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个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20本章字数:3451字

    “好重的伤势!”一名少女捂住嘴看着在地上不断起伏,气息粗喘看似昏迷之中的青年。她偶然在这个草丛里发现这个奄奄一息的人

    “嘿,过来!这里有个人”一处山涧,轻灵的女性声音显得格外有刺穿力道。不久,一位年轻少女身后不远处闪来了两位青年,这两位青年一身护甲状,显然是编制中的剑士。

    “小姐”这两位剑士装束的青年弯身向这位少女行礼“有什么事吗?”

    只见少女视线一移,看在了地上那气息不定的人,两位剑士也是看去惊讶的道“小姐,这个青年...”

    “看那样,他伤得好像很重,我们带他回去吧”少女一脸哀求的道

    那两位剑士也是一脸为难,彼此对视一眼道“小姐,这人来路不明,要是贸然将其带回城里,一个不慎,怕是会给城里带来祸患,城主近来也是说不得将不明底细的人带回,这....”

    “你们就行行好吧,城主那边我让我爹去说服他”少女一脸哀求,眼睛就要掉下来了。她是在是不忍心将这人放在这里不管不顾,仿佛这样的话会使她良心不安的。

    “这....”剑士们还在犹豫,但听得少女的父亲回去说服城主,也只好为难的点点头。若是没有少女这般保证,恐怕他们也没有半个胆子肆意将受伤且来路不明的人贸然带回城里。若是一个不小心,带回的是敌人,是个奸细,那这城可就要遭受灭顶之灾啦!尤其眼下大国间的争斗愈演愈烈,大有大战之势,这般谨慎,可少不得!

    这是在20多年前的芝山城里,东区的一处庭院内。

    “我是在哪?敌人呢?其他人怎么样了”业高在看似黑暗的地方,嘴里喃喃道。但逐渐的,眼前突然变亮了,他感觉这是在一处房子之中,开阔的窗户打开着,洒进来无数的光亮把业高眯着的眼睛不断刺亮。

    其中,业高隐隐听到“你看你又这样了,看到路边的乞丐招呼到家里来给他吃,还把那些猫猫狗狗的往家里抱,这次你却是把一个来路不明的重伤者招家里来了!你啊!你....”

    “嘿嘿,爹爹都支持我这么做,张嫂你就别抱怨啦”

    “每次帮你擦屁股的都是我,你这是给我增加工作量啊”

    “哎呀,张嫂...”业高眼睛完全睁开了,此刻是看到一个少女用手臂蹭过一位中年妇女身边,撒娇般道。

    “哎呀,张嫂,你看他醒了”少女走向业高躺着的席上,身影越来越近了,终于是靠近了业高,业高依旧是一副迷糊糊的样子,只见少女微微一笑双眸直直盯着业高的眼睛,好近,都要贴近了

    业高此时说不出话,只是呆呆看着眼前少女那清澈明亮的眼瞳,还是那呆呆一笑,好一会,少女视线移开,却还是盯着业高,身体也是与业高保持间距不像先前那般靠近,这倒是让得业高是松了一口气。对于这少女,现在的他可是没有半点反抗力。

    “小薰,你出来下,把这批木剑看下”突然门外一个声音洪亮的中年男人声音传进屋内。

    “是!那张嫂你照顾下他”这个名叫小薰的少女应和着出去了。

    那张嫂也是一脸不情愿,但却是照顾的滴水不漏,这几天她和小薰两人可是轮流照顾着这个年轻人,虽然嘴上那么说,行动并没有那般刻薄,反而是尽却责任了,尽量的让这年轻人好起来,在张嫂理解看来,这也是让得那年轻人今早滚蛋让自己轻松的最快最有效的方法。

    “你怎么样啦。肚子饿吗,要不要喝水”张嫂声音是那般冷淡,但却是将他最需要的东西都是喊上了,业高嘴唇微微一动,“水...,我想喝水”

    听得这微弱的声音,张嫂手脚麻利的快速倒来一杯水,动作轻盈的将水缓缓灌进业高喉咙,业高满是感激的轻轻道“谢谢”。这声音虽然微弱,但张嫂听得清清楚楚,当即脸是一撇冷冷道“有什么需要就说,身体好了就快点滚”

    业高这声谢谢其实正是触碰到了张嫂的心,这声“谢谢”让得她感觉到这几天的废寝忘食的照顾是值得的,毕竟从没有人对她这样说,也或许是这样才让得张嫂对这这轻微的话语如此敏感吧。

    业高依旧是那副感激的样子,让得张嫂极为的不好意思,这时有着一个中年男子以及一个少女进来了

    那男子依旧是洪亮沉重的声音道“听说你醒了,看来身子板挺硬实的”说起来是哈哈大笑起来,业高刚想其阿里却是发现身体隐隐作痛,那中年男子见状道“不必多礼”听得这话业高也就放弃挣扎了

    父女两走到业高跟前,少女是微微一笑,这男子倒是满意的点点头“看样子,的却是恢复不错,再过几天就可以下床了”说着用手向后方挥了挥,示意让他们俩出去待会。张嫂倒是乖乖的出去,那少女小薰倒是一个小嘴嘟着,有点不满的走出去,她是生怕他爹又要做出什么事了,上次直接把那乞丐是给安排了一份差事,而那些猫猫狗狗则是被他一股脑送给了剑士们。

    但是自己老爹也不会做出什么坏事,这是肯定的。

    见到那两人都出去后只见这位中年男子一个变脸,严肃下来盯着业高,道“你是森火之国的人吧,你的制服上的臂章,还有那柄剑”说着看向同样躺在业高身边的三尺剑

    听言业高也是警惕起来,看到这幅样子的业高,这中年人也是缓解道“你不必担心,只要你无加害之心,我就不会伤害你”看到这般态度,也是松了一口气

    随即缓缓地道“近来大国间摩擦不断,我出来执行任务时,途中遭袭,不得已逃到此处”然后眼神也是一亮,直直盯着这中年男子“放心,我绝无加害之心,能走动后我就离开,绝不会拖累于你们”同样,这中年男子也是目不斜视的看着业高,两两相视数十息,这中年男子一阵洪亮的笑声打破了沉默

    “哈哈哈哈,我相信我自己女儿眼光,她可不会带个坏人回来的”正说着,窗外一个身影是闪掠而进,是个少女,只见这名少女绯红着脸“爹,你说什么!”“哈哈哈”中年男子只是笑

    好一会儿,脸上的红晕消失,试探性的问向他爹“那爹你是同意他留在这里啦?”只见这名中年男子微笑着点了点头,少女顿时乐开了花似的奔上去,搂住那坚实有力的臂膀“我就知道爹爹你不会这么见死不救的”一阵少女的嬉笑声在这间厢房荡漾,同时业高也是庆幸捡了一条命。......

    一晃几日便过了,这几天,张嫂以及这个名叫小薰的少女无微不至的照顾业高,业高颇为的感动。他从心里觉得,这少女会救自己纯粹是那满腔的好心与那大无畏般的天真无邪,试问谁人会平白无故的救起一个重伤近死的人呢?!还毫无保留的付出自己的时间与精力的照顾...

    “你可以下床啦”少女看着脸色依旧苍白但可以自我行动的业高,在庭院的一角喊道,业高只是点了点头,少女踏着轻盈脚步走上前来,用那明亮的大眼睛上下打量着业高,一脸正经的点了点头“嗯,看起来的确是比一个礼拜前好多了”

    业高面对这般打量也是一脸不好意思,轻轻的道了一声“谢谢”,少女听言也是一笑,不言语。她乐在其中的,就像这般帮了别人后得到一声感谢时就是她最大的满足。她享受其中,这样的帮助别人就像是自己乐趣似得。

    业高也是对着少女满怀兴致,为什么这少女总是一脸笑容,为什么总是这样能够旁若无人的微笑,而这般笑容总是触动着许多人的心,感染着周围的人,这是一股奇妙的力量,仅仅是微笑,就能在某个瞬间救赎某个人,当然这也是包括了业高。

    两人在一处房檐下坐了下来,看着天上白云和西下的太阳,这让得业高舒服多了,不仅仅这天气,更有旁边的时刻的笑容;只是业高不久后就要离开这里了

    “过两天,我就准备离开了”业高淡淡的道

    “为什么?待在这里不好吗,何况你伤势还没好呢”

    “我的国家,我的同伴,他们还需要我”

    “你知道吗?每个人都有着每个人要干的事情,每个人都有着每个人的故事”少女小薰看着那缓缓飘过的白云微笑着“我知道你迟早都要走,挽留你也是徒劳,所以,你就去干你的事吧,我还会在这里的,你继续的你的冒险,我也要继续我的故事。离别什么的,人生不总是这般吗?

    “我应该会在这里当个老师吧,在这里教那些可爱的学生,在这里继续我的乐趣,我要让他们像我一样”

    “你呢,也要好好活着,你这条命可是我救!可不许再像在那山涧跟死鱼一般啦”说着,小薰脸上一股戏谑的看向业高,微微一笑。

    ....

    看着这海啸般的焰火,业高想起了那个用行动与笑容拯救了自己的少女,至今的他仍不能忘却,现在的他也要与她相见了,不知这次相见,她会不会原谅自己呢?希望会吧,不然自己这些年在这芝山城可就是空度了。

    原谅之后呢,会和好如初吧,他想应该会,那时的他并没有自己的意志,因为那时的他怎么也是想不到自己会再次率队来这极西之地,更没想到在那纷乱的战场中会出现她的身影,后悔着,他一直后悔着,看着那可人儿在那波袭击中微笑着毫无畏惧,看着那一幕痛恨自己是何等无力!

    所以,业高是为了她,践行她的乐趣来到这芝山城,这些年,业高抛托了一切,整整一个烂好人!当起了老师,这一当就是20年。他庆幸那场大战中活了下来,让他活到现在,他也在后悔,痛恨,想要补偿些什么

    “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够不够,这一点微不足道的补偿....小薰......”业高微微一笑,不像是赴死的人,而是一个胜利者般的姿态在俯视着

    “凌风,要活下去!”

    火的海啸吞噬了业高,说过之处,尽化灰烬.....这火焰直直将这芝山城烧毁大半,径直冲向了城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