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四个错误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8本章字数:2153字

    半个小时后,公安局指挥中心会议室。

    关西坐在主席台,笑咪咪地看着三十名疲惫不堪的下属。他们分成两组,一组干净整洁,坐在右边,一组灰头土脑,没有一个身上不是沾着彩排用的红墨水,坐在左边。整日虎着脸的局长破天荒地笑了,可不是好兆头。

    “这是演戏、演习,还是考核?谁来给我说说。”

    左边的十五人都低着头,没人敢吭声。

    “是我没组织好,局长。”右边的齐胜站起来说,“我请求处分。”

    “你的处分少不了。”关西突然变脸道,“但不要急着争功,先让他们说说。”他指了指左边的一群民警。“第一个错误?”

    “在于我。”郑航主动站起来,“我处警没经验。”

    “哈,郑所长,够胆量?”

    “郑副所长。”郑航不好意思地纠正道。

    “可你眼睛盯着所长位置。”关西嘲弄地说,“看来你太急切弄到这个位置了,连警车钥匙都来不及拨,就往前冲……”

    郑航低下了头。“我搞砸了。”

    “哼!”关西鼻孔里喷出一股气,轻蔑地从郑航脸上移开视线。“我们重点来谈谈堵截。”

    “掩护的冲锋枪开始一直没响。”齐胜说。

    阳阳委屈地看着齐胜。“背带卡进了门拉手里,我想从外面把它取掉,结果……”

    “结果嫌犯的枪响了,打中了你。第二个问题呢?”

    “郑航没有及时抢救搭档。”

    听到这话,关西眼睛亮了。减少牺牲,安全第一已写进警务条例。他大学毕业便当了警察,入警三十年,数十次出生入死。“不错,郑航和阳阳。我们来好好谈谈,你们一起处警,一台车参与追捕堵截。齐胜喊冲锋枪掩护时,你没听到吗?”

    “我听到了!”郑航顶嘴道,“我最先看到嫌犯车里伸出了枪,第一个展开了还击。可是,当我回过神来叫阳阳时,他已经倒下了。”

    “好一个‘等我回过神来’。如果是实战,你的搭档已经听不到这么经典的话了。我知道你们很在意堵截和抓捕的成功,可你们在关注嫌犯时,也要关注一下身边的搭档。现场的一切都应该是你们关注的对象。你的搭档犯了错误,如果你不能帮着他弥补,那就是你的错。因为搭档犯错,挨了枪子,你失去了搭档,就失去了掩护和依托,你也得挨枪子。这错误愈演愈烈,因为你们两人挨了枪子,可能让整场堵截失利。”

    郑航想解释,被关西手势制止了。

    “还有,你怎么能让自己的搭档躺在地上,躺在敌人的枪口下面呢?”

    “齐队长在喊冲锋枪掩护。”

    “你就拿着同事的枪去扫射轮胎,却让同事暴露在外!他当时死了吗?即使死了,你就那样让敌人凌侮他的身体,你就不能把他拖回车里吗?”

    郑航呆呆地看着主席台,放弃了辨解。阳阳在处警时帮了他,他不能一味地要求阳阳在所有事情上都帮着他,让他顺利过关。

    “第三个问题?”关西冷峻地问。

    看看一直没人搭腔,坐在关西旁边的副局长贾诚说:“没有第一时间控制住嫌犯的车辆。”

    “对。你们逼停了嫌犯的车,却没能把它控制住。”他盯住齐胜,继续说道,“你不会说我没教你吧?”

    齐胜羞愧地转过头,局促不安地在凳子上扭来扭去。关西还是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时,齐胜便跟着他,今天的考核就是根据当年关西指挥的一场堵截战制订的。那场堵截战比今天疯狂得多。嫌犯驾驶的虽然只是一辆北京吉普,但他们人人都身负命案,落网是死,鱼死网破也不过是死,那是一场真正的玩命战。

    吉普车被围堵得无处可逃,便在大街上横冲直撞,警车越聚越多,它撞翻几台警车仍想往外面冲。是关西率先走下警车,凭借车身的掩护,一梭子打穿吉普左侧的两个轮胎,造成它的侧翻,才生擒了嫌犯。

    那场堵截战称得上真正的经典,且意义深远。

    “应该首先打爆汽车轮胎。”齐胜低声回答。

    “没错,幸好郑航最后想到了这一点。不过,他为之付出了生命。”

    关西又一次盯着郑航的眼睛。郑航也看着他的眼睛,明白他的意思,赶紧低下了头。

    “他犯下了第四个错误。”贾诚接着说。

    “那时怎么就痴了呢。”右侧的一个民警说。

    “应该想到那个驾驶员逃不掉的,现场又不是你一个人。”

    “现场也不仅驾驶员一个嫌犯呀,就那样把自己完全暴露在敌人的枪口下面。”

    右侧掀起一阵笑声。嘀嘀咕咕的评论越来越响。郑航不想知道是哪些人在评论他,他不想记仇,也不想让人感觉到被记仇,懵懂有时是最好的武器。

    “当时,我是有些忘乎所以,不知所措。”

    “所以命也不要了。”关西白着眼说。

    郑航耸了耸肩,算是回答。

    贾诚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你应该先找好掩体,再观察路虎车里的状况,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控制住局势,再开展追捕。”

    “我怕他跑掉。”

    “连命都丢了,你还抓得住他吗?”贾诚没好气地说。

    关西咳了一声,板起腰,黑红的脸膛重又虎了起来。

    “好了,今晚的考核和点评就到这里。参与考核的同志每人回去写一篇材料,总结一下今天考核活动的经验和教训,并提出今后应该怎么办。这次考核成绩分两部分,一是今晚的现场表现,二是总结材料。”

    过山车爬起来,跌下去,爬起来,跌下去,越来越快,越来越疯狂。郑航紧紧地抓住扶手,兴奋得大叫起来,飞吧,飞吧,飞起来吧。往常,爸爸总是很忙,很忙,出差,出差。今天,爸爸终于带着他游公园啦,带着他坐过山车,他太高兴了。有爸爸在身边,他什么都不怕,那怕抛到空中,他都不怕,爸爸会接着的,小时候,爸爸就常带他玩抛起来,又接在怀里的游戏。

    过山车在加速,升到最高处,然后又倒转来,头脚倒翻着,似乎就要将他摔出去。他恐惧地回头寻找爸爸,却发现爸爸不见了,接着听到一声让人窒息的呼喊,是爸爸的声音。爸爸一定是从身旁的过山车座位抛出去,然后摔在地上了。他依然被拴在过山车上,倒转着,却无法看到爸爸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