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我也要一起去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3498字

    “你给我出去,你这个大色魔,弄疼我了。”

    浴室里传出鱼唯游没有声的嘶喊声。

    云翳刚帮鱼唯游放好热水,也调好了温度。

    鱼唯游开心的脱掉所有的衣物,就很不客气的钻进浴缸里,好温暖。

    在秋季的夜晚,睡觉前,先洗一个热水澡,别提又多舒服了。

    谁知道,赫连云裳那家伙突然闯进来,对鱼唯游又是摸又是捏的。

    嘴里还不停的赞赏着:“怎么会有这么光滑的皮肤,怎么看,你也不像是一个男生。”

    “让我看看,看看,你到底是男生还是女生。”

    说着赫连云裳的咸猪手就向鱼唯游伸去。

    正待鱼唯游惊慌失措时,一只大手及时抓住了赫连云裳的咸猪手。

    “不要闹了,游不喜欢。”

    云翳很认真的说,注视赫连云裳的凤眸里凝聚着不悦的神情。

    接着就是鱼唯游那句被人宰杀的嘶吼声

    “你给我出去,你这个大色魔,弄疼我了。”

    赫连云裳把手从云翳的手掌里抽出来,扭了扭手腕,很尴尬的说:“就是跟他闹着玩吗?干嘛这么紧张?”

    这两个人,又必要这么紧张吗?翳,好快的速度,好有力的手,若不是自己反应快,即使用了一点暗劲,恐怕这只手会被他弄断了。

    “游,天生长着一副好身材,也生的俊美,他如果真是女的,怎么会没有胸。”

    云翳半开玩笑的说,打破了兄弟之间的尴尬。

    赫连云裳,忽然注意鱼唯游的胸肌。

    怎么胸肌这么小,虽然他皮肤滑腻,让人很想有咬上一口的冲动,可是他身子单薄的可怜。

    坐在浴缸里,就像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

    鱼唯游嘟着嘴,眉心凝成一团,双臂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胸,很沮丧的表情,让云翳不免看了有些心疼。

    “看够了吗?”

    云翳没好气的质问赫连云裳。

    赫连云裳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鱼唯游快要哭的样子,急忙哄着他说:“好了,好了,我们都是兄弟嘛!我只是想过来看看,你需不需要什么?”

    “不需要”

    鱼唯游和云翳一口同声。

    赫连云裳咧嘴呵呵笑着,离开浴室,打量一眼这间卧室,整齐干净,又清洁。

    真不知道他们俩个到底是怎样的一对兄弟。

    赫连云裳对鱼唯游这个长着一张美女的脸,而且他比美女甚至要美丽不知多少倍,就连他一个大男人都很想要亲吻他的冲动,甚至想要占为己有的欲望,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能让云翳为了他,付出一切。

    赫连云裳离开浴室,云翳见鱼唯游还嘟着嘴,很不高兴的样子。

    云翳俯身一双凤眸凝视他迷人的蓝眸

    “不要不开心了,赏只是很关心你,想要让你开心,可能是他不知道你忌讳有别的男生一起洗澡,回头我说说他。”

    “翳……”

    鱼唯游嘟着最,像个受了气的孩子。

    “怎么了?”

    云翳伸出双手去捧住他美丽白皙的脸,很宠溺般的呵护着他,就像是在呵护自己的情人一样,心里满满的不忍和心疼。

    鱼唯游伸出一根食指,用力戳戳云翳饱满结实的胸肌,那是一个富有男性刚毅的坚韧。

    云翳见鱼唯游空洞洞的蓝眸里没有一丝神采,云翳心头涌上一股酸涩,抓住他正在用手指戳自己胸肌的手,深情的把他搂进自己怀里,肌肤与肌肤相接处,他们的身体充实着无限的温暖。

    云翳用手轻轻抚摸鱼唯游被水沾湿了的长头发

    “好了,游,不要难过,你还小,等你在长大一点,你的胸肌就会和我一样了。”

    其实鱼唯游还没有过二十岁生日,他患有血癌足足有四年了,在这四年里,是个正长身体的年龄,可是他却每天都被病魔折磨着。

    身体瘦小,也不是他的错。

    “翳,为什么?我的胸肌还这么小,我已经快过二十岁的生日了。”

    “即使小,也没有关系,你生来,就是为我而成长的,懂么?游。”

    云翳,不想在让他的脑袋里,整天就想着这些,影响他的情绪。

    一个病人,最主要的是心情舒畅。

    无论如何,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云翳都希望鱼唯游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

    安抚好了鱼唯游,云翳亲自帮他搓背,洗澡。

    看着鱼唯游天生长着像女人一样白皙滑腻的身体,恍惚中,不免也会把他当成是女人。

    云翳一边给鱼唯游搓背,一边回想起了让他爱恨纠缠的云曦。

    虽然听到弟弟云晨在电话里告诉他云曦已经两天没有回家了,他表面上看起来无动于衷。

    但,他还是很担心她,毕竟她是女生,一个人在外面总是不安全。

    “翳……”

    鱼唯游的叫声,把云翳从担忧中唤醒。

    “怎么了?游”

    “翳,你有心事?”

    “哦!也没什么?”

    “你不是说又什么事,我们都会一起面对吗?”

    鱼唯游把身子转过来,一双蓝眸凝视着他深邃的凤眸。

    “就是云曦两天没有回家了。”

    云翳用手屡开鱼唯游挂在脸颊上的一缕长头发。

    “你在担心她吗?”

    “毕竟她是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

    鱼唯游听到云翳这么说,便很失落的把身子转过去。

    背对着云翳。

    云翳看到他这样子,也不好在跟他说自己要回家几天。

    这几天夜里,他本就会痛醒过来几次,云翳又怎么忍心在这个时候离开他。

    云翳帮鱼唯游洗了头发,然后擦干了身子,抱着他从洗浴间出来。

    把他放在床上,改好了被子。

    他又走回洗浴间,自己洗澡。

    鱼唯游听到洗浴间里哗哗的水声,他在想为什么翳洗澡都不让自己陪着,每次都是他给自己洗完,然后在回去洗。

    鱼唯游悄悄下床,赤着脚丫来到洗浴间门口,轻轻把门推开一条缝,偷偷的像里面看。

    刚好看到云翳站在水龙头底下,两只手轻柔着一头长头发,云翳是正面对着门,鱼唯游的一双蓝眸在看到云翳的同时,而震撼。

    “好……不可思议,翳……他……”

    “游,快回床上,当心感冒了。”

    听到云翳的呵斥,鱼唯游急忙垫着脚,跑回床上。

    等云翳很快洗完澡出来,一边擦着半干的头发,一边坐在床变。

    瞄了一眼窝在辈子里的鱼唯游。

    “干嘛偷窥我?”

    云翳质问,鱼唯游像个孩子一样悄悄的从辈子里钻出来。

    “翳,我帮你擦头发。”

    鱼唯游没有面对云翳的质问,去拿他手里的毛巾,在他头上一顿柔腻。

    云翳握住他的手,很关心他。

    把他塞回被子里

    “当心着凉了,这个季节容易感冒,我自己来吹干就好。”

    云翳又回到洗浴间,等吹干了头发才回到卧室,直接就钻进了鱼唯游的被窝里。

    为了照顾鱼唯游,云翳早已经习惯了和他同床共枕。

    没有鱼唯游瘦瘦冰冷的身体在身边,云翳还不习惯一个人躺在床上睡。

    那个瘦小的身体见云翳魁梧的身体钻进来,就很迫不及待的粘了上来。

    天气转凉了,云翳活力旺。全身都散发着温暖。

    鱼唯游因为多年病魔缠身,瘦瘦的身体总是冰凉。

    见他靠过来,云翳很心疼的把他搂进怀里,就像是搂着自己的情人在睡觉一样。

    可是,他靠过来,怎么还粘的这么紧,平常他虽然也会有这些动作,但是这次,怎么感觉哪里不对。

    云翳发觉自己的耳朵感受到他呼吸的时候,就听见他在自己耳朵边,低低细语

    “翳,你的体毛,为什么是黄色的?”

    他很好奇,为什么自己生来是黄头发,而云翳的体毛却是黄色的。

    难道是他自己染的颜色?

    鱼唯游很好奇,问完之后,自己还很害羞似的躲进被窝里,不敢和云翳深邃的凤眸相接处。

    “我也不清楚,也许就像你的头发生来就是黄色的一样。”

    “哦”

    鱼唯游躲在被窝里偷笑,笑的他身体有些轻颤。

    云翳把他拉出来,一双凤眸凝视他迷人的蓝眸,心里莫名其貌多了一股热潮,一股说不清楚的欲望。

    “你这些日子,总是在研究男人的身体,为什么?”

    云翳感觉鱼唯游最近总是在观察男人的身体,就连乐队里的刑翼瞳,他都很好奇,更别说是赫连云裳那么有男性体魄的人了。

    “翳,如果……如果……”

    鱼唯游话到嘴边,又很彷徨的凝视云翳的凤眸,蓝蓝的眼眸,眼捷毛扑闪扑闪,令人看了很想要吻上这一双迷人的眼睛。

    “如果……怎样?”

    云翳问他,声音有写紧张,有些发颤,如果他是个女人,他会毫不犹豫的取他为妻。

    “如果,我是女人,你会……”

    鱼唯游哽咽着声音,没有继续说下去,他没有勇气,说出那样的话。

    “我会娶你为妻。”

    “可是,我和你是一样的身体,为什么老天让我生来不男不女的。”

    鱼唯游蓝蓝的眸光,变的灰暗。

    云翳紧紧的把鱼唯游搂在怀里,心中的酸楚让他不能放开怀里这个瘦瘦的冰冷的身体。

    “没关系,男的,女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就好。”

    “翳,可是你以后会取云曦吗?那个时候,我就不可以这样子跟你睡在一起了。”

    “不会,只要游喜欢,翳,永远都只是游一个人的翳。”

    云翳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深感一股无形的压力跟酸楚涌上心头,直压迫的他不能呼吸。

    他不仅仅要照顾鱼唯游的病情,他还要照顾他的心里,以及他的爱情。

    他如此依赖自己,那么自己又何尝不依赖他呢

    但,毕竟,他们都是有着同样身体的男人。

    难道就可以一辈子这样在一起吗?

    “游,你答应我的,一定要遵守你的诺言哦。”

    鱼唯游的声音听起来,似乎要熟睡,昏昏沉沉,他美丽的蓝眸已经合起。

    云翳望着他一张迷死人的脸,即使合起来的眼睛,依然是那么的迷人,真不知道老天为什么要把这么一个让人爱不释手的尤物带到他云翳的身边。

    而他,却跟自己一样是个男儿身。

    云翳多么希望他是个女孩子,那该有多好。

    “睡吧!游,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

    云翳还是没有忍住,深深的亲吻了鱼唯游睡熟的眼睛。

    很多次,云翳都会把他当成女人一样紧紧的搂在怀里睡去。

    他给自己的感觉,除了不能有夫妻关系之外,和情人没什么两样。

    云翳对自己和鱼唯游的这种感觉越来越模糊,越来越不清楚,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