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0、悲戚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21本章字数:3515字

    砰砰砰!

    一声声如玻璃般破碎的声音在城墙之内不断响起,站在城墙之上的陆家青年看到距离城墙最近的那面剑墙被瞬间破坏了一个洞而后是飞出了一个人影,“出来了吗?这个少年真是不简单,连三霸引以为豪的剑墙都能给他破个洞”陆家青年嘴里喃喃道,在看了一眼那丈余大小的洞口之后,他就向前掠去跟上凌风

    凌风一边忍着剧痛一边被这小穗向前掠去,他不知道后边何时出现了一个人影,直到那个人影到得凌风数丈余近时,凌风在感觉到一个隐晦的气息之后,他是条件反射的就欲往后攻击,只见得后面的那个青年单手举起,一脸抱歉的样子

    “你没事吧,你可真是了不得,竟然能破掉三霸的剑墙”陆家青年与凌风并排前进,他们此时已是进入了一篇树林,他们就在树枝上向前掠去;在头那个的身旁这个青年的话,凌风并没有回答,他额头正冒着汗,此刻的他全身正在冒着冷汗,他不是不想回话,只是全身的剧烈疼痛让得他勉强的只是吐出了几个字

    “找个地方藏身”,听的这话的陆家青年看了看凌风,就似乎明白了什么,果然和他预想的一样,这个少年果然是出现那种状况。“跟我来,去之前说好的那片竹林”

    说着,青年往稍北一点的地方掠去。凌风背着小穗随后跟上。

    这是一片竹林,无数的细长高竹在此地飘曳着,沙沙沙...

    半个时辰之后,这里的宁静在一个少年的重重的身体撞地声之后,就被打破了。“凌风!”凌风是正一个人正面向地面跌落,他背后的恰好安然无恙的坐在了他的身上,这吓得小穗是急忙从凌风身上下来

    “凌风...”小穗眼泪又出来了,她现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能是跪坐在地上茫然不知所措;“不用担心,就让他好好休息吧”一个青年的声音从后面传来,陆家青年稍微落后一点凌风,在落地之后,他就把背上的冰冷尸体轻轻的放到一边,连带着那只黑色的狗。

    “那个...”小穗不知道凌风怎么的,好好的就这样倒地了,她好怕凌风会..“凌风,凌风这是怎么啦”小穗一脸无助的对着面前这个身上还缠绕着锁链的青年道

    看到这般,这个青年也是走了过来,他轻轻将凌风的身体翻过来,让他正面朝上的躺在这竹叶铺满的地面,“没事,他只是过度释放了而已”

    “过度释放?”小穗一脸疑惑的看着青年,而她面前的这个青年也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疑惑,“你还不知道他是个剑士吧,我想他应该就是去年‘先’塔开启时成为的剑士”

    小穗听着却是略微惊讶的看了看凌风,“成为剑士之后,他应该是经历一些让得他自己进行了精神封锁的事,而就在先前,他解开了那个封锁,为了你,为了你们”青年看了看那边的两具尸体“他应该是彻底解放他现能够调动的力量”

    青年苦笑了一声“然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小穗越听越觉得是惊讶,没想到凌风竟会为了他们做到这般;“这小子也真是了不起,看那样子应该没有到17岁,而掌控的力量竟能抵抗一名大剑士”

    “这里应该安全了一些,三霸也暂时应该不会追来,现在就休息一下吧”青年起身,身上的铁索在交相碰撞,发出清亮的声音;“我去放哨,你就先休息一会儿吧,等他醒来再说”青年走到另一头,背靠着竹群以看似打盹的样子站着

    这已经是响午过后了,天上乌云稀松的往下射出几道阳光,到得竹林之时就被挡住了,竹林之下是一片阴冷。严月的寒冷依旧残存,新月的温暖依旧还不够。沙沙沙...

    竹林之下,一个躺着的少年身旁跪坐着一名少女,少女正埋头低沉着,少年的胸膛在一起一伏,而若不是这般的悸动,这会让人觉得这名躺着的少年是没有了生命迹象。而在他们的一边,也躺着一名少年还有一条狗,血迹已经结咖,身体早已冰冷,一动不动的。奇妙的寂静,这是这片竹林从未有过的寂静,直到夜幕降临

    夜幕降临,月光稀松的洒落林间,白天的乌云已是消散好些,但依旧有着星星点点,这正给了弯月以可趁之机。某一刻,凌风躺着的身体猛地是挺了起来,凌风睁大双眼的,看着四周的环境,他看了看周围,看看小穗,看看远处隐隐约约的黑暗,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一般,梦醒了不是天亮,而是黑夜,还是黑夜的四周让得他是有点虚晃不定

    直到小穗在把手放在了他那消瘦的脸上,那丝丝的温度让得他感到并不是幻觉,原来一切都是真的,梦醒了,现实是却还是那般的残酷。凌风察觉原来都是真的那一刻时候,他坲开了小穗的玉手,双手捧脸,眼泪在不断的从脸颊两侧流出

    “你醒啦”

    一个青年的声音在凌风无声的哭泣之时传来,被称为陆家的青年,手上脚上还缠着铁索,拖拖拉拉的声音听得人是极为清醒,“接下来,你们怎么办”

    一边的小穗只能是茫茫然的看向凌风;而在好一会之后,凌风才缓缓的吐出了几个字“往东走!”;没错,往东走,这是他的母亲,他的恩师以及一切爱他的人叫他前往的方向,没错也就是去森火之国。

    “往东走?往东边去哪?森火之国?”青年脸色诧异的道,凌风只是点了点头;而青年不知何时走到可那两个不会动的尸体旁边,指着他们“他们呢?你们打算怎么办,你们也想把你们的朋友一起带走吗?”

    说到此处,凌风才蓦然清醒过来,对了,他们呢,他们怎么办!谅泽、小黑,他们都是我害死的,都是因为我,因为我,我杀了谅泽,凌风又像以前那般的紧紧抱头,他在自责着,凌风还不够,他还不够坚强。

    看到这般的凌风,青年也是一眼不语,他在打量着四周,他想找寻一个地方,借着夜色却也还黑漆漆的四周,青年的视线在周围巡视了好一会之后,他就停在一处小山坡之上。

    好久之后,凌风和小穗还在原地呆呆的干坐着时,那个青年已经是四处找寻着干竹子,又是好久之后,一个竹子被撕开的声音,那个陆家的青年把找到的一节竹子撕成两半,而后他双手就着竹片开始在那片上坡之上挖了起来

    他这个举动,那两人只是无动于衷,一边干看着,凌风没有出声,他那还在先前醒来的的半立着的身体,一动不动;小穗想过去,却不知为何一股心酸的感觉在她心头荡漾,小穗只是感觉到自己的鼻子又开始酸了起来,她好想放声大哭。

    这两个人都在逃避着,他们都不愿意面对,就在他们的不远处,正躺着的尸体竟会是他们朋友的尸体,他们最亲近的人的尸体!

    人之常情罢了,谁都不愿意面对死忙,尤其是珍视之人的死亡,但一味逃避是解决不了,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我们只有去面对,去坦然接受,至少在一番痛苦过后的自己要不再是那个一看到死亡就害怕就哭泣还沉浸在过去的种种以往的那个废材的自己,直面死亡过后,人应当坚强。凌风也要这样

    凌风看了好久,小穗是别过脸不去看那个正在逐渐成型的坑洞。铁链的一摆一动,那个青年的卖力,凌风都看在眼里,他不言不语,一动不动;他感到一阵又一阵的愧疚,一阵又一阵的后悔,一阵又一阵的痛苦,这是悲戚。

    在坑洞已是挖了半尺深有余,凌风缓缓起身,僵硬的身体让得他好一会儿才能完全直立,而感官的痛觉已是消失,但身体肌肉的酸痛却还在继续。

    凌风拿起身旁的剑,走向了那片小山坡,他开始用剑身一个劲的蒙头挖了起来,陆家青年对加入进来的凌风不置一词,两人在一个默契之下将完成这个坟墓。凌风,在他脸下方的泥土是不是也有着几颗小水滴落到地上,润湿了那疏松的泥土。泪痕深浅尽纵横,少年的无声的哭泣

    ...

    剑大陆,万国域,东北部的一处竹林之中,正举行着一个悲戚的仪式。在这片竹林,黑暗不减,夜色熹微,这里有着三个人完成了这个小土包。

    这是坟墓,这是凌风和小穗亲手为他们的好友,谅泽和小黑的造的坟墓,双手泥泞的凌风,满身泥淖。

    当最后一抔土重掩回那座小土包时,凌风双膝重重的跪在了地上,而他身边同时也是靠着一名少女,那个青年将一块充当墓碑的石头压在坟头之后就远远遁去,他在黑暗中,眼神充满了一种悲怜,他默默看着这少男少女

    雨滴掉下来了,淅淅沥沥的打在竹叶上,让得整个竹林多了一份忧伤,可能不止于此。乌云终有散去的一天,在这个小山坡上,今夜的一场地形雨并没有以往那般猛烈和迅疾,今夜的雨好温柔,温柔地打在了处于竹林之中紧紧相靠的少男少女,一盏茶的功夫,翻新的尘土之上就只是被润湿了寸余;而之后,雨就停了

    长夜,雨过后就是长夜了。两人没有吃任何东西,没有喝过一滴水。或许那种悲痛已经把这种生理的感官需要磨灭了,可能任何佳肴美味在他们面前都是虚妄。两人不知何时在朋友墓前依偎着睡着了。东边也渐渐白了

    “来吃点东西吧”

    那个青年不知道从哪里搜罗了些竹笋,“放心吧,这些竹笋吃一点没事的,先顶顶肚子再说”他看着转过头来的凌风和小穗,道

    凌风挪动了好久,才起得来身子,他扶起小穗一同走向那个青年,“谢谢你”凌风一脸感激的道

    “别说这个,要想报答我的话,就先把我身上的铁链给截断吧,这玩意儿,我受够了”这个青年脸带着笑意,手脚抖了抖那些锁链,清脆的响声也是响起

    凌风报以回笑,他走进青年半尺附近,右手执剑,青年也手脚四张,准备让凌风砍,噔!伴随着几点火花,那些铁链落地,看到这般,那个青年也是一惊,他本想还会受些伤之类,没想到竟然毫发无损。对于这个少年,他是越来越好奇了

    “对了,我还没介绍我呢”青年笑道“我叫陆羽,是茶之国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