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5、寒冬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20本章字数:3148字

    瑟瑟寒风不断从北方奔袭而来,这严月携带着奔奔寒流是刮起了寒风下起了小雪。当凌风从那小小的箩筐便缓缓睁眼时,眼前已是雪白一片,头上的布好似一顶巨大的雪帽,戴在了头上。太阳的光线是那么柔和,与着寒冷是多么应景,凌风吧自己包裹里的那几件仅有单薄衣物是披在了身上,而后缓缓起身,拨开箩筐做成的墙,走出巷子,

    这是凌风近月来给自己做的小窝。在发现了这个堆满箩筐的小巷并在这里住过一晚之后,居无定所的凌风暂且把这里做成了自己一个人的家。

    他用那成堆的箩筐都是拆成了一个个,用箩筐堆成四面墙,在四处搜罗了各处的垃圾地方点之后,他得到了一块油布,而凌风便把这布系在箩筐四周,形成了一个避雨的屏障。一些额外的烂布也是堆满了地上,暂且是有了床,凌风没有被子,只有那单薄的衣服暂且是充当被子的功能。这便是凌风现在的家。虽然简陋但却是凌风现时的温暖的港湾了

    凌风不知道自己所属何处,所往哪里,他只知道现在的他只能这样做,这样活着。他没有想过放弃,他只有想着去活,在这个城市这样的活着。

    凌风和那狗的作战一直在持续着,但是这段时间里,垃圾桶所有的残羹剩饭即使是他们任意一方单方面的胜利,他们任意一方也无法填满他们那永远无法填饱的肚子,使得垃圾桶的盛宴正在逐渐变得不丰盛了。

    偶胜偶负,这是凌风和那狗的战斗结果,但凭借着身体上的优势,凌风是胜面更多。今天,凌风胜了,但是在那垃圾桶里找到的食物是如此的少,而凌风正处于长身体的阶段,对于食物的需求基本上是供不应求

    “这点儿,根本不够吃啊”凌风在那“餐桌上”找寻着食物,脑里琢磨着,翻出一块半截面包,正欲往嘴里,凌风眼角却是看到那狗正眼巴巴的看着他。凌风看到那般眼神,突然间是升腾起了某种感情,他心动了。对于凌风这种人来说,在近月来与着条狗生死搏杀之中没有产生感情那是不可能的。而此时对于这狗诉求一般的屈委眼神,凌风一刹那间心就软了

    凌风在找不到其他任何东西了,他走到那狗面前,凌风毫无恶意,而黑狗看到凌风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却是如临大敌,只见凌风把那块不大的面包撕成了两半,扔了过去“拿去吃吧”凌风很慷慨的给了一半,而他自己是完全不够吃的

    而那黑狗看到这食物也是毫不客气的直接一口就进肚子了,那狗眼里水汪汪的,看似要调出泪水来了。吃完后,凌风甩了甩手,走出巷口。凌风预备往其他地方找吃去了

    凌风身上穿着粗布,脸上白白净净,头发垂到了脖颈,看身上衣服像是一乞丐,但其脸上却又不是乞丐的脸,略带俊逸的瘦削脸庞让得他与乞丐是划清了界限。凌风此时是流浪者,自食其力的流浪者,而不是只一味待吃待喝的那些把自己装扮的可怜巴巴的职业乞丐。凌风他自己有手有脚,不必接受他人施舍。某种程度上的他被自己一个伟大的人格在支撑着。

    凌风走在凉飕飕的街上,感觉到背后有点不对劲,转头看去,竟是那黑狗跟来了,看到凌风转头,黑狗也是停下来,昂起头来看着凌风,凌风继续向前走,而狗也是亦步亦趋的跟着凌风。

    “看来这家伙是铁定了跟着我了”凌风看到这般狗的动作,马上就想到了这条先前与他凶狠撕咬的黑狗的来意。凌风与这条黑狗纠缠了这么多天也是有了点感情,他既不愿去伤害这这条狗,但肚子又是饿着,所以他也是不得不为了生存而与之搏斗,但凌风也是放放水,让得这条狗大餐一顿,无论怎样,凌风也不可能敌不过一条狗。如果先前是骇于狗的张牙舞爪,而后来的凌风则是恻隐之心爆棚了

    凌风试想着有条跟班也不错,走路也故意走快,而那狗也不敢走上前去与之并行,一人一狗,一前一后就这样走在空荡的大街之上。

    凌风敏锐的发现,这条街上已是不比他之前来的那般了,现在的泣城清冷多了,或许是因为天气的关系,商户感觉太冷了,不愿开门,但岂有商人有生意不做的道理呢。食物越来越紧缺,天气也是逐渐露出峥嵘,这个冬天怎么样过呢

    凌风沿着大街走了一圈,又走遍了大街小巷,翻遍了很多了垃圾桶,但那丁点食物根本不够填满这一人一狗的两个肚子。凌风因为多了一个跟班,所以也是把食物分了一半给那个跟班。作为老大,照顾小弟也是应该的。而其中,随着凌风不弃前嫌的分发食物给那狗,黑狗也是逐渐拉近了与凌风的距离,虽然没有之前那般远离,但也没有直接是挨上去,总归是保持着一些距离。谁知道这黑色的流浪狗以前经历过什么呢?对于人都这般疏离,而凌风这般照顾也没有得到他的真切对待,这条狗只跟在凌风脚后尺余,而这距离从拉到这里之后就没在近一步。

    一人一狗凑合着过了一天又一天,从之前的你死我活,到如今的携手找食,这一人一狗可谓是波折不断。然而食物越来越少了,这一人一狗有时候一天都完全找不到半点食物填肚。仿佛整座城市都没有了粮食一般

    这是自然。随着西边的供应链中断,几个月的干旱不断加剧,逃难的人群的慌忙逃难又毁掉许多的农作物,无论这座泣城,整个极西之地都面临着食物的匮乏。而泣城的储备早已月余前消耗完了,各家各户都是紧守着自己那点的救命粮,谁还愿意出来卖那点自己都不够吃的生命之源啊!?

    凌风不知自己走了多久,他和那条狗一直在找,一直在找食物。在这个寒冷刺骨的街道上,仿佛世界都是静谧一般什么都没有了,只有白茫茫的一片,白茫茫的一片雪,凌风感觉到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东西了,对了还有一条狗。

    街上没有人,那凛冽的风不断往凌风的四肢百骸猛钻,是一片彻骨的寒,身旁的狗也是眯着眼睛,早已居无定所的它已是把凌风当成了移动的家,凌风在哪,它就在哪。其实,这条小黑狗在它的心中早已是把凌风当成了新一任主人了

    凌风在暴雪中不知走了多久,好像这座城市很大似得,凌风一直都走不动到尽头。皑皑的一片,雪是越下越大,凌风远离了他的那个家,他好像是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嗷喔喔喔喔....

    身边的这条小黑狗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的痛苦叫声,凌风听到这叫声也是感到某种异样的触动,他站立许久,之后王着街道边走去了

    在他心中,这些日子,孤独的他只有这条相爱相杀的黑狗陪着他,它已是他的朋友了。所以为了朋友,为了生存他要去找一件他之前不齿的事,他决定去乞讨了

    是的,低声下气,可怜巴巴的问人要吃的。即使现在的凌风是有着极强的自尊心,但不得不放下姿态了

    凌风走到了一家看起来比较大户人家的门口。他在那里站立许久,知道他头上的一堆雪砸落在他的肩上,他才仿若如梦初醒般深吸了好大一口气

    凌风抬起瑟瑟发抖的手掌,敲了敲门

    好久,凌风再度敲了敲门,力度是加大了

    好久,门终于是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那缝隙仅才够一个人头伸出来而已。一个中年大叔的头伸了出来

    “小鬼,有什么事吗”这是一个不耐烦的声音

    “请问,你有没有吃的,可以分点给我吗?”凌风伸出了一只干裂的手,脸上是摆出久违的笑容。此时的凌风无论谁看来都会在心里有一股莫名的感觉在触动自己的心,但

    这个只探头的中年大叔,听到这话,扫视了一下凌风的全身上下,从门缝伸出手“没有!没有!我才没有多余的食物给你这种小鬼,从哪来的回哪去!走走走!”手是决绝的往外挥了挥

    听到这声音,凌风脸上陡然僵硬,而后门是嘭的一声,关上了

    凌风身体木然的放下了手,低着头,缓缓抬步走开了,狗一直跟着

    路过刚才这户人家的一个窗户时,凌风被一股香味吸引住了,他看到那窗户正放着一篮子还冒着香气的面包,凌风咽了咽口水,突然间一股强烈的饥饿让得凌风想伸手,他鬼鬼祟祟的看了看四周,没人!

    他就欲想伸手去拿,并且想拿完就跑时,一个不知何处而来的罪恶感让的他极为迅速的空着手跑掉了

    凌风低着头,脚步异常沉重的走在异乡的雪地上,身边跟着一条狗;他饿极了,头脑晕乎乎的,四肢无力,眩晕不断在他脑海里旋转,身体左摇右摆,眼看就要倒下了

    嘭!

    凌风倒下了,他感觉好累,好想睡好想睡,眼睛半眯着,黑狗也走了过了,狗身背依着凌风,不断的在摩挲这凌风

    凌风眼睛半睁半掩,“好累,我要睡了”

    ...

    “来,给你”凌风面前突然掉下了一个面包,“嗯?”凌风突然睁大了眼睛,“做梦吗”

    凌风缓缓抬起了头,他隐约分辨出了一个人的身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