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欣蓝酒吧的恶魔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4004字

    云曦端起酒杯凝视着廉欣一双布满精锐的眼睛,心里暗自下定决心的想着喝就喝,总不能让这个女人小看了自己,云曦还是在大学毕业的时候,在爷爷奶奶的宠爱下,喝了一小杯,那是爷爷常喝的烧酒,云曦喝到嘴里就感觉辣辣的,其他什么感觉都来不及去品味,便直接咽进肚里,直辣的肠胃疼了很久,才恢复一点,云翳和云晨还笑她太糗。

    虽然现在不是和家人喝酒,喝的也不是爷爷的烧酒,但云曦也只能在心里暗暗给自己加油打气,不管这酒喝到嘴里是什么味道,都不能吐出来,在借力怎么出糗都可以,在外面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面子,也要不能给云家丢脸。

    云曦鼓起勇气对徐思敏说:“小敏,喝吧,喝了就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好,喝,曦曦,我们干了。”徐思敏也没有喝过酒,在家里他们都是娇娇女,都是家长细心看护着长大的乖女,这些有些老传统的家长哪里肯让女孩子去喝酒,更不会让她们接触到不良的场所,跟别说上酒吧喝酒了,现在在酒吧,可不像在家里,有长辈们的疼爱。

    一杯酒下肚,云曦看了看徐思敏,添了一下嘴唇说:“小敏,这是酒吗?好甜哦,和果汁一样呢。”

    徐思敏也舔着嘴唇,看着廉欣说:“老板,你们不会拿果汁忽悠我们吧”

    廉欣一边调酒一边抬头看了一眼云曦和徐思敏这两个刚出茅庐的小傻妹,嘴角现出一抹淡淡的微笑说:“小妹妹一看你们就没喝过酒吧,这酒怎么可能是果汁呢?这酒本来就是甜的,但是很上头的哦,刚喝不会有什么反应,一会就会感觉头晕乎乎的了。”

    徐思敏又拿起酒瓶子给云曦的杯子里倒上了,自己的也倒上后,对云曦说:“曦曦,十多万块钱的酒,别浪费了。”

    “好,反正这酒,没有我爷爷的酒辣。”云曦和徐思敏接连喝了好几杯,果真感觉自己的头开始晕乎乎的,神智也开始模糊。

    廉欣看着她们,忍不住笑着说:“小妹妹,不行了吧,我就说这酒可不是你们能喝的。”

    云曦反驳的说:“谁说的,我才不信呢,你是女人,我们也是,不信,就喝给你看。”

    云曦拿起酒瓶,手已经都不太稳了,往徐思敏的酒杯里倒上后,捅咕了一下徐思敏说:“小敏,快喝啊,你还行不行啊,这一瓶就快喝完了,加油哦……”

    徐思敏很逞强的说:“谁说我不行了,曦曦,一定不能让她看扁了我们,不就是酒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谁不都有第一次喝的时候嘛”

    徐思敏把杯子里的酒一口闷了,还向云曦意识倒酒,徐思敏和云曦一直在喝酒。

    她们现在的意识还有那么一点清醒。

    调酒师肖鹭看到走进来两位帅男,走在前面的一身时尚的休闲装,勾勒出他完美的线条,眼睛上带着一副墨镜,令他散发出一种神秘感,跟在后面的也不比他差多少,但是他没有带墨镜,一张俊脸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人们眼前。

    肖鹭捅咕了一下廉欣说:“欣姐,你看那位是不是我们的蓝哥啊”

    廉欣抬眼望过去,嘴角现出一丝笑容。

    带着墨镜的帅男走到吧台前,隔着台案一句话没说,便很霸气的搂住廉欣的脖子,把嘴靠近廉欣的嘴唇,在这一瞬间,帅男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因为他脑海里浮起一幕,便是吻住那晶莹剔透的唇,在看到眼前的这个成熟性感的唇,自己却没有想要吻的冲动,嘴角现出一丝笑意,便把自己的嘴移到廉欣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风趣的说:“想我了吗?”

    在这一瞬间,醉晕晕的云曦清楚的看到他把嘴靠近廉欣的唇边,但是下一幕云曦没好意思看,便把头扭到了一边,而徐思敏却一直看到帅男在廉欣的脸颊亲了一口。

    廉欣微笑着说:“四年不见,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耍姐姐。”

    “这个吻,是送给你的礼物。”帅男悠然的说。

    廉欣微笑的说:“姐姐还是比较喜欢那两瓶酒,至于这个没有诚意的吻,勉强算是接受了。”

    帅男风趣的说:“哇!姐姐这张出了名的嘴,还是这么不饶人哦”

    “好了,不逗你了,先品一下姐姐为你专门调制的酒吧。”

    帅男微微笑了一下。

    廉欣看到他身边的男士便问:“你的朋友喝什么?”廉欣并没有忽视一直站在他旁边的朋友。

    戴墨镜的帅男微笑着说:“他叫Booth地道的马来美男。

    Booth微笑着说:“喔,我可以说话了吗?这位美丽的女士就是我们大名鼎鼎,C大明星的欣姐,果然不同凡想,要比C所说的漂亮百倍,Booth早就迫不及待想见欣姐了。”

    廉欣微笑着凝视Booth说:“关于你对蓝的照顾,欣姐就不谢了,至于你的油嘴滑舌,欣姐要罚你一杯酒。”

    “哈哈……”Booth微笑着风趣的说:“刚见面就被罚酒,好,就有劳欣姐帮我也调一杯和蓝一样的。”Booth是特别爽朗的马来美男,自然不拘小节,见面似亲人也是他一贯的作风,无论和什么样的人交流,他都不会有生疏感。

    “没问题”廉欣开始忙活着调酒。

    肖鹭在一边插嘴说:“蓝哥,你不在的这几年,欣姐常常念叨着你呢。”肖鹭又趴在C耳边低声说:“我常常看到欣姐一个人呆在房间里落泪,欣姐真的很不容易。”

    C看着廉欣正在柜台里拿酒的背影,心里浮起一丝感慨,拍着肖鹭的肩头苦涩的笑了笑说:“鹭,蓝哥多谢你这几年一直守在欣蓝酒吧,一直照顾欣姐。”

    肖鹭诚恳的说:“这是应该的,蓝哥临走时的交代,鹭,不敢怠慢,在说了欣姐真的是个好女人,她平时对我们都很好。”

    “恩,蓝哥知道了,你们的付出不会白费的,有什么需要,蓝哥能做的一定会做。”C心里对这个廉欣是满满的感恩,同时也是满满的愧疚。

    Booth看到云曦和徐思敏在一边醉意浓浓,看到她们面前摆的两瓶酒好奇的拿起来打量一番,徐思敏很不客气的说:“你谁呀!不要动我们的酒,这可是花了十多万块钱买的呢”

    Booth听着徐思敏说话都说不清楚了,还知道护着自己的酒,便说:“十多万块钱买了两瓶酒,很了不起吗?”

    “要你管”徐思敏很不客气的从Booth手里夺下酒瓶,转身对云曦说:“曦曦,我们来喝酒。”

    “好”云曦也是醉意浓浓,C看到这两瓶酒的包装,也好奇的走到云曦的身边,拿起来打量一翻,又盯着云曦举起酒杯往嘴里灌酒,就在酒杯移开她嘴边的时候,C看着这一张晶莹剔透的唇,想起了在那棵树下自己吻住一个女孩的唇的一幕,C的心突兀砰然心跳——是她?不会这么巧吧。”

    这时廉欣把要调的酒拿了过来,开始以她纯属的手法和动作调酒,看到C和 Booth靠在云曦和徐思敏身边,便很风趣的说:“怎么,你们两个想趁人之危吗?在欣姐这里可不允许,她们两个是欣姐的小妹妹,不许你们两个动什么歪脑筋。”

    Booth微笑的说:“欣姐,你太小瞧我们的眼光了,这两个不是我的菜,相信也不是蓝的菜。”

    廉欣很快调好了两杯酒送到Booth和C面前,Booth举起酒杯对廉欣说:“这杯是欣姐罚我的,我一定要一口闷了。”

    Booth一仰头,一杯酒就下肚了。

    廉欣微笑着称赞:“好样的,不愧是我们蓝的死党。”

    “欣姐过奖了,比起蓝,我还差远了呢”Booth谦虚自己,却把廉蓝这几年在外面喝酒的实际透漏给了廉欣。

    C举起手里的酒杯对云曦说:“美女,请问怎么称呼?可以和你喝一杯吗?”

    云曦抬起眼帘,看到C一张帅气的脸,虽然被一副墨镜遮住了上半张脸,依然遮挡不住他的帅气,云曦晕晕乎乎的说:“我有什么理由告诉你……我的……名字?大晚上的还带着墨镜,出来吓人啊……”

    C看到云曦可爱的样子,淡然的笑了笑,很认真的趴在云曦的耳边说:“我叫廉蓝,你有印象吗?”

    云曦迟钝片刻,一双丹凤眼闪过一道光,脑子里记起了那张字条上的落款提名,云曦顿时清醒了很多,突兀跳了起来大喊:“是你……”

    云曦愕然生起一股闷气,毫不客气的对着C大喊:“你这个色魔,自己送上门了,受死吧。”

    粉拳还没等打在C的身上,就被一只修长嫩滑的大手给握住了。

    徐思敏忙问:“曦曦,你怎么了?你认识这位帅哥哦”

    廉欣和Booth,还有肖鹭也都好奇的看着云曦对C大喊大叫,就在云曦又挥起另一只拳头时,Angela手里的酒杯便被碰撒了,渐在了云曦的裙子和挎包上,云曦挣扎着喊:“放开我,放开我……大色魔。”

    徐思敏摇晃着身体,醉意浓浓的就要扑过来说:“曦曦,他欺负你了吗?我帮你教训他。”

    可是徐思敏刚站起身就感觉头晕乎乎的,便到了下去,要不是一边的Booth及时扶住她,恐怕要摔个好歹。

    云曦看到徐思敏倒在了陌生人的怀里,而且这个人的长相还这么古怪,不是中国人,有心先要去救她,可是自己的两只手又被这个无赖仅仅的抓着,心里开始升起了惶恐,紧张的喊:“小敏,你醒醒,小敏,不要睡啊。”

    廉欣从吧台里走出来,叫过来两个女服务员,吩咐说:“你们两个,把她带到贵宾房休息。”

    云曦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好朋友被带走了,却无能为力,情急之下,便用嘴狠狠的咬住C的手背,C被咬的疼痛难忍,喊道:“喂,你疯了,属狗的吗?快放开了。”

    廉欣急切的去拉开云曦劝慰的说:“曦曦,蓝他没恶意的,我只是把你的好朋友安顿好,她喝醉了,总要有个地方先休息,我们这又不是黑店,你快点放开蓝。”

    云曦松开嘴,瞪着丹凤眼,狠狠的盯着C恐吓的说:“我不会放过你的。”

    C甩着手,忍痛说:“你叫曦曦是吧,还真够狠得。”

    廉欣忙关心的检查C的手背伤口说:“蓝,怎么样?被咬坏了吗?让姐姐看看。”

    C的手背上明显的出现两道齿痕,已经渗出血来,廉欣心疼的说:“都流血了,到姐房间里去上点药。”

    “不用了,没事的,欣姐你不要担心了,只是被疯女人子咬了一下而已。”C嘴里的疯女人这个字眼又惹怒了云曦。

    云曦很不客气的大喊:“你说谁是疯女人,我看你才是疯子呢”

    云曦因为C的一杯酒没喝,全部洒在了自己的身上,裙子都湿了,云曦一边抖着裙子一边没好气的说:“张的人模人样的,心里一肚子坏水。”

    廉欣本来就好几年没有见到这个自己最心疼的弟弟了,现在刚回来就被这个小丫头一顿数落,还咬伤了手,廉欣实在无法忍受有人伤害C,便对云曦大吼:“你骂够了没?姐姐念在你是个小孩子,不和你计较,你要是在闹下去,别怪姐姐对你不客气。”

    云曦是喝了酒,现在虽然有些迷糊糊的,但是好像还有些清醒吧!便不甘示弱的对着廉欣喊:“他是色魔,你也不是什么好女人。”

    这句话刚一出口,云曦就知道自己是惹上人家了,廉欣被云曦骂成不是好女人,心里多年的沧桑顿时涌上心头,瞪着一双大眼睛放出怒火来。

    C心知廉欣的辛酸,一时无法忍受云曦的无礼,不管她对自己怎么样,毕竟是自己不对在先,先无礼的亲她,可是她这样对一个毫无亲情,苦心把自己拉扯大的姐姐,如此侮辱,让C实在无法忍受,便一个冲动,扇了云曦一巴掌,瞬间云曦本就因为喝酒,而红晕的脸颊顿时更加绯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