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堕落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20本章字数:2860字

    朽月时分的索索凉风不断从那间隙吹来,这朽月要现出它的峥嵘了,它该有的本色,秋也是随之而来了。那头顶上的太阳似乎并没有给这阴凉底下带来丝丝热气,反而是倍加的凉快,那炎热并没有在这树底下肆虐畅所欲行,这里成了他们的禁地,是阴凉的主宰。因为有着这些高大的树。

    树荫之下,两道人影

    “这里稍稍安全,那些人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这里来。你还是吃点吧,睡一下也行,再怎么样也要吃点,接下来还有还长的路要走呢”吴熊捡起那块干粮,同时递给凌风的还有一筒水,“来,听话”;;凌风依旧是把头埋进双膝之间,不理不睬。

    看着模样,吴熊也是轻叹了一口气,拿着水和干粮在凌风旁边坐下,缓缓地道“我知道你恨我,但是,我情愿让你恨我,再也么样也好,总之你的活着”

    “那种情况下,只要稍稍迟疑一步,我们都会死,叔我没用,不能救出你那朋友”吴熊是一脸自责的模样,心里也是暗暗地痛恨自己,恨自己的无力恨自己无能

    “凌风,你娘她很勇敢,仅仅是为了你,你现在可不能辜负她的期望,你得活下去,叔我就算豁出性命也会保护你的,不会让你死在我前面....”

    吴熊那憨厚的态度,那温和带点沙哑的话语,在凌风听来就像是蜜蜂嗡嗡的不停在吵闹,陷入意识旋涡的他一直在徘徊,尤其是嗡嗡的叫声,他感觉他的脑袋快要爆炸了,一时间竟然什么都是想不起来,脑袋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脑袋嗡个不停的一直在响,好烦,好难受

    凌风抱紧了他的脑袋,“啊..............!!!!”一个撕裂了的喊叫声在这古老幽静的树林里不断回响,那般凄厉,让得人感觉到是迷失了的野兽在寻找妈妈一般,找不到家了

    “不好!怎么会!???”吴熊大喊一声,事情怎么又是这样,先前失去意识现在是真正的精神崩溃了,“不行,在这样下去,就要意识紊乱了!”吴熊想罢也是当机立断,立刻反手往凌风后脑一拍,只见凌风受了这一击,头脑顿时一震,身体蜷缩状往一旁倒了下去,“抱歉,再这样下去的话,只能打晕你了”

    吴熊面带歉意的看着倒在一旁的凌风,而后脱下一件上衣,轻轻的盖在凌风那瘦小单薄的身躯,此时的凌风蜷缩状的身体,毫无一丝生气,那宽大的上衣,立马就把他的全身包裹进去了,原来凌风这么瘦弱...

    ...

    然而,这极西之地已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黑影军团在侵占近三分之一的万国域后竟是莫名的停手,这停手给予了这万国的百姓以逃生之机。先前面对着死亡的威胁,现在面对的是那逃难的险恶。

    一大波一大波的人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北有高原的天险阻挡,南边是炎热的贫瘠之地,这万国域的人不一而同的想到往东去,往那个富庶的五大国之一的森火之国去。没错,那个国家那么强大,疆域那么宽广,我们这么点人肯定能有这容身之处。

    人们迫切的赶往那被他们视为新乐园的中央之城。

    携家带口,大大小小的包袱,扛在肩上,挪上后背,单手拖着,一路上烟尘滚滚。这是逃难的人民,昨日是那恐慌惧怕的茫然神情,今天就已然是迫切盼望美好愿景的不断憧憬。这群人,虽然满身看去脏兮兮,脸上满是灰尘与泥土,背着大包裹,拖家带口,还不忘那条黄狗,一路往东走去

    这些是可悲的人儿,被迫离开家园,在遭受战火的侵扰的无力与彷徨之后,他们只能逃,在现实的压迫之下,在死亡的威胁之下,只能逃往别处,即使前方是那未知的世界,但总是比在那里等待死亡还要来得好。

    那已不见身影的黑影军团消失在了这些人的视线之内,让得这百万之众以浩浩荡荡的气势奔向那他们梦想的新乐园,只是前路艰辛,而且因为一条河,他们停下来了

    ....

    这里是一片浓荫,已是晌午了却丝毫不觉热,全是托这高大树荫的福。“差不多是时候了”吴熊正襟危坐的模样,霎时睁开了那通红的双眼,只是没想到他这一寐已是寐道晌午,即使一直警觉着,却也是丝毫没感到这时间的快速流动,一闭上眼就是到了晌午,光阴似箭岁月如梭?

    吴熊用那那疲劳的眼,看向一旁的凌风,眼里满是担忧,时间不容的他再在这里待下去了,说不定那些人又会再度袭来,到时真的是走都走不了了。

    吴熊站起身来,活动了下筋骨又吃了些干粮,喝了些水;他很想让凌风吃些东西喝些水,看着凌风背后那把被布包裹着的剑,吴熊再度怅惘起来,也是可伶起来,这个年纪成为剑士,未来一定就是天骄,没想到却是遭遇这般变故“这孩子,也真是命苦,其偏偏是在这偏僻的地方”

    叹息间,吴熊扶起凌风,把包裹重新给他系上,又是再度的将那柄剑绑稳在他身上。“咦?”突然吴熊感到这剑不对劲,使劲的眨了眨眼,再度看向那柄剑“好奇怪,错觉吗?怎么感觉这剑好似变小了”吴熊诧异道,再度仔细观察,凝视那剑好久,虽然是一肚子的疑问,但是这会儿看了这么久都没什么变化,“看来是眼花了”

    吴熊不再把凌风扛在肩上,而是将他背在自己身上,凌风则背着那个包裹和那把剑,两人就这样准备继续逃离了。吴熊脚尖一点,脚底带着些许剑气,一掠上树的枝干,快速向着先前太阳升起的方向掠去。

    很快,以吴熊剑士的脚力,这两个人掠出了树林,虽然用了将近2个时辰,说起来这树林也真是大的可怕,极其的寂静,吴熊的全力奔走之下,也要用近2个时辰穿越着古树林的西南一角,着实可怕。

    前面是一座又一座的丘陵组成的低矮山脉,杂草凌乱的肆意生长夹杂着稀稀落落的矮矮灌木丛,看去就像是一片又一片的被废弃了的荒田,若是有人耕种的话,肯定又是一个粮食基地,只是此地荒无人烟,能辨别处有点人的痕迹的就是那条斗折蛇行般看不见尽头的小小道路。

    吴熊背着凌风,已不再是拼命赶路,凌风一直昏睡,可不能像在树林中那般奔波,况且他也得休息,于是吴熊就这样走了起来,虽然从容缓慢,但他也不敢丝毫有所松懈。

    两人一直从从容容的走到了日落时分,又是入夜了

    凌风依旧没醒过来,幸好他那微弱的气息让得吴熊感觉他还活着,在找到了一处隐蔽灌木丛后,吴熊放下凌风,看到从早上到现在依旧这般的凌风,吴熊除了担心之外什么也不会,他既不是剑医,对于教导见习剑士又不知如何教导,他只能静待凌风醒来。

    “嗯?!!”突然,吴熊看向凌风的背后,吴熊发现凌风背后的那柄剑,原先包裹着剑的布空了一截出来,“怎么回事”见状吴熊也是一惊,他可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剑竟然自己自动的在变小?!

    吴熊从凌风解下那柄剑,仔细端详,“果然!变小了”吴熊发出这一声惊骇之声,眼里满是惊讶的看向一旁依旧昏睡不醒的凌风,他很想做点什么,却又是什么都做不了,也不知道怎么做。

    他只能是一旁看着,夜色撒下来,月光被厚重的云遮住投不出一丝光亮,今夜静悄悄的;吴熊看向那漆黑天空,想到昨晚,想到自己的苟且,想到自己的兄弟们,心里是一阵不停的痛楚,低下头来,转向看着那可伶的凌风,慢慢地,看着那有着瘦小身躯在地上蜷缩着身体的少年,吴熊忽然鼻子却是一酸,胸膛抽噎起来,眼眶不断的流出滴状的液体.......在这个夜里,在这个荒芜人烟的地方,一个大男人正在为一座城和一个少年默默的哭泣着...

    这就是所谓人最脆弱的时候就是在夜晚吧;夜,能把一个壮汉折磨成一个小孩在哭泣,让得他有地倾诉;夜,能把人推向内心的深渊,直达那最敏感之地;夜,同时也是人在这一天中诠释自己的最好时刻,能够毫无保留的尽情发泄

    当阳光从东边的地平线缓缓升起之时,新的一天又将开始了,而等待凌风又将会是什么呢...

    他已经快要经受不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