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男孩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20本章字数:3388字

    巨大的漩涡在快速旋转,数息间就已接近了这商船的左舷,原本可以顺利的掉头,却被一群菜鸟水手生生拉进了死亡的漩涡。很快,那名为“奇流”的漩涡以其巨大的扭力在接近着,很快是触碰到了船体

    那木质船体在这无法抵挡的不可抗力之下,很快是破碎,船上满是惊慌满是惊慌失措,想跳船?那巨大的漩涡就在下方,跳进去死得更快,但是在船上,拿船体吱吱呀呀的碎裂声已经是在震动着

    喊叫声四起

    左舷船体随着漩涡的撕扯不断飞出块块碎片,左舷已经是露出出里内船舱看,人群往右弦靠拢,但是这反而是加速了船的倾覆

    “啊!救命啊!我给你钱,给你钱!“此时的人依旧是在期望着救命恩人,只是这种绝望的念想只是单方面而已。在这个乱世,在这个极西之地,在这条凶险的河中,根本不会有人来救他们

    只十息间,船体已是被毁了大半,船体已是被那漩涡拖进那嗜血无度的“奇流”,那掉落大半的人在一种无言的绝望与不甘之中被河水吞噬,再度是漩涡收了他们

    船不断解体,那奇流在吞噬了更多船体之后反而是更加疯狂,那原本只十丈见方的漩涡变短变大,现已是超越了先前数倍的规模,足足是数十丈!!

    在这不可抗力,这等强大的破坏力面前,做什么都是徒劳,这只能是等待死亡的降临,或等待幸运之神的眷顾了,在自然面前,人力无法抗拒。

    船体已是解体,在一刻钟的撕拉乱扯之后。这个突然的奇流只不过是这条庞大极长的天河某一天的突然兴起,死了多少人,活下来多少人,这都无关于事。喊叫声在一科钟之后完全消失,而这狂暴的奇流,也是在半响之后消失无踪,好像是从未发生过什么事一样。在这个天朗气清的晴日,毫无预兆的发生了这个毁船事件,这只不是过是这条河的一角而已,其中的人们和那商船被卷进这通往未知世界的漩涡之中,这是生死存亡的时候

    其中的凌风不知何时随着船的解体掉进河里,伴随着拉扯被吞进了“奇流”漩涡。在这些饱经磨难的人们面前,有着多少人是尸骨无存,又有着多少人是被永远湮灭于河底,又有多少人得以幸运之神的眷顾而苟延残喘着

    但这对于凌风这场灾难可能是他命运中的一大幸事,因为他那发热的脑袋在掉进河里的那一刻顿然冷静了,在触碰到河水的那一刻,他感觉到自己是回过来了,至少不会是那么痛,也不会那般徘徊。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将往何处,但是隐隐的他感觉到:自己要活下去!

    是的,活下去才有希望,活下去才能领略生命的精彩;活下去!不断在人生的道路上披荆斩棘,人生的意义不就是不断克服困难的不断挑战自我的过程体现的吗?!

    在这剑大陆极西之地,天纵之河,其中一段,一位少年正在经历他人生自我克服的第一道坎,但能不能有活着的条件去克服这困难,还得有着运气。

    还好,一个少年运气似乎不差,在这个异常庞大的突然奇流,这名少年活下来了

    ...

    而一个时辰之前,在这艘船先前靠岸的地方,那聚集这人山人海的地方,拥挤已不是这里的常态了,那里的正在轰轰烈烈的砍倒树木造舟,此刻是抢着那些木材,那些用以造舟的木材

    人的欲望总是无止境的,一定时期索取贪婪的索取,不知节制,而到了另一个时期,则是另一种贪婪,这是自私的。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罢了

    在那艘商船走后不久,一艘艘临时拼凑的小舟,一些粗制滥造勉强航行的小舟,一艘艘的下水了,往着那安全之地划去,只是他们前途未卜

    ...

    平静的河面之下,隐藏这一股凶猛的的野兽,一个螺旋暗流在这深不见底的河下面快速穿梭着,那堪比猎豹一般的速度,使得平静的河面之下重又卷起滚滚暗流,而这龙卷一般的野兽,细细一看那还带着一些木头碎片,再往这水龙一看活血还夹杂活人的踪迹。

    不是多久,这奇流在穿梭了多久,而在一处拐弯处,将一些夹杂在其体内的东西是吐了出来,那好像是个人...

    一处·浅滩。

    那里远远看去,好像是个人,是个少年!少年正在蜷缩这身子趴在浅滩,脸是侧着紧贴那河沙之上,还活着吗?

    过了好像很久,那个少年身影似乎是蠕动了一下,看似动了一下,而好久却没任何动作

    “这是哪里?怎么了,水呢,不见了吗”凌风眼睛里逐渐慢慢的出现了一丝丝的光线,这甚是刺眼。

    凌风睁开了双眼,他拖着疲累的身躯缓缓升起半身,看着周身陡然变换的一切,他活过来了,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下,他那本已踏上船板的脚此刻是触碰着地面,他吃力的缓缓站起身来,随身的包裹如影随形的紧贴着他的身体

    此刻,这个地方已不再是一片晴朗,天上的黑云正在沉沉压着,是那亮白的云片透出的光亮把凌风从一种沉沦的状态中唤醒。对于凌风,他原本正经历的异常激烈的战争,被这突如其来的水给冲灭了,凌风既没有堕落到极致,也没有涅槃重生,此刻的他依旧是行将就木的活着。

    凌风看看周遭,他缓缓站立起来的地方是一片浅滩,浅滩之上满是沙子。他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浅滩上昏睡了多久,但是他还活着。

    矗立好久,凌风终于是动身了。他不知道去哪,也不知道往哪里去。他貌似失去了所有记忆,被那洪水冲走的不仅是精神的战争还连带着一众无法忘却的记忆

    凌风沿着浅滩走了好久。他不知道此时何处,浅滩的那一边还会不会有危险,他只是在本能的往前走。沙子的地面好长好长,逐渐在凌风面前出现了一些木的碎片,一些更大的木块出现了在凌风的视线,很快,一个小舟的残骸在凌风面前的十余丈处,凌风只是眼无神采的看着这些残骸木头,他有点好奇,眼睛四望,打量着搜寻着东西。

    凌风越过面前那个大块的小周残骸,他涉水绕过残骸,小心翼翼的,生怕再度掉进水中,虽然他已是浑身湿透,而在着个压抑的乌云之下保持着湿湿滑滑的感觉,让得他是凌风是不敢再碰湿衣服,他像个孩子一样。

    在他翻越那残骸之后,他的视线四处搜寻着,搜寻着,在不远处,他看到了一个小孩,“睡着了吗”凌风想到

    凌风也是缓缓走上前去,他虽已是精疲力尽,却为看到一个小孩有点兴奋雀跃,他走了这么久也可以找上了一个伙伴了,但是,他以为的伙伴此时却是不会动

    快要走近的凌风喊道“喂!你在那里干什么,想要和我一起走吗”凌风是这般喊道,待得走近这小孩时,他便不敢再靠近了。

    凌风淡漠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那位小孩。泪水不知不觉的又流下来了,毫无征兆的流下来了。“欸,好奇怪,眼睛里怎么自己流出水来了”凌风用手擦了擦眼睛,手在动,眼睛视线丝毫不离眼前的小孩一寸。手是拼命擦着,但那泪水就是止不住,怎么也止不住。

    在凌风面前的是一个小男孩,小男孩头指着水的那一边整个身躯伏贴着店面,小小的脸蛋沾满了沙子;一件小小的贴身红衣服,小短裤子和一双小黄鞋,是已全湿透了

    这个小男孩一定很爱笑,不然绝不会穿着这么充满活力的衣服的,只是他已是不能笑了。他身上已是没有生命的迹象,他一个人孤零零的,除过在这里呆然站着的凌风,周遭没有其他人的存在。凌风像是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一般,眼角的水依旧是止不住

    孤零零的一个人,小男孩是,凌风也是,只是这两个已是不在同一个世界。小男孩去了别处,在别处正哈哈的笑着,凌风看不见他的笑容,他只看到眼前的一具尸体,止也止不住的泪水在流淌而下,却听不得任何哭喊声音,这是无言的哭泣。有那么一刻,凌风的心好痛好痛,感觉到被针刺一般,但是他又是哭喊不起来,任那止不住的泪水奔流。

    这是一种同病相怜的共通,仿佛看到另一个自己的凌风,在此产生了一种无法言喻的共鸣。

    小男孩睡着了,睡得很香,睡得没人能再惊扰他,他可以很安详的美美的睡上一个大觉,只是再也醒不来了。

    这是世人的悲剧,战争的残余物。总是这般自私的人,此刻会将一切都归罪于战争,而战争却也是最初源于他们自身,试问这小男孩在茫然无助的用一艘前途未卜的小舟逃离之时,世人在哪呢。如果这个小男孩的悲剧是战争造成的,那制造战争的又是谁?人的欲望是无穷尽的,在某个时刻,正义会变成不正义,邪恶也能自诩为光明,人只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战争的本质是贪婪,打着某种旗号的战争只是在尽自己之欲,而反抗者有能力的反抗则是一种再尽欲,孰对孰错,真的要打过一场才见分晓;而承受者只能是默默承受两方所造成的苦果

    当这世上的人们能够真正相互理解之时,战争或许就没有了,这小男孩或许就会继续的笑着,但是总有着人幸灾乐祸事不关己,唯恐天下不乱,这到头来灾祸终将会降临到他们自己头上。人在做他们的上帝也在看着呢

    事后的评论也只不过是马后炮而已,上不得台面。

    凌风在这小男孩面前站立了好久好久,期间泪水未停过,不知何时他沉默的离开了,在一处凹岸,他找到了一条小径,而后拖着疲累的身体不知疲倦的往前走去

    在凌风走后,小男孩睡着的这片地方,天上的黑云压到了地面,瓢泼大雨不间断的倾泻而下,水滴不断在敲打着这个小男孩的小小身躯,仿佛把他叫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