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为什么不回答我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9本章字数:2065字

    小个子一边咳一边艰难地爬起来。

    高个子痛苦得缩成一团。防狼喷雾虽然有效但只是权宜之计,不能一劳永逸地击败对手。郑航跑过去,顾不上安慰小个子,赶紧拿出警绳先把高个子捆个坚实。再回头扶小个子,却发现小个子原来是个女的。

    宝叔辗转反侧一个多小时,无法松驰下来。病床上痛得不停叫喊的堂兄一直在他脑子里闪现,还有他眼睛里发狂的目光。

    堂兄是家庭里对他最好的人,在他吸毒、戒毒的过程中,一直默默地支援他、鼓励他,让他焕发勇气面对生活。现在,堂兄求他找些毒品缓解疼痛,他竟然找不到,怎么对得起堂兄几十年对他的关照?

    宝叔快步上了街,感觉腰部疼痛而僵硬,那是刚才志佬踢伤的。他知道应该要舒展一下身体,但他从来不这样做。街上行人很少,空气非常清新。

    转过湖口井,前面是条死胡同,但它的尽头是一座废弃的院落。宝叔以前喜欢在那一带遛达,一些零包贩毒的瘾君子也愿意在那里活动。院落的后墙倒了一块,成了胡同的出口,穿过去是一片桔树林。

    月亮出来了,可宝叔没有看到林边停着一辆熄了火的汽车。他在苦苦思考,想找出个办法,不知道在哪里可以买到鸦片或者白粉。前一个月,他一直通过医院的朋友买吗啡,但吗啡已远远不够用了。

    月光透过桔树林投下令人恐惧的阴影,宝叔断定在他身后有什么东西在移动,是狗是猪,还是什么身体庞大的动物?

    他转过身来的时候,一个年轻男子从桔树丛中跳了出来,一下子扑倒他身上。一股强大的冲力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住手。”他尖叫着,此时他感觉有一块铁片在他手臂上刮,就像尖利的指甲剜进了他的皮肉里。他能明显地感觉到一块块小皮肉被剜掉。

    他拼命地挣扎,因为害怕受到更大的伤害。泥地里有一块石头,他右手胡乱地抓着,身体往石头方向扭动,可男子很快看出了他的意图,一脚把石头踢得老远。接着,男子提起拳头,拼命地捶他,狠揍他的下巴,把他的脑袋往后猛拉。

    宝叔失去了知觉。再醒过来时痛得眼冒金星,那男子仍在用拳头揍他。那是一双戴着橡胶手套的拳头,不停地捶打在他的胸腹处,几乎把他的肋骨都打碎了。

    “为什么?为什么打我?”他无力挣扎,无力还击,只得可怜巴巴地求饶。“如果我在哪里得罪了你,我愿意倾家荡产赔偿你。”

    男子却并不答话,发泄似地挥舞着拳头。“求你,求你。”他可怜地哭泣着说。“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给你做牛做马。”

    男子两只手掐住他的脖子,发疯似地大笑起来。风儿穿过树林猛烈地吹来,发出了愤怒的呼啸声。宝叔能闻到桔树的花香味和浓浓的泥土气。男子居高临下,压得他透不气来,看着他表现出恐惧而放肆得意。当他把手从他喉咙上拿开时,宝叔以为他不再折磨他了。可是,男子站起来朝他的背上踢了一脚。

    粘液从他的鼻子里流下。他感到内脏似乎已经破裂,喉咙里涌动着苦涩的胆汁。男子俯身又要来打。宝叔往他胯下一滚,抱住他的右腿,拼命地往外拉,使他失去平衡,倒在地上。

    宝叔不管不顾地滚开,然后勉强站起来,拼命往前奔跑。终于回到大街上,男子并没有跟上来。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望着天上的月亮,喘着粗气。

    估计男子不可能再追过来,宝叔抽出一直藏在兜里的右手。五指血糊湖的,拇指和中指里还带着一小块皮肉。从男子身边滚开时,宝叔狠命地抓了他大腿一把。

    进入城矶派出所,小个子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还一边指着郑航,却说不出话来。一张脸红得像风中的杜鹃。

    “别笑了,坐下。”郑航不客气地指着对面的沙发。他已让值班员将高个子押进候审室,待问清小个子的来路,再慢慢地收拾他。

    “叫什么名字?”他冷冷地问道。

    “我是禁毒支队的,叫方娟。”

    郑航吃惊地睁大了眼睛。他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市局的?”他疑惑地问道。哦不,我在警令部工作三年,怎么会对她没有一点印象?这是怎么回事——是她在跟踪我,还是她被跟踪,求助于我呢?

    “我在禁毒协会社区自愿戒毒管理中心工作,”女孩拉长声调说,“最底层的民警,你不认识是正常的。我也不认识你。”

    “你……今天是怎么回事?”想起刚才的逃跑,郑航心里十分懊恼。多心吓破胆。

    “那你就是这个……郑副所长。”

    “嘿,是我在问你话呢?”语气里有转嫁怒火的味道。

    “我知道。”她皱起眉头,那副随意的样子让郑航觉得更加奇怪。一个女孩,深更半夜被陌生人追赶,还被扑倒,竟然没事人一样。

    “你为什么在玻璃厂后墙巷子里耍拳?”

    “这不全警大考核吗?”他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哦,那是。”她点点头,似乎在肯定他是好学上进的男孩,而不是一个有着瘾君子般荒诞怪癖的警察。

    “郑副所长,我还想再问一下。嗯,你为什么跑步经过流浪者聚集的地方后,再绕进玻璃厂后墙边去?”

    “管你什么事?”他感觉似乎受到奚落,目光移到她的身上。方娟的脸刷地红了。她刚才高强度地运动了一番,身上穿着九分裤和白色长袖T恤,汗糊糊的,已全部粘在皮肤上,曲线毕现。说实话,她可没想到会有这种会面。

    “你为什么跟在我后面?”他问道,决定以攻为守。

    “你为什么跑?”她怒气冲地皱起眉头,嘴唇紧抿。“如果你不跑,我怎么会受伤。”

    “回答我。”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方娟执拗地问。

    “看来你真是个偏执的人。”郑航说,“那我告诉你,在那种清静陌生的环境里,我不想与偏执狂发生纠纷。惹不起,躲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