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3个诡秘的电话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9本章字数:2052字

    童文一边思考一边又慢慢地吸烟。社区自愿戒毒管理中心是个半政府半民间性质的机构,方娟只是代表公安机关禁毒协会在那里协助管理和实施监督,挂副主任,其实什么级别都没有,也不对管理中心负责。也就是说,方娟与管理中心没有权和利的争夺关系。想想他了解的方娟,为人处事都圆润细致,难得与人发生纠结于心的事情。但她如此郑重其事地寻求内行人的建议,心里一定有非解不可的疑惑。

    “我到管理中心才两年多,”方娟继续说,“但电话涉及的案件应该是从四年前就开始的。前年我便对某起案件有疑问,去年上半年引起了我的关注,结果今年他把电话打到了我的手机上。”

    “我每年都去你们那里检查,管理中心能有什么案件?”童文嘴上表示反对,但口气中已表现出对方娟所谈之事的兴趣。

    “不是毒品案,也不是涉及管理中心的案件,是刑侦办的案。”

    童文点点头,却说:“你在公安机关,接触的都是最底层群众,有人利用案件搞恶作剧,骚扰你在所难免,慢慢你就知道了。”

    “仅仅如此,我就不担心了。”方娟说,声音里充满怀疑。半个月前,接到第一个电话,她就是这样想的。该死,她真希望没有听出电话里隐密的阴谋。那个阴谋并没有涉及到她,但因为接听了电话,她已与那个阴谋有关。

    正是晚餐后,她在大院里散步的时间,电话响了,她优雅地用兰花指夹起手机。想必是闺蜜约她逛街,或者K歌、泡吧,聚集了一大群同龄男女青年,意图加深了解,寻找谈爱对象。这种聚会,方娟并不拒绝,毕竟比相亲好得多。

    她看了一下屏幕,是个陌生号码。“Hello,哪位?”

    “时间迫在眉睫,公道自在人心。拯救吧,他又准备动手了。”

    电话使用了妙音,听不出年龄和性别,但声音里有一丝压抑的焦虑。她以为是邪教宣传,刚想挂掉,却又引起了她的注意。“只有你看出了过去四年里案件的玄妙,发现了其中的谬误,赶快行动吧,只有你能揭开谜底,制止杀戮。”

    “你是什么人,说的是什么案件?”方娟大声质问。

    对方却没再口若悬河地说下去,挂了电话。

    方娟惊疑了好一会儿,但因为接着就跟闺蜜泡吧去了,便很快忘了这事。她以为这是别人打错了电话。现在串号、错码的情形多,相似电话拨错更是家常便饭。

    第二个电话在几天后。也是傍晚,她在办公室整理资料,手机就摆在办公桌上,铃音响了一声,她便飞快地看了一眼:陌生号码。

    仍是妙音,背景声音清静,应该是在车里或封闭场所。

    “时间迫在眉睫,公道自在人心。你是不是觉得他的作为正好帮助你减少了管理对象,是不是觉得减少了对社会的危害而准备放任不管?……”

    “你是谁?我又不是刑警,为什么跟我说这些?我能做什么?”

    “因为只有你看出了案件的玄妙,只有你相信凶手另有其人。”

    “什么案子?”

    “你知道的。去做吧,公道自在人心。生命是平等的,并不能因为他们的弱小和卑微而任人宰割,他们罪不该死。”

    这个电话让她真正惶恐了。她立即将情况向管理中心主任,向乔军做了汇报。可他们并不相信这件事情,更不相信四年来有什么案件跟管理中心有关。他们不仅不想去做什么消化工作,还安慰她,劝她不要把事情嚷出去。

    从乔军办公室出来,方娟仿佛一个人在与缥缈无际的大海战斗,她立于一个忽高忽低起起伏伏的浪尖上,在巨大的浪峰与波谷之间不断被覆灭不断被呛水,却看不到海岸和船只,甚至没有一根救命的稻草。

    “会不会就是经常去管理中心的瘾君子打的?他们之中精神有毛病的多,说些胡言乱语,吓唬你,令你不安……”

    “我去吃烧烤了,你要送些过来吗?”方娟一下子站了起来。

    “心放宽些,在公安搞久了,什么事情都可能碰到。我在刑侦十几年,不仅是信件、短信、电话威胁,死猫、死狗、刀具、子弹的包裹经常收到……”

    她笑了笑,眼睛在他饱经沧桑的脸上停留了一下,眼神里透露着悲伤。

    走到沙滩上,烧烤的燃气炉掀起一股热浪,唤起她脸上的微笑。原本黯淡的眼睛再次闪烁快乐的光芒。自从上次接到那个电话后,已经过去两周了,她开始怀疑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她只想让这一切尽快过去。

    正想着,衣兜里传来一阵震动。她低头看了一下手机,一种不祥的预感渐渐从身体里升起。屏幕上,十一个冰冷陌生的数字在召唤她。

    愤怒地划开接听键,她还没来得及招呼,对方便说了起来。

    “你以为我是开玩笑,逗您玩的吧。这么久,你竟然没做任何努力。”一个刺耳扭曲的声音在她耳朵里响起。男的?女的?管他呢,科技混淆了视听。

    “我一介女流,又不是刑警,我能做什么?”方娟厉声回答。她走到远离男性警察的沙滩空旷处,停下脚步,向高远碧蓝的天空仰望了一眼。这次是白天,而且还是中午。她以为精神病只会在发病的夜晚才会骚扰人。

    “你能做的。你终归是警察,而且与吸毒者密切相关。”

    “那你不要再跟我绕圈子了,告诉我真相吧。”方娟烦恼地踢了一脚砂砾。

    “我已给你打过两次电话,可你没有反应。”那个变调的妙音叹息着说。

    “你想想你说了些什么?兄弟,我要的是有用的信息,不是那种空洞的说教,或者谜语。”

    “你想看着他们死亡,再看着无辜者接受审判?”

    “你也不比我高尚。算了,现身吧,不要再站在幕后,赶快做点正事。或者你想从中得到什么,你跟我直说,我尽量满足你。我们联手或许能取得更好的效果,怎么样?”

    对方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