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太年轻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9本章字数:2104字

    她以牙还牙地说:“跑到那种地方耍拳的人跟我的偏执程度也差不多。不过,我还是跟你实话实说吧,我就是跟踪你去的。”

    郑航真惊讶住了。他问她为什么跟在后面,是为了套她的话,她真说是在跟踪他,又让他奇怪了。她不需要办案子,自己看起来也不像一个瘾君子,两人毫不相识,她跟踪他干什么呢?这真是一个有趣的问题。不幸的是,他一点都不想探究下去了,他好累。

    一路上,他高度紧张,把自己逼得太急,此刻一下子松懈下来,整个人都瘫软了。他再也没有心思中规中矩地注意自己的形象。他在那张单座沙发上坐下,将酸痛不已的四肢摊在柔软的沙发垫上,舒适地自由舒展,

    “我说,你们这些一心想当官的,也搞得自己太累了点。”她说,毫不介意他的模样。

    “训练强度确实有点大。”郑航语气平平,不过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不过,幸好警花什么也没说。她双手抱胸,两眼有神地望着窗外的天空。郑航顺着她的眼神看出去,一线银辉洒在窗台上,清澈的夜空显得十分高远,除了一轮明月,几乎没有星星。哦,不对,正北方有一颗星星烁亮着,那便是北极星。来派出所两年,郑航值夜班时最喜欢做的事,便是遥望窗外。这个窗外没有高山,没有高楼大厦,晴朗的夜空无遮无掩。

    “好美的夜空啊。”方娟发出一声感叹。和她一般年纪的女孩这时应该正牵着男朋友的手,或喁喁絮语,或悠闲散步,边躲避着亲吻边“咯咯”直笑。

    郑航观察着她。第一次发现警花长得十分漂亮。五官端正,轮廊柔美,身材苗条、凹凸有致;头发有些乱,粘着草灰,但漆黑油亮,十分柔顺;脸上有伤,沾着汗水和泥灰,像个花猫,仍可看出凝脂般的细腻和圆润。特别是那双眼睛烁烁发亮,还十分灵活。

    “把脸擦一下吧。”最终,郑航把桌上的纸巾递过去,打破了沉默。

    一朵红晕升上她的脸颊。“谢谢。你是竞争所长职位吗?”

    “是的,主要为了历练。”

    “历练也不必深夜偷偷摸摸地跑到那种无人的地方晃悠。”

    “也许你说得对。”

    “离最终考核还有多久?”

    “已经训练一个月了,还有半个月。市局搞竞争吗?”

    “没资格。”

    “我想也是,太年轻了。”

    “胡说八道,你该叫我姐才是。”她忽然生气似地说。

    郑航笑起来。这次他是发自内心的开心,方娟的生气只是美女的娇嗔,进一步拉近了两人的心理距离。但他觉得有些沮丧,逃跑丢了面子,肯定让她看不起。

    这时,门响了,值班员进来汇报对高个子的审讯情况。高个子叫田卫华,就是郑航在路口看到的那个大块头,自称看到小个子青年——他也把方娟当成男孩了——跟踪郑航,怕方娟对郑航不利,便一路跟了过来。谁知郑航看到方娟跟踪,拨腿就跑,更加坚定了他的想法,加速跟过去,于是发生了后面的扭打。

    郑航说:“无辜袭警,治安拘留十五天。”

    “算了吧,看在他是你铁杆粉丝的份上,改成训诫吧。”

    郑航认真地看着方娟,明白她说的是真心话,便点点头,对值班员说:“按方主任的意见办。”

    “我认识他,曾经吸过毒,后来戒了,但仍游手好闲,自甘堕落。”她停顿了一下,抬头望着明亮的夜空。“有人说,对他们的杀戮又要开始了。”

    郑航痴了一下,意识到她说话的语气凝重而严肃。

    “天啦,我可怎么办呢?”宝叔哀叹着,让热水自头顶冲刷而下。他舒展开身体,一处处检查着,除了被铁片刮去几块皮肉的小伤口,其他部位没有明显的伤痕。但全身的疼痛却足以使他瑟缩发抖。

    遭到袭击的过程在脑海里一幕幕闪现,伴随着青年的每一个动作。青年打得很凶,却没有留下伤痕,除了狂笑,青年没有说一句话,这让他感到事有蹊跷。十多年来,他除了呆在强制戒毒所、看守所,就要窝在家里不出门,从不与外部世界接触,谈不上得罪什么人,青年是什么原因袭击他呢?

    他感觉肋骨、腹部、大腿一阵阵灼痛。到明天早晨,这些地方会不会又青又肿呢?但不论怎样,穿上衣服,没有人会知道他曾经受到过殴打。青年的动作熟练得如同一名职业拳击手。他知道如何恰如其分地伤害别人。他是个什么人呢,杀手吗?他是打错了人,还是碰到什么人都会这么殴打呢?

    他关掉热水器,穿上睡衣。刚才服下去的止痛药和消炎药的效果显现出来了,身上的疼痛减轻,胃部却剧烈地痉挛起来,使他几乎站立不稳。他突然失去理智,胸中燃起了难以抑制的怒火。他猛地跳起来,一脚踢翻了过道上的小鱼缸。

    鱼缸碰到墙上,破成两块,四只小金鱼躺在地板上无力地挣扎,吧唧的嘴里似乎发出无助的叹息。这让他想起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强戒所的牢友刘居南突然打电话给他,说被人打了,希望他能送点药去。他去了,看到刘居南躺在床上,嘴里发出金鱼似的叹息。

    刘居南的身体没什么伤痕,但疼得很厉害。当时他还笑话牢友,现在才知道还真有这样打人的。那夜,他给刘居南服了药,又服侍他睡下就离开了。第二天,正准备再去看他时,却听说他被警察带走了。

    他跨过过道,任金鱼在那里挣扎。自顾不暇,哪里管得了几条金鱼的生命?

    宝叔穿上睡衣,为自己泡了一杯浓茶,然后端着走进卧室。他没有开灯,只是静静地坐在床上。黑夜在痛苦的等待中慢慢逝去。有几次他闭上了眼睛,但坠入梦乡,一会感觉到恶魔的拳头砸向自己,一会感觉到刘居南向他走过来,絮絮叨叨地不停倾诉。于是全身绷紧,汗水湿透了衣衫。

    刘居南不是很快就要被送上法庭了吗?他想告诉我什么呢?宝叔这样想着,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再次泡了一杯浓茶,然后回到床上,继续他的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