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死尸上的黄绸手绢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9本章字数:2053字

    他冲着他们笑了笑。同时,拿出一包烟和自己的工作证递向他们。

    “不用。”年轻刑警说,“我认识你。”

    “知道我是管区副所长,你还敢这样。”郑航说,“知不知道在现场要听从高一级警官的指示?”

    刑警开始犹疑了。郑航的直觉没错,这两个家伙是刚参加工作的菜鸟而已,对调查程序和执法步骤一无所知。

    “我是认真的。”他进一步将手伸进医疗手套,刑警们更加不安。“我看尸体时,你们可以旁观,看我有没有破坏现场。如果有,你们把我拘起来,交给关局长。”

    郑航说着站起来,走到尸体旁。

    “郑所长,你真的不能动尸体。除了法医,或者法医指定的人员,否则刑警都不行。”

    “我就是法医指定的人。”

    “那……等法医过来。”

    “来不及了。”郑航在尸体旁蹲下来。刑警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显然,他觉得郑航的做法太让他们为难了。他叹了口气,竭力压抑自己的怒火。

    郑航没有动,好像在等待法医的到来。他仔仔细细地观察着尸体,脏乱的头发,松垮垮的毛线衣,破洞里可以看到苍白的皮肤,这些地方都不可能藏匿东西。裤子,痕检员和法医都搜过了,没有口袋,藏钱的破洞已找到。方娟所说的黄绸手绢会藏在哪儿呢?

    废弃院落里走出一个戴墨镜的刑警,看了现场一眼,便走过来。郑航扬起头,不幸又是个陌生人。

    “担架来了,你们帮着搬一下。”他对两名年轻刑警说。

    “好。他……”一个年轻刑警回答。

    “一起普通杀人案件,不用大惊小怪。”墨镜刑警故作老成地皱着眉头。他把郑航当成他们的刑警同伴了。

    “该干的,赶快干完。”他看着郑航说。

    郑航心里的石头顿时落了下去。他迅速行动,轻轻地掀开尸体腰部的毛线衣襟,牛仔裤没有系皮带,估计就那么挂在胯骨上。衣裤都很脏,粘着厚厚的油腻物,看着都有些恶心,大概自从穿上身就没清洗。

    他把手伸进裤腰里,慢慢地摸索。这时,他触摸到一块柔软,轻轻地勾住往外面掏,露出裤腰的一团——非常干净的黄色。

    果然!方娟是如何知道的?

    郑航把它完全掏出来,掂在手里,是一块黄绸手娟。

    “你不能带走任何东西。”年轻刑警又开口了,但语气完全没了之前的凶悍。

    “我知道。”郑航观赏着,他回头示意年轻刑警,“我口袋里有手机,请你帮一个忙。”

    年轻刑警拿出手机。

    郑航说:“帮我拍几张照片。”

    仿佛郑航真成了他的上级,年轻刑警一一照办。

    墨镜刑警静静地站在一边,忽然脱下墨镜说:“你是城矶派出所副所长郑航吧,真高兴认识你。我是市局刑侦支队的蒋如,听别人多次谈起你,你的勇敢令我十分钦佩。”

    他伸出手,看到郑航戴着法医手套,又缩了回去。

    任务已经完成。

    郑航像法医离开时一样脱下手套,原状地摆着。然后说:“其实也没什么。”

    三个刑警的目光都落在他脸上。父亲死了,母亲接着又死了,一个人,努力读书,努力考上警察,又努力工作,每天面对警察同事,面对一起起案件,是不是都让你想起死去的父亲?这都没什么,人生还有什么更痛苦的呢。

    “谢谢你们。”他突然说,“我该走了。”他接过年轻刑警手里的手机,转过身去,看到欧阳伟和抬着担架的法医一起走过来,后面还有齐胜和方娟。

    方娟对着他夹了夹眼睛。他微微晗首。

    方娟停下脚步,对齐胜说:“如果没什么事,我就不打扰了。”

    齐胜看看方娟,又看看郑航,说:“那好。郑航,笔录的事,我们下午再找你。”

    “好的,我等你们电话。”

    越过黄带警戒线,方娟迅速跨上摩托,两人消失在湖口井的尽头。

    “发现黄绸手绢吗?”她问。

    “是的,实物没有拿到,但有照片为证。”郑航说,“现在你该告诉我,你为什么知道他身上有黄绸手娟了吧?”

    方娟答道:“果然是同一个恶魔做的,他已经杀害了几十人。”

    “专案组定性此案为普通的街头纠纷引发的杀人案。”

    郑航说。“死者的财物没有丢失,基本可以排除抢劫杀人的可能;社会关系简单,没排查出结怨对象,仇杀的可能性也不大。唯一的可能就是,现场纠纷引起的激情杀人。”

    方娟蹙着眉,听郑航说下去。

    “凶手杀人工具普通,初步判断是一把水果刀,连捅数十刀,手段残忍。但处理尸体手法简单,甚至没有想到抹去自己的痕迹。法医在死者右手指甲缝里发现抓破的皮肉,左手里还紧紧地捏着一块破布条。”

    “你有没有读过曾国藩家书。”

    郑航奇怪方娟怎么突然说到曾国藩:“没有。”

    “曾国藩说过‘天下之至拙,能胜天下之至巧。’笨到极致是聪明,拙到极点便成了巧,说不定这个凶手就是一个尚‘拙’的人。”

    郑航目瞪口呆地看着方娟,仿佛她在说天方夜谈。

    这时,方娟已把摩托停进地下车库,与郑航来到零点咖啡馆,走到角落里的一张卡座。两人头碰头,声音压得低低的。

    “专案组的分析有一定道理,但不是没有疑点。”方娟说,“首先,为什么弃尸在桔树林里,如果是为掩盖罪行,或推迟发现时间的话,藏匿在废弃院落的某间房子里更好,桔树林甚至比胡同更容易被发现;其次,那样肮脏邋遢的男人,身上为什么携带着黄绸手绢?还有,凶手冷静地想到了弃尸,为什么没想到清理死者指甲里的血?难道仅仅是没有想到,或者愚昧无知?”

    “嗯,这些疑点确实存在。不过,既然是流浪者激情杀人,他们头脑相对简单,想到一些事,而一些事没有想到也属正常。”

    方娟瞥了郑航一眼,沉默。

    郑航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垂着头,四周的景象变得十分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