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乞讨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20本章字数:2995字

    “切,一群穷乡下佬”

    在天一亮告示贴出后,看到人群纷纷往东去了,守城剑士们一口嘴里暗暗地骂道。随着流浪大军在初阳升起的一个时辰内都渐渐走了,这些守城剑士也是颇为不耐,脸上满是不屑,心里早已是喊天骂地,随后不久,这些剑士们互相埋怨道:

    “这些个土包子们”

    “唉,走了,看来今天是没有什么外快得啦,回去喝酒吧”

    “有没有派些人去前面去查探难民流经过的地方啊”

    “去过了暂时还没呢,看来今天是白忙活一场”

    “这些人可是不像之前那些,这群明摆着是属于没有受到袭击的地区,应该是收到消息,被迫迁离的”

    “算了,回去喝酒去”

    “等等!”一名看似是这群流氓剑士头领的剑士喊了一下,只见一位少年正想着城门这边走来

    少年走到城门边,前面是流氓剑士们,意欲进城的样子

    领头的剑士一脸贪婪的搓搓手问道“小子,有没有钱啊,有钱才能进城哦”只见凌风摇了摇头,剑道这般反应那领头剑士立马是收敛满脸的笑容,脸上是一股怒状,正欲发狂的这位领头剑士面前却是突然伸出了一只手,把这个将发狂的手下拦了下来

    “算了,走吧”这是那位头领地位的中年剑士伸出的手,拦了下来之后是面色严肃的道。只见这位头领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凌风,与凌风注视好久,之后是转身我那个城门口走去

    “小子,算你好运”先前领头的剑士扔下了这句话之后是跟着进去;“小子,这城门日落之时就会关的咯,天亮就会开了”一个看似和煦的殿后的剑士看似好心的提醒道

    凌风是一脸淡漠的看着这些剑士对他指指点点,丝毫不在意的,也不管不顾;但在他心里总有这一种感觉,这些剑士让得他有种似曾相识,好像之前在哪里见过类似的,却又想不起来

    凌风进城了,这座城市是看似破烂倒也还是有模有样的,街道上还是挺多商贩,除过城门的那群大煞风景的流氓给这座城一个小小的污点以外,这城总体上还是很繁华的

    他一个人走在这城里,贩卖声叫卖声随处可听,凌风好奇的打量着这周遭的一切,就像是一个未见过世面的农村人进城一般,倘若说没见过也不至于他也算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

    这里是一片和平,突然走着走着的凌风肚子在叫了,他一脸饥饿相的看着那些让人流口水的包子、馒头、肉串、烤鸡,嘴里不断的吞咽着口水,努力不让自己去看那些让他直流口水的食物,他匆匆走开,他没有钱

    那些摊贩是热情的叫和,但一看到这一身脏兮兮的小乞丐样的凌风,眼里就满是警惕,想警戒着老鼠一般的猫,时刻提防着这只脚步匆匆的“老鼠”

    凌风没看到这些射向自己的目光是怎样的一回事,他只知道肚子饿了,但内心深处那潜藏着深埋着的那可脆弱极致的·良心死死的逼迫着他不能去干那等不耻苟且之事。他不能偷,他不能抢,假使他有足够的能耐去偷去抢,他也不能够。凌风固执的认为他不能这样做,因为这样做了就会有惩罚,这样做了就会被骂的。这般想着,凌风脑海里却是出现了一个黑影,那个模糊的黑影...

    一想到此处,他就头痛,走出了那美食充盈的街区,凌风蹲在一个角落里,那般蜷缩着身躯,紧紧的用力抓着头,好一会待得头痛消失后,他再度茫然起来了

    他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凌风站起身来,良久,空白的脑袋回忆起从看到那个小男孩开始到得现在,“是啊,我肚子饿了”想着,四处观望,扫视有什么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

    不远处,一个较大圆形的垃圾桶上,苍蝇乱飞,凌风注视了好久,他的肚子在咕咕叫着;正巧,那垃圾桶旁的一扇木门忽的打开,只见出来了一个青年,一身厨师装束,手里提着一桶东西,凌风看着那位厨师青年把手上那通厨余倒进了苍蝇漫天早已塞满的垃圾桶内,顺着凌风的视线,那厨师也是投以凌风一个莫名的眼神,那时一种蔑视,随后转身重重拉上那道木门

    凌风迫于饥饿的求索,一股本能的饿死鬼状态是扑了过去,正当过去之时,一个黑影般的不知名东西是迅速掠过这边,凌风眼角一觉,闪过那道带着凌厉杀气的一抓,两个对视着

    在凌风面前的是一条全身斑驳伤痕带着块块破皮的尚未成年的黑狗,这是一条有经历的狗,明眼人一看就会是这么觉得,刚才那般伏击,凌风已是明白了它的来意。

    凌风在它的地盘上和它这个主人抢吃,已经是侵犯它了。这好比一头在此盘踞已久的雄狮每到一定时候就来享受一顿大餐,而此时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这是不能容忍的。

    这条狗此时面对着比平时还要庞大许多倍的对手,它龇牙咧嘴,嘴里不断滴着那粘稠的唾液,嘴里发出阵阵低沉的哮哄声,即使面对这般的对手,这条狗也不曾退怯,它要战这个人类!

    凌风看到这般凶狠的狗,心里是一阵发麻,隐隐产生了退意,但是饥饿在驱使他不能怂!凌风也一副不肯退让怒目而视,一人一狗,两两对峙着。

    许久,凌风未动,狗亦未动,这是在比拼耐心吗?但很快僵局就被打破了;天空闪过一丝光亮的白线,一阵轰鸣雷声响彻这片天地,此时凌风背着突如其来的雷鸣声是惊吓了一跳,在他们对峙之时,这片天是以变了

    正当其时,这只身经百战的狗抓住凌风这疏忽的空隙,当头是快速向前方那人类张着大口扑去!凌风惊吓之余猛一回头,只见一个血盆大口般的狼嘴呲着牙对着自己扑来,脸上是一阵惊恐,条件反射般的往左闪去,凌风拔腿跑了

    扑空了的黑狗也是在地面跑了好一小会,卸去推力,望着那落荒而逃的人类,身形一动,跳上那“盆满锅满”的垃圾桶,蒙着头找寻起来。这狗对于那康贝逃窜的凌风既没有嘲笑也没有幸灾乐祸,只是淡淡一劈,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继续享受这每日的“大餐”,即使天下了起了雨

    凌风跑到了另一条小巷,一条空荡荡的小巷,嘴里喘着粗气,脸上还未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而震惊着,他没有想到自己在饥饿的支持也这么不堪一击。逃掉了,肚子就不能饱了。凌风眼神落寞的抬头看着那黑压压的天空,张开嘴,用嘴去接着不断倾泻而下的雨水,他想喝饱了再去。

    但是他在这条小巷里睡着了,直到一束从巷**来的阳光将他从那熟睡热醒。他决意要去和那条狗一争高下!但一想到那条恐怖的黑狗那般模样,他又不想去了

    “不行我要去,去把那烂狗打一顿”“还是算了吧,那条狗那么可怕,万一身上还带着什么有毒的东西就不好了”“我怎么能输给一条狗呢?”“算了,别招惹了,那狗惹不起”......

    凌风最终没有再去那条巷子,他走到大街上,他已经想到了一个生存的好主意,他沿着街边走,走过一条巷子时,看到一条黑狗正趴在那圆形垃圾桶上津津有味的吃着,凌风没有进去巷子,绕过巷子,走到了一家客栈门口

    客栈门口站立的小二,一看到这小乞丐,就是一脸嫌弃的别过脸去

    “那个,请问你这里招不招店里的小二”

    “工资不打紧,只管吃喝就好了”凌风小心翼翼的向着这位别过脸去的小二问道

    “没有!没有!到别处去,别妨碍我们这做生意”

    “去去去!”这店小二向着外边挥了挥手,脸上一脸不情愿,连搭凌风的话都极端不情愿

    凌风听言,看到店小二那般模样,心里也是一阵失落“这样啊,打扰了”

    凌风缓缓转身,那身破行头,脸上脏兮兮,衣服破破烂烂,这俨然就是一个乞丐嘛了,凌风过了别家,继续问道,无一不是这般。凌风的好主意在一家家的店小二面前一个接一个的破灭

    他心灰意冷走在街上,低着头,看看周围,看看自己,满是自卑。他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也不知道自己到哪里去,他现在只想填饱自己的肚子而已。走着走着,已是到了街头荒凉的一边

    他看到街的那一边蹲着许多和自己一般模样的人,手里拿着一个烂砵,看到这群人时,凌风很自然而然的就在他们身边蹲下,他在那里蹲下手撑着头沉思着自己

    不知多久,凌风面前是走过一个身影,那身影在凌风面前扔下一个圆形金属,是一个贝特!

    凌风被这突如其来的金属声音一惊,脸上呆呆,看着那枚贝特,手不由自主的拿了起来

    想着,他这是在乞讨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