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想哭的感觉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9本章字数:2041字

    郑航想开口问问,又不敢问,只能手足无措地坐着。

    “郑航,”徐放突然说,“刑事侦查最忌讳的便是无聊的猜测和臆想式的串并。执法的基本原则是什么,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你们的猜测和串并案依据是什么?”

    “这个……”

    郑航愣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回过神来。

    “这些案件发生的时间,以及案件证据锁定犯罪嫌疑人的方式都是一致的,而且每起案件中都有一两件指示嫌疑人特征的物品出现。”郑航顿了一下,“一个月前,有人打电话给方娟,告诉她马上就要出现同类案件。”

    “那你觉得方娟说的这些所谓证据符合串并案要求么?”

    “……我也怀疑。”郑航低下头,小声说。

    “那你凭什么认为可以串并案呢?!”徐放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

    “一个成熟的侦查员,对案件的证据和起证罪作用的条件要充满敬畏。”徐放表情激动地说,“尤其当他面对重特大疑难案件,用证据决定嫌疑人的生死,或者决定系列案件的侦查方向时,他首先需要坚定的证据意识和科学严谨的精神。你要知道,不论是你的建议,还是你提供的证据,如果影响到决策,可能会影响到一个人的权利、自由,甚至生命,影响到公安机关的人力、物力耗费和政府权威。这不是儿戏。”

    徐放用手指敲着桌面。“一个侦查员的成功不是来自大胆猜测,而是对法律的忠诚,对证据的执着,认真严谨的态度和实事求是的精神。”他把脸转向郑航,“不是看了几本书后天马行空的想像,不是小聪明、鬼点子。”

    郑航面红耳赤地听着,一声也不敢吭。

    “我建议你去看一下公安部拍的宣传吸食毒品危害性的一个视频。最近在微信、QQ里传疯了,刷屏上千万次,里面节选的几个案例,比我市发生的案件有过之而不及。”

    郑航抬起头。

    “还不服气?”徐放板着脸,“第一,前面四年的案件都是经过公安、检察、法院几级审核的,他们都是专家,都没人提出异议。第二,就算你们挑战权威,依据是什么?直觉?猜测?方娟提出的时间、方式,只能说明吸毒者这一类人的作案规律,不能说明是某个人的作案规律;她说的所谓牡丹、羽毛、棉花等证据,只是现场勘查证据,没有特殊性,谈不上存在什么游戏成分。第三,方娟人长得漂亮,在社区自愿戒毒管理中心这种专跟底层群众打交道的地方工作,经常接到没素质的骚扰电话是正常的。那些人往往以传播她的小道消息为乐,专挑她关注的事情说,吸引她的注意力。”

    郑航的额头冒出冷汗,脑子在飞快地回忆方娟讲述的每一件事情。

    的确,全都不出徐放的分析。

    方娟讲的每一个环节充满了疏漏。

    徐放说累了,端起瓷杯喝了一口早就凉掉的茶水,抬头看着冒汗的郑航,心有些软了,语气也平和些。

    “你肯学肯钻、好强上进的精神值得肯定。但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要想在公安战线做出成绩,得慢慢磨,慢工出细活,没有一二十年硬工夫,不可能。”

    郑航信服地点点头。

    这时,王芳推门进来,戏谑地说:“两位正副所长,谈完正事了吧,我炒了两个小菜,一起干一杯。”

    郑航连忙推辞,徐放一瞪眼:“怎么,在外面吃油了嘴,嫌王姨的菜炒得不好吃?”

    他嚅嚅地来到餐厅。刚参与工作那会儿,徐放家就是他的食堂。

    出了徐家,郑航却不想立即回去。犹豫了一下,绕道出了家属院。

    夜,深沉;灯光,悠远。郑航孤独地走在步行街上,周围的商店与饭铺都打烊了,一切很安静,仿佛只有他的脚步声敲打着街道。

    父母死后,他一直都是这样单独行走着。他喜欢在一些隐秘的地方漫步,找合适的寂静的地方坐下来,从各个角度审视这座城市的颜色,红橙黄绿蓝靛紫,在他的眼中城市的颜色越来越多地交织在一起,它们比社会世象还复杂,但也正好象征了世象人情。

    失去翼护的孤儿,对人情冷暖特别敏感,对人生沉浮悲欢离合特别关注,难得有什么吸引他,也难得有什么让他接受,因为长期的情感挫折,他几乎已对这个世界丧失了信心。他害怕自身之外,处处陷阱;害怕一脚不慎,万劫不复。

    那一段时间,他时不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他的泪水慢慢浮上来,又沉下去。他甚至开始考虑每个人都必须面对,幸福中人却从不追问的问题:他为什么要活下去?他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

    在那一段时间里,只有姚琴、关西、徐放可以触摸他的黑暗、封闭、孤独和伤痛,是他们的安慰、引导和教育,使他迈出人生决定性的一步,走出了伤逝的牢笼。

    他变得安静下来,心不再那样纷扰。他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学习和事业上,这让他感受到了欢乐、喜悦、希望和满足,而且这种情感真实而持久。后来,他就再也没有回到过去的状态里去,他冷静地审视了自己,明白什么才具有真正的价值。

    他们的教育和引导不会错。徐放的话不会错。

    这时,怀里响起“叮咚”一声。这么晚了,还有谁打他的手机。

    划开接听键,就听到姨妈的声音。

    “打家里电话没人接,还在外面嗨啊?”

    “哦,出去了。”郑航不想多说话,“有事么?”

    “没什么事。现在是多事之秋,我担心你,便想打电话联系。通个电话,就好像看到你在身边一样,放心。”

    “哦,我没事,别担心我。你工作还顺利吧?”

    “顺利。”姨妈笑哈哈地答了一句,随即严肃地问:“小航,上午的事你没再掺和吧?”

    “没有,我自己的事都忙不完呢。”对姨妈撒谎是最难的,因为她眼线太多,每每被她揭穿,但他又不能不撒谎,怕唠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