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枪口对着他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9本章字数:2092字

    方娟和郑航趁机绕过救护车,从黄色胶带底下钻过。两侧逼仄的砖墙挡住了斜照的太阳。桔林坪里一大群警察在拍照、交谈、四处张望。远近的灌木丛开着一簇簇不知名的野花,馥郁的香气漂浮在潮湿躁动的空气中。

    提着对讲机正在讲话的齐胜注视着两人过来,咕哝了几句便结束了通话。

    有人围着尸体。从方娟站的地方,只能看见左大腿和一条手臂。她狠狠打了个哆嗦,认出他的黑色毛衣,破开的洞和发开的线,还有脏得只剩灰色的牛仔裤。

    “没有证件,也没有可以表明身份的东西。”齐胜对方娟说,“不过,看起来以前应该吸过毒,堕入了流浪者行列。你认得出他吗?”

    男警察全部退开,方娟俯身向前看个清楚。她的脸一刹间青了,干呕起来。“嗯,他就是在管理中心挂过号的刘志文,外号志佬。”

    “请跟我来。”齐胜很绅士地扶着方娟,“我们去车上喝点水,休息一下再做个笔录。”

    方娟后退几步,看着拥簇的野花。“通知家属了吗?”

    “还没有,确认尸源之前,我们不能凭猜测找人。”齐胜慎重地说。

    “嗯,我会让你们确认死者身份的。哦,天啦……”方娟干呕着,把注意力转到郑航身上,“你过来一下。”郑航还没有完全靠拢,她体力不支似的,俯在他的肩膀上。

    一股诱人的香气,与初次亲密接触陌生女孩的兴奋感受,似乎给郑航打开了一扇意想不到的门,让他脑海里充满了男人的幻想。他身体中不禁涌起一股躁热。他明白自己思想出格了,尽力克制着,肩膀僵硬得像一截木头。

    两人不过在前天晚上相遇过一次,刚才又因为都要来现场而碰在一起。他不过搭了她的顺风车而已,不该有坏心思。但她的动作却给了在场警察一个明确的信息:他们俩是货真价实的恋人关系。

    “帮我做件事。”她对着郑航耳语道。干呕仍未停止,仿佛支持不下去,但她说话思路清晰。“帮我偷偷搜一下死者腰间,看有没有一块黄绸手娟。”

    郑航听出了她的意思,想转头观察一下她的脸色,却怕碰到她的嘴唇,很不情愿地应承下来。对方慢慢地竖起脑袋,跟着齐胜走了。

    法医、欧阳伟和一个年轻侦查员重又回到尸体旁边。

    “死因是……”欧阳伟问话,年轻侦查员记录。

    “很明显,锐器捅破内脏所致。没有皮下出血,排除了被勒死的可能性;耳内没有出血,说明没有脑部创伤。但刀口很多,凶手似乎抱着深仇大恨。脸部有一块瘀青,可能是倒地碰撞所致,左臂大片瘀青,是死亡前形成的。”法医又仔细地看了看尸体,然后摇了摇头。“更多情况,必须解剖尸体才能了解。”

    “什么时候能解剖尸体?”欧阳伟问。

    “明天吧。”

    欧阳伟一言不发地盯着法医。

    “那就早点,早晨六点就开始。”

    欧阳伟的目光没有放松的意思,仍然紧盯着。

    “下午吧,我尽快准备一下。”

    欧阳伟点点头。法医让一个穿着白大褂,却拿着相机的年轻助手过来。他随着法医的指点,不停地对着尸体的创伤部位进行近距离拍照。太阳慢慢炽热起来,桔叶挡不住阳光,空气变得潮湿而闷热,侦查员们出了一身又一身的汗,轮廊分明的脸上挂着一串串的汗珠,长袖衬衫大都湿透。

    欧阳伟带着年轻侦查员绕现场走着——圈内的脚印、痕迹检验已经完成。“看不到挣扎搏斗痕迹,看不到任何拖拽的痕迹。”他说。

    侦查员点点头,走到遇害人脚边。尸体穿着破旧的靴子,他拉起一只脚,仔细看了看鞋跟。“这里也没有桔树林的泥土和腐叶,一定是被人抬或扛过来的。”

    “这人身体一定很强壮。”法医插话说。

    欧阳伟看了他们俩一眼,说:“这个地方很偏僻,距离废屋很近,也不需要太壮的身体。”他又朝尸体示意了一下,问:“把搜身情况记录下来。”

    “身上几乎什么东西都没有……上衣没有兜,牛仔裤的口袋是缝死的。腿部一个破洞里塞着十元纸币,没有身份证,没有驾照,没有信用卡,任何能显示身份的证件都没有。这说明了什么?”

    “凶手不想让我们了解死者的身份。”侦查员急切地说。

    “对,他应该不是日夜露宿街头的流浪者。”法医皱着眉头,“他身上挂着两枚钥匙,看起来像大门钥匙,还有保险门。”

    “凭他的穿着,是个地道的流浪者。”话虽这么说,欧阳伟紧蹙起眉头,盯着两枚亮晃晃的金属钥匙,陷入沉思。

    郑航站在原地。法医检验时,其他人员不准靠近。但他的位置相当不错,可以看清发生的一切,他明白欧阳伟的疑惑。

    这时,法医开了口:“我去准备担架。”

    欧阳伟点点头,显然他也有事离开。法医把他的手从大一号的医疗手套里松出来,手套就以自己的原型摆在尸体旁铺开的一张薄膜上。他们向泥土路走去,留下两名年轻刑警看守躺在地上的尸体。

    看着欧阳伟的身影从转角处消失,郑航深深吸了口气,从桔树下走出来。他目不斜视,径直走到薄膜面前,伸出手套进医疗手套里。

    “你想干什么?”一个年轻刑警喝道。

    “我想检查一下尸体?”他故作轻松地说。

    “没有欧阳队长的指示,严禁乱动尸体。”年轻刑警生硬地说,眼神落在郑航脸上,他们两人认识,口气缓和了些。

    “我知道,但齐大会允许我这样做的。”他漫不经心地摆了摆手,继续把手伸向手套。

    年轻刑警谨慎地往前迈出一步,毫不费力地挡住郑航,警棍按住了手套。

    “我想你搞错了。”郑航的态度听起来很坚决,“这个现场是我发现的,我在尸体旁守了半个多小时。我想起尸体有个疑点。”

    对方皱着眉头看着他,完全不为所动。另外一个刑警也走了过来,显然想给予同伴支援。郑航缩回一只手,伸向口袋。刑警警惕地抬起枪口对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