在是有点强横,数支武器穿过黑影的刀影防御,直接是将黑影的左肩,大腿割伤,流出滴滴鲜血,手肘之上更是被一支针形武器直接贯穿,待得武器群攻势已完时,那黑影是极为狼狈的满身伤痕,他倒是看高了他自己了,本以为能尽数接下,没想到....

    黑影脸上满是狰狞的看着眼前的业高,手持白刃刀横放,喝道:积!黑影周身橙色波动缓缓升腾,刀身已是变为橙色,这股气势显然不亚于业高先前爆发的那般,业高眯着眼,满是凝重。

    ...

    林玉良依旧是守着“先”不离半步,她感到奇怪,先前一拨拨的黑影攻势在某刻居然是没在过来这“先”塔,好奇怪。想着的这当口,背后“先”塔隐隐有着空间波动。凌风要出来了

    凌风塔内一声大吼“哈哈哈,我凌风也终于是剑士啦!”,但在外面显然是没听到斑点动静,这塔与外界是不同的空间。凌风一声大喊完之后,也是在塔内开始了他成为剑士的第一套三十式剑招,他耍了好一会,越来越觉得他的这把先前尚还是纯黑的白刃剑极为的顺眼,一时间是不肯撒手。但是,一道光柱从塔内射出,将其包裹住了

    “要出去了吗?”凌风任由这道光柱包裹着自己思忖道,脸上是极其兴奋之色。

    正当林玉良背后空间在波动之时,她面前却是缓缓降落了一个黑影。

    林玉良满是警惕的看着这个缓缓降落的黑影,正在凌风出塔竟会出现如此强力之人,这就算是林玉良也不得不极为凝重,目光是不容侵犯的看向那黑影。

    空间波动越来越剧烈,一个少年身影缓缓出现,数息间,身影已是看得清清楚楚,那是凌风!凌风终于出塔了,但是

    出塔后的凌风却是一扫之前那般欢兴雀跃的模样,一脸惊呆的看着这早已成火海的城市,扫视周围,见他娘正以凌风从未见过的战斗姿态背对着他,“娘”随后是一堆尸体,和不远处站立着的黑影

    凌风面色惊骇的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