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明星王子归来夺走初吻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3694字

    马来西亚航班,在深圳机场降落,最近轰动全球的明星王子巡演归来。

    C这个代表明星王子的英文字母,被Fans们深深喜欢着,也正因为这个字母被明星王子所用,在Fans们的心中,C字母变得与众不同。

    C被一群记者和Fans围住,气氛高昂,紧张……

    年仅二十三岁的C是一个很成熟的男人,在他的外表和形体上看不出来他是个只有二十三岁的大男生。

    他有着一张英挺俊美的脸,在这张脸上看不到孩子天真的气息。

    他冷鹭阴沉,凤眸深邃如寒潭。

    也正是因为这一双像凤凰眼睛一样的眸光,让众多星迷深深喜欢。

    一双凤眼长在这样一个成熟英挺俊美的男人脸上,具有他独特的穿透力,就像是魔法……勾人心魂。

    深圳机场的出口处,场面一片混乱,C被经纪人奥维斯先生和几个同行的工作人员维护在身后,挡住了记者媒体朋友们争先恐后的采访。

    也拦截了Fans们疯狂涌进的热潮。

    面对眼前一片噪杂,C不以为然,依然保持他原有的冷鹭风度和帅气,他目无旁人的站在经纪人和工作人员的身后。

    对于记者们的无聊话题,C一直保持着沉默,一言不发。

    所有的无聊话题都留给他的经纪人奥维斯先生来一一做解答。

    C一身时尚休闲装勾勒出他完美的线条,超时尚的发型增添他挡不住的英气,眼睛上带的一副时尚超大墨镜,只露出他的下半张脸。

    与其说是墨镜,倒不如说是一张面具,为了私底下能够自由,不被Fans们纠缠。

    C一直都是以这个形象出现在公共场所,没有人能看清楚他真正的相貌。

    即使拿下墨镜,也只是露出他那双迷死人的凤眼。

    只是,他很拽的把墨镜搭在鼻梁上,让人始终看不完整他整张俊美的脸。

    因此也给欣赏崇拜他的Fans们带来神秘感。

    他嘴角上时常挂着丝丝笑容,让人深深的感受到他时尚而阳光的心情,就像是在春天里游荡在花丛的小精灵,甜甜的,美美的,带给每一个人心里的动荡,是纯洁无暇般的晶莹剔透。

    但是,没有人能看到这张笑脸背后的阴沉,就如死神降临般的沉寂。

    在一片热潮的欢呼声中,C感觉有人在后面拉他的手。

    透过墨镜他的凤眸瞄向了这只手,然后C嘴角边的笑容突然变的狡黠、诡异。

    C被一个熟悉的人拉着,溜出了拥挤混乱的人群。

    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奔驰在林荫小路上,坐在副座上的C看了看前方的路,突然抓住开车的司机,使劲摇晃他的手臂,兴奋的喊

    “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的,果然够义气,不愧是我的死党。”

    司机握着方向盘,抽时转头看他一眼,握住方向盘的手被他摇晃的没有办法掌握方向,车子已经开的有些不稳,开始摇摇晃晃。

    “喂!快放手了,不要在摇我了,你想我陪你一起去另一个世界吗?我还没有逍遥够呢”

    司机对C大吼。

    “吱嘎吱嘎”

    法拉利跑车突然变成了磕磕虫,然后就一动不动了。

    司机瞪了C一眼

    “车子被你给摇坏了。”

    他是一个很懂得幽默的马来人。

    “我摇的是你,又不是车子,不要把责任赖给我好不好。”

    C很幽默的反驳

    司机无奈地笑笑没有说话,跳下车子,打开前面的机动箱盖子。

    他想要检查一下,看看车子出了什么问题。

    C也下了车,遥望一片美丽的金秋画面,心旷神怡

    “布兹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C的问题让布兹有些无可奈何

    布兹是C在马来西亚名牌大学就读的同学加死党,因为经纪人奥维斯先生的关系,C很顺利的完成了他的明星梦,他从生下来就有一副好嗓子,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很喜欢唱歌,在一次同学生日会上,他们在酒吧里欢声笑语,同学们相拥让他上台唱歌,这才被奥维斯先生发掘。

    从此C还没有大学毕业就走上演艺生涯,好歹熬过了大学毕业典礼。

    奥维斯先生就迫不及待的给他安排了全球巡演,这一站来到了中国的深圳,回到了他成长的地方,但是他并没有来过这里。

    布兹国籍是马来西亚吉隆坡人,地道的一个马来美男,他虽然没有走演艺之路,但他确是商业世家的唯一继承人,一直不想走进商业圈的布兹每天都过着自己高兴干什么就干什么?抱着谁也管不着的态度,他的父母为他这种不思上进的心态伤透了脑筋。

    布兹扶着车子机动箱上面支起的盖子直起身,眉头紧锁,看了看因为碰过一些零件而弄脏的手,抬头又看了一眼C

    “你的国家,你的地盘,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马来语)他很不肖一顾的态度。

    C回头看了看布兹丢给他一句

    “车子交给你,我去看路。”

    C远远的听到身后布兹的喊声音

    “不要走远了。”(马来语)

    C头也不回,向他挥了挥手。

    夕阳即将西下,夕阳的余辉映衬着美丽的金秋。清风拂过,树叶作响,为这片一尘不染的自然环保区伴奏着唯美的音乐。

    C走进这美丽的金色茅草里,信步来到林边,正待欣赏这一片美丽的画面时,他忽然发现在一棵大树下熟睡着一位金发女孩。

    女孩身穿一件休闲时尚的花布连衣裙,赤着脚丫,一双白色布鞋丢在一边,女孩的相貌他看不到,被一本书盖在了脸上,只露出粉红的樱唇,在夕阳的映衬下更显这唇的晶莹剔透。

    C被女孩纯洁无暇的唇吸引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唇,在阳光的折射下,唇角的一处,似乎还在闪着星子般的光芒。

    这是一张有着诱惑的唇,是一张晶莹纯洁的唇。

    C忍不住俯下身,缓缓的吻住了这张晶莹剔透的唇。

    这一刻停留——很久,C陶醉在香唇的甜美里,满嘴留香。

    女孩并没有被他给吻醒,似乎陶醉在梦里,白马王子偷吻公主的童话故事里。

    她不敢打破这样美好的梦,也不想从梦中醒来。

    直到布兹走过来找他,才惊醒了他像蝴蝶留恋花儿一样的感觉。

    “你在干什么?不怕她醒来杀了你?”(马来语)

    布兹坏笑着低声说。

    C似乎很不想从沉迷中醒来,脸上还带着许多不舍跟眷恋。

    “身上带纸和笔了吗?”

    C突然对布兹开口。

    布兹被C突兀而来的话问愣住。这个时候他找笔跟纸要做什么?

    C见布兹的动作不是很麻利,便不顾一切,自行在布兹的休闲衣兜里一阵搜索,找到便签纸和笔,C给女孩留了一张字条。

    然后冲布兹嚷

    “还不走,等她醒来杀你啊”

    C很潇洒的离开。

    “喂,C这句话应该是我来说,你干嘛抢我的台词”

    布兹很无奈的摇头,跟了上去。

    红色法拉利越野车向前行驶而去,女孩朦胧醒来的时候,只看到茅草里闪过的一道红光。

    云曦揉了揉眼睛,双臂伸向天空,慵懒的站起身,刚才盖在脸上的那本书落在了地上,云曦忽然发现随着书掉在地上一张纸条。

    云曦感到疑惑,不明其意。

    还以为是那两个可爱的弟弟在和自己恶作剧?

    云曦从落叶里捡起纸条,见到上面的字,云曦才恍然

    上面写着:“你清纯美丽的唇,吸引着我,吻了你十分钟,你没有被我吻醒,我只好走了,可爱的公主。”

    落款提名:“米蓝”

    “我的初吻”

    云曦特别注目着纸条上‘吻了你十分钟’的字眼错愕中,她足足发呆了有十分钟,才诧异的喃喃自语。

    随后林边的一角响起嘹亮的大喊声

    “哪个混蛋敢这样欺负我云曦……”

    随后她便又气无力的喃喃自语

    “看我不让你尝尝云家人的厉害。”

    云曦气愤不已,想要替自己讨回公道,可是到哪里去找这个夺走自己初吻的人呢

    要是跟刚才梦里的那个白马王子一样,她倒是甘愿在被他吻十分钟,不,再久一点,再再……再久一点,多久都没关系……

    她开始一个人发花痴起来……

    她不轻易间,伸出手去轻轻抚摸自己的唇,疑惑又茫然的想着

    “刚才,不是梦嘛?要是梦的话,怎么会有这张纸条呢?难道……难道这是真的吗?天呢……”

    “米蓝,他是叫米蓝吗?”

    云曦发花痴一样两眼放桃心

    本来她还很生气,无端被一个没见过的陌生人给吻了。

    这可是她云曦的初吻

    而且还吻了十分钟,更惨的是对方是老是丑,是胖是瘦都不知道,有可能还是一脸麻子,就像癞蛤蟆

    。。。。。。

    更可恨的是自己的初吻就这样没了,虽然现代社会比较开放吧,可是自己的初吻怎么可以随便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夺走了呢?这可是她花费了多少心思,念念留给那个雨中男孩的。

    虽然云曦不知道他叫什么?虽然只是匆匆的见了一面,但是在云曦的心中,他就像一个谜一样的吸引着自己的心,这么多年云曦一直都思念着他,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呢?

    想到这,云曦又生起气来,真是不甘心自己的初吻就这样没有了,她把手里的纸条像捏死鱼一样,给捏成一个团,毫不客气的丢在落叶里,云曦气愤的咬着下嘴唇,没好气的捡起那本书,穿上自己的白色布鞋,推着单车向林间公路走去。

    本来云曦是来这里看书的,因为这里比较安静,景色有好,空气也清新。

    她看的这本书是她父亲给她的,是服装设计方面的相关书籍,云曦的家境是一个世代的服装设计师,她的爸爸云泽恩是有名的一级设计师,她的祖父更是服装设计界的一代元老。

    所以云曦受祖父和父亲的影响,对服装设计这行业特别感兴趣。

    云曦骑上单车向市中心而去。

    一路上她都在懊恼这个黄昏里,被一个陌生人偷吻去了自己的初吻,她这么清纯的一个女孩,就这样被莫名其妙的玷污了,从此心中就增添了一个被污染的印记。

    怎样才能忘记

    “啊……救命啊……”

    云曦突然大吼一声,单车也骑得更快,她拼命的蹬着单车,似乎想要把刚才被偷吻的事情都发泄出来。

    她只恨自己为什么当时就睡的那么沉,就没有被吻醒?

    这两天为了寻找云翳的下落,她不敢告诉家里人,她在找云翳,因为她听到学校的同学在议论云翳可能不在深圳,前一段时间在火车站有看见过他,而且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很漂亮的女生。

    “不是,我看那是男生才对。”

    “哪有男生长那么女的。”

    云曦听到这些流言蜚语,她开始担心云翳,毕竟她是她的弟弟,这个家以后要靠他来支撑,云晨还小,家里的生意做的越来越大,他总是这样见不到人影,以后家的生意要靠谁来支撑,毕竟自己是个女人,总不比男人刚毅,思维也不会那么卓越。

    所以云曦煞费苦心的,在寻找云翳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