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为了妈妈的遗愿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8本章字数:2070字

    他的好朋友,跟他一同参加录警考试的庄枫在政审中被刷了下来。庄枫毕业于江南大学法学院,扬言非政法系统不考。这次录警政审封杀了他,等于政法系统永远对他关闭了大门。听到消息,郑航第一时间来到庄枫的身边,整整一天,他都在静静地听着他抱怨:“哦,天啦,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郑航绞尽脑汁想用什么话来安慰他,最终什么话都成了废话。庄枫放弃了考研,放弃了考其他政府公务员,去了一家律师事务所。

    接着是岗前培训,培训后是枯燥琐碎的文秘工作,说穿了就是学习伺候领导。领导不是那么好伺候的,尤其是上面的领导不止一个。他得时刻微笑,一张脸似乎整天荡漾在春天里,嘴角习惯成自然地向上弯曲,但内心憋屈得要死。不仅是这种工作环境,还因为他工作之余总是孤身一人呆在家里。这样,就有很多空暇时间,让他去想父母。

    姚琴很快发现了郑航的变化,每次见面都要刻意看看他的脸,皱起眉。“你看起来不像我年轻的外甥,像是被人从地下挖出来的文物。”

    郑航露出一个尴尬的微笑。“这不托你的福吗?”

    姚琴低下头继续帮着收拾卫生。把郑航留在警令部确实是她的主意,是她缠着市局领导违反规定,将郑航留下来的。与郑航一道考录的十二个新警,十一个下了派出所,即使是专为技侦支队考录的计算机专业人员也不例外。

    “我是为了你妈的遗愿。”姚琴说着,把沙发垫全拆了,扔进洗衣机。“机关工作轻松些,不用巡逻、抓人、审讯,不用没日没夜地干,还得罪人。”

    “不像你想像的那样。”

    “我知道各有各的乐趣,各有各的罪受。”姚琴争辨道,“先在机关里打好基础,再下去吧,领导不会亏待你。”姨妈几乎跟母亲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性格也一样,内心里是个悲观主义者,外表却要充乐观。她的情感被小心地控制着,她的行动都是计划好了的,而不是凭一时的冲动。

    但自从她接手对郑航的照顾,除了当好保姆,除了安排他留在警令部,她觉得其它的事外甥都没有遂她的意。现在,她更加感到担心。

    她知道这个孩子是有反抗个性的人,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却并没有表现这一点。还在被父亲扛在肩头的年纪,父亲却牺牲了,正是高考升学的关键时刻,母亲却忧郁而亡,轮到谁,不会为此心生绝望呢?

    姚琴冲了一杯咖啡递给郑航。“端稳了。”她警告说,“玻璃杯容易打碎。下次我带些纸杯来,没有污染,没有化学品,还不用清洗。”

    郑航很快呷了一口。“我是警察,每天都做这些服务工作。你还把我当几岁的小孩啊。”

    “哦,你长大了,可以不听姨妈的话了?”姚琴一语双关地说。

    “不是的。”

    “那你怎么想离开警令部?多少人梦寐以求呢。”

    “事情太多,太忙了。”

    “派出所事情更多。杀人、抢劫、盗窃,还有房子失火、吵架纠纷、精神病人,哪一件不要派出所的去?小航,这是你妈交待的。到此为止吧,我不愿再和你讨论这件事。”

    “好吧。”郑航点点头。母亲说的,便是先皇铁券。他拿起姨妈熨好的制服,对她露出温暖的微笑,“我得走了,明天的会场今晚必须布置完毕。”

    姚琴站在客厅中央,脸上一副紧张的神色。他知道他一转身,眼泪便会从她的眼里涌出来。所以,告别后他从不敢再回头,他见不得姨妈的眼泪。

    但郑航终究还是离开了警令部,只是姚琴一听到消息便去找了开阳区公安分局局长关西,然后找到徐放,对郑航的工作安排做了非常具体细致的干预。郑航明白抗拒没用,便想用学习弥补自己。他向同事学习刑讯、逮捕策略和卧底,了解犯罪心理画像、集团犯罪和贩毒案件。他学得很起劲,所里的老民警阳阳却嘲笑他纸上谈兵。

    纸上谈兵,这词听起来令人很不舒服。但郑航很看不起武警转业的阳阳,认为他不学无术,不求上进,所以很不以为意。

    但实际上,“纸上谈兵”落在这次升职考核中,却成了事实,它简直就是郑航的噩梦。除了理论测试,更多的是体能训练和侦察程序。郑航觉得他是一张白纸,前怕狼后怕虎,左焦急右思虑,越是恐惧越容易搞砸。模拟处警时,把装备锁在车里只是一次小事故。

    一个月过去,关西看到了民警的主观能动性,不断地提高考核层级,驱使每个人一遍遍地去攀爬高耸的“考核墙”。大家的睡眠时间越来越少,被鞭策着去训练的时间越来越多,操练越来越严格。每过一天,大家的期望值就高一分……总会有人在高强度的训练中获得奖励,但也有人半路退出。

    郑航不愿做那个退出的人。他心气很高,争强好胜,即使不为当官,也不能被别人比下去。何况,他理解关西的心思,局里僧多粥少,警多位少,在这么一个狭小的上升通道里,这次考核为选拔真正的人才突破了瓶颈。

    理论测试,郑航不怕,但他拼命地跑,不停地训练,不论是单双杠、攀绳,还是俯卧撑,只为通过三项体能测试。

    昨晚开展的是处警追捕实战演练考核。关西和贾诚模拟多种场景,参与者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以前,郑航做梦的主题总是爸爸或妈妈,他在暗夜里寻找、呼喊,看到突然出现的父母,却又猛然惊醒。而现在,他的噩梦变成了鲜明的彩色,充满暴力的气息——闪烁的警灯,尖叫的警笛。他不停地向前奔跑,沿着无尽的遂道夺命狂奔,一路上全是火红的枪弹四处窜飞,爆炸,轰响,摧毁,鲜血淋漓。

    有好几个夜晚,他突然惊醒,努力遏制住自己疲惫的叫喊声;还有的时候,他只是躺在床上,感受来自身体的抽动,默默地舔舐白天留下的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