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喝到你口水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4272字

    云翳移开被他肯吃的唇,虽然有很多留恋,但他不能不及时接他的电话。

    云翳看着满脸绯红的云曦,她此刻显的更加娇美清秀,温温柔柔的感觉,让云翳不想释怀。

    一只手臂紧紧的抱住全身发抖的云曦,一只手伸去衣兜里掏出手机。

    接通后,就听见里面一个很清凉的男生声音。

    “翳,你到家了吗?这么久了,怎么没给我来电话?”

    “游,我刚到家,想吃什么,要赏去给你买。”

    “那你什么时候来看我?今晚会留在家里吗?”

    云翳听到鱼唯游的话,他的声音里有很多失落和悲伤,他依赖自己已经不只是一天两天了,好多年的依赖让云翳有种压抑也有种无法形容的幸福。

    云翳接鱼唯游的电话,从来没有在云曦或者家人面前接过。

    现在,或许是因为云曦被他亲吻的全身麻木,很无力的靠在他怀里,而且云曦此刻的思想混沌,云翳的热吻送上来的太突然,她此刻还没有缓过神了。

    她还沉醉在热吻的微妙感觉里。

    而云翳不能不接鱼唯游的电话。

    “明天一早,我就过去,今天太晚了,你早点睡。”

    “哦……”

    挂了电话,云翳看着怀里的云曦,而云曦也很朦胧的凝视他英挺的脸,特别是他一双凤眸很迷人。

    “是那个女人吗?”

    云曦自己都很意外,为什么自己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呃!什么女人,她在说什么?

    云翳凝视她绯红的脸,胸脯已经发育的很好了,因为心跳加速的原因,两座小山跟着节奏起伏。

    “没有女人,他是男生。”

    云翳还是明白她话中的意思,做了他自己都意想不到的解释。

    云曦凝视他的眼神充满了疑惑与不相信,明明就有人看见他跟一个女人在一起的。

    “有你一个女人就足够了。”

    他这是在向自己保证吗?

    云曦感觉自己的头很晕。

    奶奶迫不及待的走进来,很气氛的嚷着

    “是谁的电话,这么不看时机。”

    “奶奶,您干嘛偷看。”

    云翳急忙移开怀里的云曦,很责怪的说,但是心里多少也有了些大男生的害羞,刚才太冲动了,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可是现在停息下来,也觉的自己有些鲁莽了。

    “什么叫偷看,我是光明正大的好不好,这里可是厨房,是公共场所,家里每一个人都可以进来的,何况,不知道是谁,这么大胆,妈妈还在呢,就吻我们家的曦曦小公主。”

    奶奶一嘴尖酸刻薄,逗戏云翳和云曦。

    云曦害羞的脸像个红柿子一样,郭成燕见自己女儿羞涩涩楚楚可人的样子,走进她,把她拉过来,很慈祥的说:“曦曦,来,过来喝点汤。”

    女儿大了,有些事情,做妈妈的还是要嘱咐的,虽然霸占她的是自己的儿子,但是,她还是很担心儿子随性又霸道的个性会伤害到云曦。

    就像刚才,妈妈还在呢,他就不顾一切的热吻云曦,郭成燕看的出来,云曦是被动的,也看得出来云曦也是喜欢云翳的。

    云翳一个箭步,先一步来到炉灶前,自顾自的趴着汤锅,夺过妈妈刚拿起得汤勺在锅里搅和了一气,才送到嘴里,品尝后,称赞的说:“妈妈做的汤就是好喝,不知道咱们家,我是不是要多了个小弟弟,还是小妹妹呢?”

    郭成燕听出儿子话里口无遮拦的意思,这种没老没少的话,亏他说的出来,便给了他一拳,打在了他坚实的后背上,训斥的说:“你这个臭小子,说什么呢?你是说妈妈怀孕了吗?”

    “那不然就是我要当舅舅了?”云翳嘿嘿笑着,然后转身盯着云曦,用手里的汤勺指着云曦,很玩味的说:“哇哦……我亲爱的晨晨的曦曦姐姐,你未婚有子,给家族蒙羞,难怪妈妈还这样辛苦的偷偷为你炖鸡……汤,要是被爷爷和爸爸知道了,情何以堪啊,你该何去……何从。”

    云翳顿了一刻,感觉哪里不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便走进云曦一步:“我警告你,你是我的,不许你接近其他男生。”

    云翳很霸道的抓起云曦的手,把手里的汤匙塞给她:“多喝一点,看你瘦的,就像吃到嘴里的面条。”

    云翳不顾一切的走出厨房,云晨在厨房的门口,愣愣的看着哥哥在迈出厨房门的那一刹那,脸上那忧郁和悲伤的脸,写满了无奈。

    他多想每天都能和刚才被自己热吻的女孩朝夕相处,和别的年轻人一样,谈谈恋爱,相约黄昏下的浪漫的枫林。

    云曦看着走出去的云翳背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背好魁梧,好坚实,好有让人依赖的感觉。

    “人都上楼睡一觉了,还看呢”

    奶奶逗戏的话,让云曦很难为情的回过神来。

    “我,我……”

    “我什么?我……看看你这脸红的,像日出的太阳,照的我们家红彤彤的。”

    奶奶继续逗戏云曦,让云曦把整个头都快要低到脚底下去了。

    “奶奶,曦曦姐姐这是害羞了呢!我们家里就要有喜事了哦。”

    云晨走进来帮腔。

    “还敢说你……”云曦呵斥云晨。

    郭成燕急忙替云曦解围说:“好了,好了,曦曦,乖,咱们不和那小子一样的,来尝尝妈妈做的汤,看看好不好喝。”

    “可是他……妈妈……”云曦娇嫃的依偎在妈妈肩膀上。

    “曦曦,你不是饿了吗?快喝点妈妈做的汤。”

    “哦!是哦!我还没有吃饱呢”云曦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没吃饱呢,还没有喝汤呢,刚好云翳塞进自己手里的汤匙一直没有放下,跑到炉灶前盛了一碗汤,就放到嘴里大口喝。谁知她突然跑到水池子里吐了出来。

    郭成燕紧张的问:”怎么了?怎么了?汤不好喝吗?是不是太咸了吗?是盐放多了吗?”

    “姐姐不会真的怀孕了吧”

    云晨口无遮拦的话,震惊了郭成燕和老太太。

    云曦更是被他的话给呛到趴在水龙头下咳了起来。

    妈妈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着急。

    奶奶则是在一边,美滋滋的幻想

    “我要抱重孙子了……哈哈”

    稍过片刻,老太太就感觉哪里不对劲,她大孙子好几个月不在家,孩子是谁的?

    “孩子是谁的?小翳好几个月不在家里了?呜呜……”

    云曦被奶奶的话,呛得咳得更厉害。

    郭成燕急忙嗔怪:“哎呀!妈妈,您说什么呢?曦曦是那种随便的女孩吗?”

    “说的也是,那她为什么?吐……”

    老太太还是不依不饶。

    云曦终于停止了咳簌

    “奶奶,我只是刚刚喝汤的时候,喝道那个臭云翳的口水了。他刚才趴着锅子喝汤,你们也看到了。”

    云曦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她发现奶奶和云晨盯着自己的眼神怪怪的,而且那个笑容也非常诡异。

    转过头看看身边的妈妈,也是一个样子。

    然后就听见奶奶大声的喊

    “刚才不知道是谁?被那个臭云翳亲的小嘴到现在还发紫呢”

    “就是,就是,被人家亲的时候,就不怕吃到人家的口水了。”云晨在一边帮腔。

    云曦顿感脸蛋发热,转头看看妈妈,妈妈对她很郑重的点了点头。

    “哎呀!你们真是讨厌了……不理你们了。”

    云曦红着一张脸,跑去楼上,回到自己的房间。

    “看吧!把她羞跑了,汤还没有喝呢”

    郭成燕看着汤碗念叨着。

    “她不喝,我们喝”

    奶奶拉着云晨,祖孙俩一人程一碗,坐在餐桌前,喝的津津有味。

    郭成燕很无奈的摇摇头,走出厨房。

    云泽恩在客厅里,听的清清楚楚,嘴角不时也现出笑容。

    郭成燕坐到沙发上,见云泽恩嘴边的笑容多了很多幸福的味道,便问

    “你在笑什么?”

    “我在笑,妈,想要抱重孙子,总要喝了喜酒才可以是吧!”

    “曦曦是喜欢小翳的,这几天,曦曦都在找小翳,只是我们家小翳总是神出鬼没的,也不知道他在外头都忙些什么?”

    云泽恩听妻子这么说,心里也早就担心很久了,只怪跟这个大儿子的个性都太犟,父子俩从来没有坐下来好好聊聊天的时候。

    云泽恩的眉头紧锁。

    “是谁要喝喜酒啊?”

    一个浑厚苍老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

    “爸,您怎么又去买渔具去了?”

    云泽恩急忙站起身,走到门口,接过老人手里拿的一套渔具。

    “人家那是老当益壮,从来就不服老。”

    何晴芝从厨房里里走出来,看到老头就一嘴尖酸刻薄,对老头针锋相对。

    云光旭换了拖鞋,走向何晴芝也话里有针一样的说:“就你服老,还整天像个小孩子似的,学那些年轻人,没事追什么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最近又不迷恋那个大舌头,唱歌听不懂的周什么的,你现在迷恋一个叫C什么的。”

    “我就是迷恋C你管得着吗?人家是年轻有为,小小年纪大学还没毕业,就很红了,现在毕业了,大多时间都用在了演艺上,最近巡球演出,现在来到我们深圳市,我高兴着呢!哼……”何晴芝得意洋洋的扭动了几下身子。

    “你就高兴吧你”云光旭把老脸拉的很长,没好气的说:“你心里就有那些不着边的明星,还有谁啊”

    何晴芝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对准电视机打开频道,然后又对着云光旭喊:“你心里除了有那些老头,还有谁啊?”

    这两个老人一直都在为对方不重视自己而赌气,一辈子了都是这样吵吵闹闹的,不过老来伴吗?老年人没有些争吵,不是很寂寞吗?床头吵完床尾合啦。

    云光旭冲着何晴芝瞪着眼睛喊:“我心里谁都有,就是没有你这个老太婆。”

    何晴芝看到老头子一回来就和自己过不去,便更加气愤,从沙发上跳起来,嚷嚷着喊:“好啊,我告诉你,我心里谁都没有,就有那些阳光、帅气、酷酷、又拽拽,闪闪发光的星星。”

    云光旭被何晴芝气的直瞪眼睛,说不出话来。

    稍顿片刻何晴芝拉下声音又说:“我不和你这个老头子一般见识,我上楼去。”

    何晴芝瞪了云光旭一眼,便扭扭的往楼上走,云光旭对着何晴芝的背影喊:“你追你的星,我钓我的鱼,咱俩谁也别干涉谁。”

    云泽恩把渔具都放到了储备屋里,又回到客厅,两个老人吵嘴的声音那么高,整个楼都听到了,云泽恩当然也能听到,就连正在房间里做功课的云晨都被打扰到了,自言自语的说:“我的爷爷奶奶又在耍小孩子脾气了。”

    云泽恩劝父亲说:“爸,您又不是不知道,妈从年轻时就追星,您又何必和她生气呢”

    “年轻追星也就算了,可是你看都这一把年纪了,也不怕那些小辈们笑话,我这张老脸都被她丢尽了。”云光旭碍于自己在服装设计界里颜面无光,最近和何晴芝闹的这么严重,也是因为服装设计界里的几个老家伙无意中的几句玩笑,云光旭的心理便受不了这种茶余饭后,拿何晴芝一个老太婆的追星族说笑,所以才一进家门就没有好脸色。

    郭成燕盛了一碗汤,来到云光旭的身边说:“爸,您就别和妈一样的了,喝点汤吧,我知道您其实就是看到妈妈每天只为了追星,不和您聊天,爸爸是寂寞了吧!”

    云光旭听到儿媳妇说道了自己心坎里,便瞪大眼睛说:“我寂寞,我就是寂寞也不需要那个追什么星星的老太婆,那么大岁数了,还追什么星啊”

    云泽恩劝说:“这个追星也不分年龄的,我也常常听到公司里有很多人在议论,家里的长辈还在追星呢,现在老年人无事可做,也就是向您和那些老朋友一样,没事喝喝茶,下个棋,都是娱乐吗?个人的爱好不同而已,爸,您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算了,别再和妈闹下去了,您看孩子们都大了。”

    云光旭也知道儿子话里的意思,这隔辈子的孙男娣女都长大了,两个老的整天这样闹腾,也太不好了……云光旭接过郭成燕手里的汤碗,喝了一口,称赞的说:“我儿媳做的汤就是好喝,爸爸好久没喝到你妈妈做的汤了,她一天到晚就知道追星。”

    想到这,林光旭心头又憋上一团火。

    郭成燕很知趣的说:“爸,您是想喝妈妈做汤的味道了吧?回头我和妈妈说,就说我想喝有妈妈味道的汤了,让妈妈给您做好吧!”

    云光旭点头说:“还是我儿媳最明白爸爸的心思。”

    云泽恩忙说:“爸,您饿了吧,让小燕把饭菜在热一下,今天的晚餐还挺丰盛的。”

    云光旭摇头说:“不饿,和老姚他们在饭店吃过了,爸爸喝点汤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