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在沉默中变的更坚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3755字

    风竹轩

    这个属于他们摇滚人的梦想之家,这里是他们尽情宣泄摇滚精神的所在。

    一进一楼是他们的工作室,摇滚音乐的各项乐器应有尽有。

    架子鼓,键盘,吉他,贝斯,古筝,钢琴,手玲,等……还有两个主唱麦克放在很具有特色的支架上。

    二楼是餐厅,及他们的生活用品堆放。

    三楼才是他们每个人的卧室。

    同时,三楼也设计了一个一百多平米的小客厅,在客厅的电视柜子上,摆放着一个27英尺的半旧电视机,里面正在播放C从马来西亚归来,在深圳机场闹失踪的新闻直播。

    沙发上坐着一个很秀美的大男生,淡黄色的长长碎发搭在肩上,衬托着他毫无瑕疵的脸,更显得白皙细腻,高挺的鼻梁,优美的镶嵌在这张脸上。

    在这张完美的俊脸上最让人一眼瞩目的是那一双发光的蓝眸,就像波斯猫的眸光锐利,更深邃。

    他天生就长着一头黄头发,一双蓝眼睛,他只知道自己是个混血,也许老天才赐给他一个这么俊美的一张脸。

    与其说他张的俊美,倒不如说他张的更像个美丽的女孩。

    他一双蓝眸直直的凝视着电视机里的C,他的蓝眸深邃的只有冰冷跟绝望。

    他的样子让人看了,不免心头会涌起一股酸楚。

    从楼下走上来的一个俊美男人刚好看见了他失落伤感的表情。

    随着他的眸光看到电视机里,那个C明星王子的形象,以及在记者和媒体的嘴里,一概都是对C的赞美。

    C是当前最红的明星王子,红遍全球,走进蓝眸男生的这位俊男,相对成熟了很多,他同样有着一头长发,且是被烫了时尚卷,很自然的搭在肩头,前额的刘海很自然的偏在左侧,稍稍挡住了他的左眼睛,他的形象更像成熟男人的魅力。

    他走进蓝眸男生近前,一屁股就坐在了他身边,拿起桃木茶几上的遥控器,很霸道的就把电视机给关掉了。

    蓝眸男生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就好像电视机还在演绎着一样,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卷发男人把左手搭在他的肩头,揉捏两下

    “游,其实他没什么本事,只是他的经纪人捧红的,听说投资了不少钱呢,只是个靠形象吃饭的家伙,我们不理他,来,看看我们的小瞳做了什么好吃的了。”

    其实,赫连云裳懂得他内心里对音乐的热衷,看到别人那么红的在电视上爆料,他又何尝不想,只是他的命运并没有那么好。

    鱼唯游坐在沙发里一动不动,凝视电视机的蓝眸升起了一片潮湿,一滴眼泪流淌下来。

    赫连云裳看到这滴眼泪的同时,整颗心都揪在了一起。

    “怎么了?”赫连云裳知道鱼唯游不会为了一个C被炒的这么红而掉眼泪,他的眼泪在赫连云裳的记忆里,只为一个人掉过。

    “翳,没有给我买甜点。”

    鱼唯游的声音有些哽咽。

    “没关系了,翳没有给我们的游买甜点,自然是有他的理由了,没有甜点吃,我们下楼去吃小瞳煮的饭好不好。”

    赫连云裳带着宠溺哄着他。

    “可是,翳好像很生气。”

    “这样……那我回头找他谈谈好了。”

    “这次他真的生气了。”

    鱼唯游还是很担心的说。

    二楼餐厅里,丰盛的晚餐全部都摆放在餐桌上,而且餐桌旁边围着好几位清一色长头发的男生,各自的头发都很时尚飘逸。

    也各自又自己的特点,他们都是很风雅幽默的时尚男,都是对摇滚热衷的人,他们都是髮魔摇滚乐队的成员。

    他们的吃住和工作都在这同家居式的小别墅里。

    但平时他们也有个别的私人空间,这不赫连云裳已经好几天没有回来了,一回来就立马上楼看望鱼唯游。

    没想到好几天没看到他,见到的却是他伤感的眼泪。

    云翳走进餐厅,看见大家都围着餐厅坐着,没有一个人动筷子。

    他没有看到鱼唯游,不问也知道,他们都在等他下来。

    云翳转身走出餐厅,直接向三楼走去,刚一上楼就听见赫连云裳安慰鱼唯游的声音

    “翳,他不会真的生你的气,他是太宠爱你了,不想看到你受苦,所以才和菲戈发脾气,好了,游,不要难过了。”

    赫连云裳伸手帮鱼唯游擦拭眼角的泪水。

    云翳和凌菲戈从泰宁县里回来之后,见鱼唯游因为自己没有带回来甜点很不高兴,还跟他闹脾气。

    云翳不忍心骂他,便责怪凌菲戈不该把生日蛋糕带回家,而且凌菲戈也及时承认错误,也在云翳面前保证过,以后不会在给鱼唯游吃些他忌口的食物。

    但是云翳还是很担心鱼唯游的病情会因此而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云翳的脾气也不太好,索性就不理大家,把自己关在二楼的客房里,一直睡到晚餐。

    这不刚醒来,见到鱼唯游还没有下来吃晚餐,大家也都在等他。

    云翳来到鱼唯游的身边,一句话不说,拉着他的手就把他从沙发上拉起来。

    他也很乖乖的听话,跟着云翳向楼梯口走去。

    赫连云裳站起身,望着这两个人的背影,感慨自己好话说了一大车,也不及这个人的出现,一声不响,他就很顺从跟他走,即使让他跳火海,他都毫不犹豫。

    云翳拉着鱼唯游的手来到餐厅。

    就听见又一个很孩子气的男生声音响起

    “就知道他逃不过翳的魅力。”

    他的声音有些嗔怪,也有写酸涩,他的眼神同样也在旁人毫无察觉,都瞩目云翳跟鱼唯游的时候,悄悄的瞄了一眼低头不语的凌菲戈。

    随后跟进来的司马云裳开口打破了餐厅里的宁静

    “好了,大家都聚齐了,开动吧”

    “好饿哦”

    花颜沫突然开口,拿起筷子就开动,把跟前的一盘青菜不停的往嘴里送。

    他的头发,打着的卷就像凋谢的花瓣一样,看不出来有卷的样子,说直不直,说卷,还看不出来,只是那么淡淡的搭在肩上。

    他在髮魔乐队里担任贝斯手,个性比较爽朗,爱开玩笑,不拘小节,同时他是鱼唯游主治医生的侄子,也正是因为花医师的关系,花颜沫才认识了鱼唯游和云翳他们,刚好乐队里一直找不到合适的贝斯手,花颜沫就理所当然的加入了髮魔乐队。

    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在加上这一群的美男特色,如果有美女在的话,她们一定会因为这样的画面而流口水。

    鱼唯游安静的坐在云翳的身边,云翳不停的给他夹菜,自己也吃。

    完颜烨去夺赫连云裳手里的一贯辣酱,赫连云裳见他的咸猪手伸过来,就很迅速巧妙的躲开,害的完颜烨扑了个空。

    完颜也在髮魔乐队里担任节奏吉他手,平时很少发言,但也是一个很幽默的美男。

    他的长头发,只是随意的在后面用头绳绑了起来,但,完全是卷发,长长的刘海偏在了右边,正好与赫连云裳的刘海形成了对比,刚好赫连云裳在髮魔乐队里担任的是主音吉他,他俩是乐队里左右跟反复。

    坐到一起就会有很多的争论不休,意见不合。

    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喜欢吃辣。

    这不两个人又在争抢一贯辣酱了。

    刑翼瞳,就是他们嘴里称呼的小瞳,他是因为凌菲戈才进乐队的,他不懂什么音乐,也不会什么乐器,他负责大家的伙食,他也是乐队里年龄最小的一个,长着一张孩子般可爱的脸,美的跟个女孩子一样。

    他与鱼唯游相比,更瘦小一些,各自也照大家矮了一截,而且料理家事,他很在行,楼上楼下,屋里屋外,他把整个风竹轩都打理的特别清洁爽朗。

    唯一总是沉默,不爱言语的就是栾一峰,他是云翳的高中和大学同学,同在一起学习音乐好多年。

    最近云翳巧遇他,才邀请他加入髮魔乐队的。

    在学校的时候,他就担任鼓手,刚好乐队的鼓手离职,他们正苦恼着,云翳就遇见了栾一峰。

    栾一峰也没有拒绝云翳的邀请。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栾一峰看起来很深沉,似乎有着很多云翳不曾知道的事情,不知道栾一峰发生了什么事情。

    云翳几次找他谈,他都一笑而过,说没什么,只是最近有些累。

    凌菲戈在髮魔乐队担任键盘手。

    鱼唯游和云翳都是主唱,他们都有一幅好嗓子。

    把人组的髮魔摇滚乐队的成员,每一个都有着自己的俊逸,走在街上,吸引美女的眼球,那是高分贝放桃心。

    完颜烨强辣酱,没有抢到手,一转身就抓住坐在自己旁边的刑翼瞳的衣领,很不爽的呵斥

    “小瞳,下次,你买辣酱,就不能多买几罐放在冰箱里吗?”

    “呃!你别怪我,是菲戈和翳买回来的。”

    刑翼瞳替自己辩解。

    完颜烨,怒瞪凌菲戈,又瞟了一眼云翳,很不服气的放开刑翼瞳。

    他没有对凌菲戈和云翳动手,因为云翳在喂鱼唯游吃东西,而凌菲戈看起来,脸色也很不好。

    虽然知道他们两个因为鱼唯游小小的争吵了,完颜烨就不在去惹他们了。

    刑翼瞳见他不动声色,扒着自己碗里的米饭,很气不过的嘟囔着:“就知道欺负小的。”

    刑翼瞳还对完颜烨紧了紧鼻子,表示自己对他的不满。

    然后刑翼瞳的黑眸瞄向凌菲戈的时候,刚好凌菲戈也看向了他。

    他心里一个激动,我在手里的筷子落在了地上,他慌忙弯腰捡起来。

    刚站起身,还没来的及去厨房换一副筷子,凌菲戈就站起身,接过他手里的筷子,走去厨房。

    他错愕在哪里,时间似乎停止了一样。

    其他人都在忙着吃放,没有注意到他的失常,只有一言不发的栾一峰,若有所思的瞄了他一眼。

    然后若无其事的往嘴里扒饭。

    凌菲戈很快从厨房里拿出一双干净的筷子,无声的递给刑翼瞳。

    然后又坐回自己的位子,继续吃。

    刑翼瞳,也因为,凌菲戈对自己的关心,而感到有亲人的呵护,就是幸福。

    云翳喂饱了鱼唯游,自己也吃的差不多,而且今晚上,他还喝了酒,他跟栾一峰一语不发,默默的喝酒。

    栾一峰,见他一边喂鱼唯游,一边跟自己喝酒,他也毫不介意的自己随意饮酒。

    围在餐桌上的美男,只有鱼唯游和刑翼瞳没有喝酒之外,其他人也都自饮自赏。

    “游,我先去洗澡,你吃好了,早点休息。”

    云翳起身要离开餐桌,鱼唯游急忙拉住他的手

    “我也要一起。”

    他像个孩子一样征求要跟父亲一起洗澡。

    “你已经好几天没有给我洗澡了。”

    他怕云翳不同意自己的要求,便又恳求了一下。

    云翳想想,可也是,最近这几天忙演出,这不刚好结束一场演出,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因为鱼唯游的病慢慢在好转,他忙累的时候,会让他自己打理自己的生活琐事。

    看到他恳求的蓝眸,云翳回想起这几天夜里他都会痛醒过来几次。

    不知道他的病情怎么样了,有时间要找花医师好好给他做个检查。

    云翳没有拒绝他孩子般的请求,拉着他的手,就像是牵着自己孩子的手一样。

    但,却有了很沉重的责任跟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