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搞砸了现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8本章字数:2231字

    白昼之光,岂知夜色之深。

    ——借尼采名句题记

    “咕咚”一声,郑航知道搞砸了。

    “你个白痴!”他一边咒骂自己,一边暴踢警车的轮胎。现在该怎么办呢?他回头望着商场,门首装着一台磁卡电话。一个保安员抖抖索索地站在电话机后面,面露讥笑。郑航狠狠地盯了他一眼,蹦地跳上台阶,一把推开商场大门。

    保安员退开几步,郑航没有理他,拿起电话拨了110,接通指挥中心。他告诉女接警员他已到达报警商场,然后向她描述了最新了解到的商场抢劫嫌疑人的情况,以便她能及时向指挥首长及增援人员传达。

    “别挂,”接警员说,“关局长要跟你说话。”

    “来不及了,我得去保护现场。”郑航焦急地叫道,在想出办法打开车门拿出相应装备前,他不愿跟领导通话。警笛仍在尖啸,他怕关局长会在话筒里听到,然后问他为什么扰民。“增援民警还没有到,门口聚集了很多人……我怕不利下一步侦查。”

    “你做好份内事就对了,增援人员很快赶到。”接警员说,“等等,关局长来了。”

    他听到关西接过话筒时气喘吁吁的声音。关西长年烟不离手,又兼中年发福,肺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干得不错,小郑。”关西温和地说,“证明你能力的时候到了。今晚两家商场被抢,我怀疑是一伙人所为,他们手里的枪恐怕不是玩具,你得小心点。我要你保护好犯罪现场,侦查出更多的抢劫细节,为侦破案件赢得先机。”

    “谨遵局长指示。”郑航说,“我知道的情况已跟接警员说过,让她向您汇报,其他事情我还没顾得上询问。”

    “好的。嫌疑人在店里碰过的东西一定要保护好,以免证据泯失。”

    郑航把话筒压在肩头,大声询问保安员:“抢劫分子在店里时有没有碰过其它东西?”

    “有。”保安员大声回答,表情就像刚才一样面露嘲笑。“他碰过磁卡电话。抢劫前,他打了一个电话,可能是打给同伙的。因为他打过电话不久,便冲进两个持枪的人来。”

    他瞪大了眼睛。“这个电话?”郑航说着指了指手里的话筒。

    保安员耸了耸肩。“这里没有第二部电话。”

    天啦,他想。这简直是场恶梦。他怎么去跟领导汇报?难道告诉他自己擦掉了抢劫案中最有价值的证据——嫌疑人留在作案现场的指纹?窗外,闪烁的警灯炫得他有些眼花,嘶鸣的警笛让他头都要裂了。

    郑航是个处处追求完美的人,为这次任务不仅计划详尽,准备充分,更是提前操练了很多遍。不过,他原来在警令部搞文秘,担任城矶派出所副所长后,一直负责社区警务,对侦查工作完全外行。正因如此,他操练得很苦,有次推门时被带着弹力的门碰在脸上,上嘴唇到现在还肿着,下颏还粘着创口贴。

    伤不大,但焦虑的心情却深入了他的骨髓里。

    门外传来“吱嘎”停车声,第一批支援人员到了。郑航像盼到救星似的。

    “我一会儿再向您汇报。”他对关西说,“第一批支援人员到了,我得配合他们做好工作,一有情况我会第一时间汇报。”他没等局长回答就挂上了电话。

    来人是派出所的刑事民警阳阳。看到郑航推开门,远远便打招呼,脸上带着一种轻松自如的表情。“有什么发现吗,郑所长?”

    “没有。”他边说边拉住阳阳的臂膀。“先帮我个忙,阳阳。我把钥匙锁在车里了,还有我的装备,不穿戴装备执勤是要扣分的。还有,我用商场电话向指挥中心做了汇报,保安员却告诉我说嫌疑人用过这个电话。我该怎么办呢?痕检技术员会发现我的指纹盖在嫌疑人的指纹上面,这可怎么办呢?”

    阳阳吸了一口气。“别着急,有我呢。”他一把将电话抢在手里,让整个手掌覆盖住郑航捏过的地方。

    郑航扑向他,想把电话从他手里夺过来。“不,”他大叫道,“你在干什么?痕检员会查出你的指纹的。”

    他用一只手把郑航挡在一边,然后将话筒挂在话机上。

    “不要再动。”他朝他笑了笑,说,“痕捡员也许还能发现嫌疑人的几个指纹。你要再动,那就真的完全毁了这桩重案的证据。”

    “那你……”

    “你现在没事了,郑所长。”他像尉迟恭似的虎了一下脸。“我会保护你顺利过关的,至于其他的事,你就不要管了。”

    郑航转了一个圈子。“如果局长发现我们这样做事,他一定会将我们发配到最远的乡里去。”

    “没有人知道你干了什么。”他把手搭在郑航肩上,“忘记它。电话是我打的,上面只有我的指纹,如果仍然验出你的指纹,那是你制止我打电话时留下的。这一切没什么大不了,在外办案,谁都不可能那么小心谨慎。”

    就在郑航怔疑时,阳阳转身走到警车前,使劲往车内瞧。不仅警灯和警笛没有关掉,而且引擎还在转动,车钥匙挂在点火开关上。他看到郑航的手机、对讲机和警用装备都放在副驾驶位置上。粗心的人。

    他回到自己车旁,打开后车门,把公事包打开,取出一只小型皮袋,里面装着一套用以撬扭锤砸的工具,不到五分钟时间,郑航的车门就被打开了。他探身进去,将自锁开关关上,总算关上了警笛和警灯。

    郑航脸上重新有了血色。他紧紧地握着阳阳的手说道:“你一定以为我白痴,但我确实是太焦急。这一段时间真是急懵了,什么事都做不好。”

    “我们都会时不时地出点毛病,没必要为此自责。”阳阳谦虚地说,“我刚办案时,不知出过多少洋相呢。”

    听了这话,郑航抿了抿嘴唇,翘起的眉毛垂下,眼睛看着马路。又有两台警车驶了过来。刚挂上腰间的对讲机突然响了,他取出提到嘴边,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如释重负的心情。

    接警员的声音很尖,却很清晰。“我是指挥中心,南正街发现目标,请郑航带阳阳立即赶过去参与围捕。”

    “收到。”郑航回答着,抬脚往警车走去。

    “我们开一台车去。”阳阳拿过郑航的车钥匙说,紧接着将车子发动。震耳欲聋的警报声立刻划破宁静的街道。清凉的夜风从窗户钻进来,直接吹到他们脸上,但他们这时已然全神贯注,没有理会。郑航整了整腰带上的装备,拿出手枪试了试。

    前方也传来警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