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被人跟踪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8本章字数:2042字

    “我们为什么不能像两个有理性的人那样来商量问题呢?”他说着,用双手把自己支撑起来。“我们可以到我家里去。我来泡一壶茶,让我们好好谈谈这件事。我相信,你会愿意帮我的。”

    “不行。”志佬高叫着,身体因愤怒而发抖。“你知道我受的伤害吗?你懂得我的痛苦吗?你这样的混蛋怎么弄得清?我看你是昏了头,白活这么长的年岁。去死吧,滚!”

    志佬嘴角淌着口水,脸已扭曲,皮肤发紫并且有很多疙瘩。他已经病入膏肓,特别是精神上的刺激,呆在这里只会更加令他失常。

    看到这些人,郑航简直要精神失常。他感到胸口一阵痉挛,仿佛有窝黄蜂在里面扑腾。再往前面跑,穿过遥岭巷、九井湾、百步蹬,几乎每个路口都被一群流浪者占据。他平时很少看到他们,现在才知道,那是因为他晚上都窝在家里。如果他习惯于夜生活,很快就会掌握他们的活动规律。

    跳出百步蹬,进入解放路时,郑航装作不经意地向左瞥了一眼。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坏精灵”,他认识。高个子,大块头,发达的肌肉可以媲美运动员,穿一身垃圾场上捡来的太空服,污黑油亮,到处是破洞缺口。但站在路上的架式,真像恪尽职守的保安。

    他面无表情,不给钱也没有怨言。也许下次这些过路人就会心生愧疚,主动拿出钞票了。他已经准备好一直这样无怨无悔地站着,等待某位好心人从兜里递出钱来。

    透过眼角的余光,郑航看到“坏精灵”的眼光飘向他。不用说是认出了郑警官。郑航几次把他叫到办公室训话,让他做正事,务正业。但他并没有羞愧,只是防备着,双腿蹲成骑马式,随时可以开跑。

    郑航沿着路口继续往前走,进入老玻璃厂的后墙小巷。夜已经深了,这一带是未改造的棚户区,赖着未搬的原住民都已经熄灯睡觉。路灯昏暗,远处暗黑的厂房和四周高耸的大树仿佛一道不祥的屏障,将他与文明世界隔开。

    没有人,没有声音。湿润凉爽的春夜呈现出诡异的寂静,连猫和老鼠都懒得出来蹦达。他跑得有些累了,手机记步软件显示已经奔跑了十公里,完成了每日目标。他停下来喝水,吃掉两块蛋糕。双腿发抖,胳膊上的肌肉也累得发颤,但他不能停下来。他决定在这里打一套擒敌拳,熟悉熟悉擒拿动作,让全身肌肉和经络得到舒展。

    双腿分开,与臀部同宽,膝盖腱拉紧。就在这时,他听到一阵细碎的脚步声。郑航对敌经验虽不丰富,但懂得许多跟踪与反跟踪知识,对犯罪的疑心异常之重,在这无边的暗夜里,点滴响动都会激发他的本能。

    他一个转身,闪入暗影里,手里多了一把匕首。脚步声停下了,却有更多细碎的声音传来。不论是敢于跟踪、偷窥一个锻炼的男青年,还是直接就是针对他郑航,都是来者不善的。郑航突然想到父亲,如果父亲面对这种情形,他会怎么办呢?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仿佛听到父亲的声音。接着,他撒腿就跑。

    脚步声,细碎而迅速,就在他身后不远。慌乱之初,他想朝棚户区里跑,不行,这个主意不好,棚户区里太过阴暗,根本找不到救援的人。他必须抄近路跑到大街上去,跑回到公安局大院附近,靠近有光、有人、有警察同事的地方。

    声音一点点朝他逼近。郑航做了个深呼吸,他的心脏“怦怦”直跳,肺部几乎快要爆炸。前面十多公里的奔跑早就让他的身体疲惫不堪,还好年轻的肾上腺素帮了他的忙。对方快追上来了,速度不错,这点毫无疑问。他没有看到对方的样子,但一定敏捷、强壮、富有耐力。一天的高强度训练之后,他的对敌能力已经减弱。

    很快到了小巷尽头。路上打着几根水泥桩,用重型铁丝串连形成铁丝网,当作出口栅栏。看上去,这里很久没有人来了,周围野草丛生,脚下一层厚厚的腐叶。郑航发现有人用电缆钳沿着一根桩子剪出一个豁口,旁边的铁链网被掀了起来。被剪断的铁丝网边缘弯弯曲曲,有些尖头向上,有些向下,像是停车声出口的道钉,让你必须小心翼翼才能通过。

    蜗牛一样谨慎地穿过铁丝网豁口时,郑航看到了那个跟踪者。看不清什么模样,但个子不高,身子精干。如果郑航不是太劳累,完全有信心把他撂倒。

    穿过豁口,郑航迅速跑到行道树边,边跑边隐身观察。

    后面传来沙沙的声音,被踩踏的树叶和折断的树枝噼啪直响。

    跟踪者正在穿过豁口,后面却又出现一个人,个子很高,但脚步踉跄,喘着粗气,显然也已透支体力。

    眼看着就要穿过铁丝网,跟踪者突然大叫,完全是原始人表达惊恐的语言。

    原来高个子追了上来,拉住了他的外衣。他害怕却未退缩,狠狠一拳砸在高个子脑袋上,高个子没有躲开,硬生生地吃下了这一拳,像落水狗一样摇晃着脑袋。跟踪者——已经不能再叫他跟踪者了,或许他才是被跟踪者——叫小个子才合适,返身回跑,高个子扑上去,抓住他一只脚,他拼命地踢,想甩掉他,但是高个子再向前扑,抓住他另一只脚,把他拽了过来。小个子还想往前爬,高个子扑到他身上。

    郑航跑了过去,他的行动完全是无意识的,正义感直接转化为行动。他顾不上铁丝豁口,直冲过去。

    小个子被压倒在地,高个子抬起一胳膊,挥起浑圆的拳头就往他头上砸。小个子拼命闪到一边,拳头砸在地上。接着,高个子一声嘶孔,缩回了手。后来郑航才知道小个子使用防狼喷雾器喷了他。高个子倒在地上,闭着双眼痛苦地嚎叫。

    但两人相距太近,小个子在喷高个子时,自己也吸进了防狼喷雾,咳得涕泪双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