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太多的谜团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9本章字数:2110字

    徐放拍拍他的肩膀,推心置腹地说:“我当了一辈子所长,再也上不了台阶啦。但你不一样,年轻,有冲劲、有知识、有能力,必须好好拼一把。警营跟官场一样,时时处处必须谨慎小心。你要把本职工作做好,为领导分忧;你不能插手别人的事,搞好搞砸要能别清关系;过硬的考试考核,你必须冲在前面,让人刮目相看。同时,你还要学会在看不见的地方,做得跟领导贴心。这些事三两句话说不清,站队跟人、笼络关系、溜须拍马,都需要你自己去仔细体会。没有暗功夫,也当不到大官的。”

    郑航抵抗的情绪一下子消失了。他呆呆地望着地板。徐放的话语发自内心,简直就是父亲般的教诲。但是,这跟他发现那具尸体有什么关系,难道……他那副样子好像觉得他沾上了大麻烦。现在最保险的做法就是像他说的那样——对案件再也不管不问。

    事实上,他想管想问,也没有用。

    他盯着所长的眼睛。“他们要做笔录,如实回答就是,其他的,我也插不上手。”

    “让你插手也不要插,就说所里工作很忙,我会帮着打掩护的。”

    “打掩护?不要。如果他们找我,我很乐意在处理这种案件上积累经验。”

    “我刚才说的话你没听到吗?”

    “积累经验有什么不可以?就当是一场考核演习。”

    “这是暴力死亡案件,可不是摆出来的模型。”他的语气愈发强硬,“你以后有的是案件需要办理,经验也不需要从这起案件里积累。请你把我的话听进去。”

    徐放的脸黑得吓人。

    郑航从没有听他这么严厉地对他说过话,这已经是赤裸裸的斥责。“郑航,你觉得在所里工作的两年,我对你怎么样?”

    “很好,有父亲般的关怀。”

    “那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没有了。”他说,说话时心跳得厉害。他不想再跟所长对抗下去,那样对他没有好处。而且,如果让所长觉得他没有被说服,姨妈还会出现的。

    “既然你把话说开了,那我再多说几句。”徐放的嗓音柔和下来,直视着郑航的眼睛。“你是个工作狂,交办的事情让我没得话说。但你知不知道,你的工作狂精神不仅没有让你跟同事建立什么深厚的感情,说不定还带来怨恨,因为觉得被你漠视或蔑视,也许他们从来就没喜欢过你。事实上,你给人一种冷漠无情的印象,对不熟悉你的人而言,要了解你十分困难,即使是你身边的人,他们也把你看成一个不跟任何人接近的人。如果你一直这样没有朋友,没有支持,你觉得你能走多远呢?”

    郑航的脸一阵白一阵青。他历经苦难,刚刚在工作中找到一些慰籍,徐放的话,无异于醍醐灌顶,给了他一个沉重的警醒。

    但他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徐放的语气进一步轻软。“海边有谚语‘如果你跟鲨鱼一起游泳时流了血,那你最好赶快从水里爬起来。’我想你是明白的。”

    郑航仍然没答腔,硬生生地咽下了一个苦笑。这谚语他以前就听过,意义不言自明。徐放在这里暗指他父亲,正中他软肋。

    千万不要在此时崩溃,一定不能落泪。

    “这段时间的训练太辛苦了,你先回家休息吧,有事打电话给你。”

    郑航感到愤怒和羞辱。在徐放的眼里,他仍然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把握不了,仿佛白痴似的躺在别人的羽翼下睡觉。这个世界冷漠而冰凉,在温情脉脉的面纱下面,摸起来没有丝毫的温热。他觉得所有的日子都白活了。

    但他学会了权衡,也懂得了生活的代价,认识和三观都更加坚定。他不再在意徐放的话,礼貌地辞谢后,走出了所长办公室。走到下一层,阳阳在办证大厅里跟几位协警吹嘘他如何发现尸体,如何保护现场等待救援到来。

    郑航没有打断他,反而附和了几句,说徐所长到达现场后,大力表扬了阳阳的机警和勇敢,当场表态要为他向市局报功。

    在阳阳愕然的表情下,郑航一脚踏进了熙暖的阳光里,通体感到一阵舒适。

    他没有回家里去。虽然刑侦大队会找他做笔录,但肯定要等到下午甚至晚餐之后。也就是说,他至少还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

    他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方娟闯过南正街和解放路口的红灯向东行驶。雅马哈摩托车头上的小警灯耀眼地闪烁,无线电里传来沙沙声。

    郑航眼前出现那个男人蜷缩在桔林的虾子模样。他记得他脸上的表情像浮云一样难以揣测,眼睛大张着,里面没有透露出任何秘密。

    他突然感觉喘不过气来,心脏狂跳着像是要蹦出喉咙。他从未办过案子,却突然陷入一起凶杀案里,死者是谁?他为什么出现在那里?凶手的动机是什么?太多的谜团。

    “你说你认识死者。”郑航问。

    “齐大队给我打了电话,从他介绍的情况看,可能是我认识的那个人。”方娟自信地说,“他昨天还来过管理中心。我一直提醒他要小心,小心。”

    “他昨天找你,说了什么吗?”

    “没有。但他有些紧张,好像有事让他烦心。”

    “什么事?会不会……”

    “别乱猜。”方娟武断地堵住他的嘴,脑海里没有浮现出任何具有特殊意义的东西。她心里烦躁,驾驶摩托的双手有些颤抖。她心里有个令人震撼的怀疑,可令她沮丧的是没人相信。接到齐胜电话时,她想说出来,可她明白齐胜也不会相信。这些话她不能对郑航说,只有知道细节,参与案子的人才能讨论,比如她与律师庄枫。可是,与庄枫的讨论没有任何意义,他不是警察,不可能组织侦查和抓人。

    前面就是湖口井。郑航瞥向这一侧的后视镜,看见后面跟着一辆警车,车顶上的灯闪着红和蓝色的光。转过弯,窄窄的胡同巷里排满了巡逻车和刑警的民牌车,一辆救护车挡住了一条巷子的入口,一台电视台的采访车停在稍后的地方。记者被拦在警戒线外,扰扰嚷嚷地走来走去,看到停下一台警车,纷纷围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