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美丽的清晨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5060字

    清晨的阳光射到屋子里,暖洋洋的感觉 让云翳原本发烧的身体,变得更热,也许没有按时吃药,再加上高烧,他感觉脑袋里一片混沌,模糊的意识几乎看不清楚屋子里面的摆设,更没有意识到这不是自己的房间,他只感觉自己的右手臂麻木难忍,几乎传遍了全身,睁开惺忪的眼睛,便看到了云曦纯洁无暇的睡颜。

    云翳用左手抬起云曦的头,把右手臂从云曦的脖颈下抽了出来,伸展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尽显他因为手臂的酸麻而难受的样子,他小心翼翼的挪动下床,并把睡熟的云曦安抚好,拿过刺绣的绸缎枕塞到云曦的脑袋下,给她盖好了被子,还不忘美滋滋的在她的额头送上一吻。

    云翳小心翼翼的打开门,走出云曦的房间,又轻轻的把门关好,刚一转身就看到一位慈祥的老太太笑嘻嘻的站在身后,用怪异的眼神盯着他,云翳被吓的捂着心口喘息不停,虽然抱怨,但碍于怕被家里的其他成员发现自己是从云曦的房间里出来的,便压低声音说:“奶奶,一大早上,您就出来吓人,干嘛鬼鬼祟祟的站在后面了。”

    何晴芝盯着一脸羞意又心虚的云翳,审问性的说:“这正是奶奶要问你的,一大早的,你干嘛鬼鬼祟祟的从曦曦的房间出来?别告诉奶奶你昨晚就睡在了曦曦的房间里。”

    云翳听到奶奶的指责,而且奶奶的声音故意放的这么大,这么响亮,分明就是有意让家里所有的人都听见嘛!

    特别是爸爸,从小无论云翳做什么,都好像得不到爸爸的认同,特别是云翳现在的形象问题,这一头的长发,爸爸是怎么看也不顺眼,恨不得把云翳逮住一剪刀给剪掉,自从爸爸发现云翳的头发留长的时候,没少在他耳边念叨,而且还有好几次爸爸都拿着剪刀,在云翳睡熟的时候想要偷偷的给剪掉,当然最后都没能成功,也许是因为云翳本身就有着一身神奇的功夫,就算睡熟的时候,也会很敏感的听到细微的声音,除非是他故意装傻装睡。

    云翳听到奶奶的大嗓门,生怕被爸爸听到,又该念他了,忙捂住奶奶的嘴“虚”的一声,不让奶奶嚷,一脸祈求的说:“奶奶小点声了。”

    何素芝用力的眨了一下眼睛,表示配合他,不会再那么大声音了,云翳放开捂住奶奶嘴的手,何素芝打量云翳一身不整洁的睡衣,而且平日里下身总是穿着一条配套的睡裤,现在却没有穿。

    云翳被奶奶盯着,这副老将横秋的样子,似乎要从云翳身上看出他昨晚上的不轨之举一样,云翳忽然感觉好不自在,忙躲开奶奶的眼神,有些心慌的说:“奶奶,您干嘛一大早的盯着我看呢”

    何素芝趴在云翳的耳边神秘兮兮,低声的说:“奶奶在看我大孙子一大早,从曦曦房间里出来,而且还穿成这个样子……有点问题,不,是有很大的问题,快说……不然奶奶我决不罢休。”

    何素芝还在打量云翳,而云翳听到奶奶的话,才意识到自己的形象,慌忙把睡衣敞开的衣襟裹紧了一下,跑向自己的房间,还不忘丢给何素芝一句:“奶奶,你好色哦”

    何素芝看着云翳逃跑的背阴,像是自言自语的说:“看来我真的快抱重孙子了,小翳好样的,奶奶挺你。”

    何素芝对着云翳房间的门竖了一下大拇指,又看了看云曦的房间,兴高采烈的向楼下走。还不停的扭着腰,摆着孩子心灵的老屁股,嘴里还哼着祝你幸福的歌。

    真是一个现代版的老玩童呢

    餐厅里,云晨和云泽恩正在吃早点,郭成燕还在忙活着家务。

    郭成燕看到老太太一大早上的就这么高兴,便问:“妈,什么好事,您这么高兴啊?”

    何素芝笑嘻嘻的哼唱着:“我要抱重孙子了,我要报重孙子了,啦啦啦……哈哈……我的媳妇,你看我美不?”何素芝在儿媳妇面前摆了一个优美的姿势,这个姿势似乎是从云翳那小子身上学来的。

    就不免的被云晨给定个正着,云晨看着奶奶的姿势完全是和哥哥的一个模子里引出来的,不同的是奶奶的形象不及哥哥的酷,不及哥哥的帅,云晨忍不住讽笑说:“奶奶您想学我那哥哥的Bose还要来生投得帅男才可以了。”

    “什么意思?”何素芝紧张的询问,紫衣已经完全收起,急忙扑到云晨的近前,一双犀利的眼睛紧盯云晨。

    云晨一边吃东西一边很悠然的说:“因为奶奶学哥哥的Bose,形象实在太滑稽。”云晨丢下这句话,便以最快的速度逃离现场。

    经过客厅,从沙发上拎起书包,就冲出家门,燃油奶奶在后面怎样怒吼。

    郭成燕听到婆婆一大早上就突兀而来这么一句话,心神不宁的看了云泽恩一眼,同时云泽恩也看了她一眼,两个人心里都在想着,难道云翳昨晚在林希房间里胡闹的事情被老太太发现了,还没等问什么?有出现云晨耍戏奶奶的话,惹的老太太一直追到院子里,没追上才只好垂头丧气的回来。

    郭成燕急忙上前询问:“妈,您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呀?什么您就要报重孙子了?难道是小翳……”

    何素芝坐到餐桌前,摆起老太太一贯的作风,不用语言,只用手指敲敲桌面,意识什么郭成燕立马就知道了,急忙把老太太喜欢吃的东西全部摆在她面前,何素芝嘻嘻笑着,刚才云晨故意气的话似乎在看到这些美味的同时,全部消失不见了,真是个爱吃的老太太,何素芝一边吃一边神秘兮兮的说:“我刚才看到云翳这小子从曦曦的房间里出来的,而且还只穿了一件睡衣哦,连睡裤都没穿,这个小子身材还是蛮健壮的,不愧是我何素芝的大孙子。”

    老太太的赞许让郭成燕和云泽恩心里感到更加的不安。

    郭成燕慌张的忙问:“您刚才看到小翳从曦曦的房间出来的?”

    何素芝点头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他们又没有血缘关系,他们郎才女貌的,天生就一对,当年把曦曦领回来的时候,我就在想,等她长大了,最好是嫁给我们家云翳,现在好了,果然和我预测的一样,哈哈……”何素芝夹起一大块鸡肉就很不客气的塞进嘴里,自顾自,吃的非常美味。

    郭成燕很不安的走到云泽恩近前说:“泽恩,你看这怎么办啊?”

    云泽恩放下手里的筷子,咽下嘴里的食物说:“有什么怎么办的,回头张罗给他们订婚就是了。”

    云泽恩起身走向客厅,在沙发上拿起西装外套和皮包,又对着餐厅喊:”这事越快越好,我先上班去,妈,您没事也帮着小燕张罗张罗,别总是把心思放在那些不着边的星星身上,他们在好,那也不是您的孙子,还是我们家小翳和曦曦的终身大事重要。”

    何素芝很不满的说:“星星我是一定要追的,谁说你老妈追星,就不可以操心我孙子的婚事了,你放心吧!儿子,你老妈心里明白,小翳和曦曦的事情我会放在心上的,你顾好自己就好,快去公司吧!开车慢点。”

    云晨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回来了,应该是忘记带什么东西回来取,没想到听到了大人在议论哥哥和他曦曦姐姐的婚事,看到爸爸要去公司,还不忘了嘱咐爸爸,对着在门口换鞋的云泽恩喊:“爸,别忘了C的演唱会门票。”

    云泽恩应声:“知道了,你也别忘了你答应爸爸的满分。”

    云晨听到爸爸的提醒,一颗高兴的心,就这样沉了下去。

    “云晨,小鬼头……”

    “奶奶……饶命……”云晨又以最快的速度跑去楼上。

    看来这孩子大了,该张罗他们的婚事了,这也是早晚的事,郭成燕这样想着。

    云翳打扮的十分精神,一身华丽时尚的休闲装,勾勒出他完美的身材,黑色而神秘的色调,更增添了他的魅力,时尚的发型衬托出他英俊的脸,更有一股朝气,再加上他心情愉快的关系,即使偶尔还打个喷嚏,因为发烧而头痛难忍,但却无法泯灭他内心的快乐和幸福的感觉。

    郭成燕看到婆婆和老公对于云翳和云曦的事情都很理所当然的态度,自己悬着的心也就放下来了。

    何素芝看到云翳这身打扮,便喜滋滋的走上前,得意的说:“看我的大孙子就是帅,恩,太帅了。”

    云翳微笑着,在何素芝面前摆了一个酷酷的姿势,耍酷的说:“奶奶,怎么样?好看吧!帅吧!别忘了我可是您的孙子。”

    “好,好,你这是要去哪里啊?”何素芝猜测云翳一定有事情,便好奇的问。

    云翳很神秘的趴在何素芝的耳边说:“秘密,不告诉奶奶。”

    何素芝看到云翳跑到餐桌坐下来开始吃饭,故作生气的样子说:“不说,奶奶也知道。”

    云晨很快从楼上下来,忍不住接口:“哎!人长大了就是麻烦,看吧!家里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放在了我的哥哥身上,哦,对了还有我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曦曦姐姐,我可不想这么小就当叔叔哦,哥哥你要不要在考虑一下和曦曦姐姐的婚事,不如你在考虑一些那个和曦曦姐姐整天腻在一起的,她不是也一直对你很有好感的嘛,你就把曦曦姐姐留给我长大以后。”

    云翳送到嘴里的菜,还没等咽下,听到云晨的话,便惊讶的抢了一口,咳簌两声,忙说:“晨晨,你说什么?我和曦曦的婚礼?还什么留你长大,那曦曦不是变成老婆婆了。”

    云晨重重的点头,漫不经心的说:“这样的事情,你还是问大人比较清楚。”

    云翳看了看奶奶,又把目光放到了母亲的身上,郭成燕把手上刚从锅里盛出来的汤放到桌子上,坐在云翳的身边很认真的说:“小翳啊!妈妈和奶奶,还有你爸爸我们都看的出来你很喜欢曦曦,所以我们想早点把你们的婚事定下来,你看怎么样?”

    “结婚?”云翳脑袋里嗡的一声,像被雷劈到了一样,这么严重的问题他还没想过,虽然自己很喜欢云曦,可是他还没有恋爱,就这样结婚吗?那他心里面最放不下的他怎么办?万一他在度发病,后果怎样?云翳真的不敢去想,这个握在自己手里的生命,他随时都面临着死亡。

    云翳木讷的往嘴里扒饭,郭成燕还不时的往他碗里添菜,念叨着说:“小翳啊,你既然喜欢曦曦,就要尊重她的感觉,不能没轻没重的,老是欺负她,曦曦虽不是妈妈亲生的。可是妈妈识她为己出,你也不小了,总不能一天老是游手好闲的,要不,你就到爸爸的公司帮忙吧”

    云翳还在想着结婚这个大问题,就哼哈的应着郭成燕的话。

    云晨走进厨房很同情的说:“哥哥你完蛋了,这辈子注定载到曦曦姐姐手里了,真不给我们男人长脸,大学刚毕业就陷入婚姻的恐惧里,我云晨一定要过了三十岁在结婚,多给自己几年的好时光,好好的享受单身贵族的生活吧”

    郭成燕指责的说:“就你什么都懂,这都是哪学来的?”

    云晨得意的说:“我的妈妈这您就不知道了吧!网上说的,妈妈您落伍了。”

    郭成燕责怪的说:“就你话多,都几点了,别忘记你答应爸爸的满分。”

    云晨这才想起来自己要迟到了,本来今天就起的晚了,看看手腕上的表,已经照每天出门晚了十分钟,云晨突然大叫:“惨了,迟到了。”

    郭成燕忙责怪的念叨:“看看吧,早上赖床,吃个饭还磨磨蹭蹭的,还老是忘记带东西,你这个丢三落四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呀!晚了别怪妈妈做饭不及时。”

    云晨对妈妈的念叨嘿嘿一笑,跑到云翳近前,拉扯着云翳的胳膊好声好气的说:“哥哥,不如你送我吧!反正你也没什么事情。”

    “谁说的,我一会还有好多事情要忙呢”云翳摇头。

    郭成燕忙说:“小翳啊,你就送你弟弟去上学吧。”

    “不送,妈,我真的有事。”云翳很干脆的拒绝。

    云晨又恳求的说:“我的好哥哥,你就送送我吧”

    云翳摆起大哥哥的架子,傲慢的说:“哈哈,现在知道我是你的好哥哥了,是谁刚才说我给男人丢脸了。”

    云晨忙说:“我那不是为你好吗?你还真的想这么早就结婚啊,要知道你可是个跳级生,你今年才二十二岁,就结婚吗?我说的不对吗?”

    云翳被云晨的话再一次说中心病,很失落的盯着前方。

    何素芝一边吃饭一边说:“晨晨,你就别再刺激你哥哥了,就他那点心思奶奶最清楚了。”

    云晨看到云翳不肯送自己上学,便对着云翳做了个鬼脸,刚要走,云翳突然把一串钥匙拍在桌子上,没有一点温度的说:“自己开。”

    郭成燕很不满的推了云翳一下,指责的说:“你这孩子,怎么当哥哥的,怎么可以让弟弟自己开车去学校呢,你就顺便送他,能少块肉吗?”

    云翳又没有温度的说了一句:“在不走,就是坐火箭都来不及了哦”

    云晨抓起桌子上的一串钥匙,对云翳又做了个鬼脸,毫不客气的说:“祝新郎官笑口常开哦”

    云晨跑出了餐厅,郭成燕忙不迭的嘱咐:“晨晨,开车慢点,要是来不及就晚听一节课也没关系,爸爸妈妈不会怪你的。”

    云晨匆忙的向外跑。

    奶奶何素芝还不忘丢给他一句话:“云晨,小鬼头,等着回来,看奶奶怎么整治你。”

    “奶奶饶命……”

    何素芝听到云晨求饶的声音就是高兴,吃饱了也要走,郭成燕忙问:“妈妈,您这是要去哪里啊?”

    何素芝笑嘻嘻的说:“去追我那个星星Angela,你婆婆我还能干什么?你们就不要干涉我了。”

    郭成燕忙说:“那您路上小心点,要早些回来,有什么事情往家里打个电话。”

    何晴芝一边换鞋子,一边很不耐烦的说:“知道了,知道了,我的好媳妇,你比婆婆还碎叨,当心到了婆婆这个年纪都把儿女给吓跑了。”

    郭成燕很不满的说:“婆婆看您说的,媳妇这不是关心您吗?一把年纪整天往外跑,多让人担心啊”

    何素芝没有在和郭成燕说什么,便挥挥手走了。

    云翳也没有心思吃饭了,起身要出去,郭成燕看到云翳放下碗筷,还打着喷嚏,忙关心的说:“小翳,你感冒还没好,有什么事情过几天才去做吧,在家里好好的修养几天,妈妈拿给你的药,你吃了没有啊,怎么还没好呢?不行就去医院看看。”

    “妈,我没事,我先出去了。”云翳不顾妈妈在身后念叨,径自离开家。

    郭成燕一大早上,送走了一个又一个,幸好楼上还有一个没起床的女儿,餐厅里剩下自己一个人孤单的吃着早点,才不会让她感到更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