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只有他一个同盟者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9本章字数:2064字

    但是,方娟似乎很理解郑航的心情。父亲被报复杀害,母亲相继离去,轮到谁,内心一定会留下不少阴影。第一次相遇的那天晚上,看到方娟被人追赶,迅速回头相救,凭这点,她就应该感激不尽。

    方娟偷偷往后靠了靠,背部碰到他坚实的胸膛。但郑航并没有反应,正茫然地看着远处,眼神涣散。他看起来非常疲惫,一脸憔悴,眼圈发黑,脸上还有几道尚未消退的伤痕。

    这男孩把自己逼得太紧,日夜连轴转,绝对睡眠不足。

    “嫌疑人叫李后宝,是个老瘾君子。”最后,还是方娟先开了口。

    他这才回过神来:“你料得不错。不过,他跟黄绸手绢有什么关系呢?”

    “黄绸手绢?”

    “嗯。”

    “不知道。而且,没人知道辰河哪里生产或者使用黄绸手绢。我在网上百度黄绸手绢的喻意。黄色在东方代表尊贵、优雅,西方基督教则以黄色为耻辱象征。”

    “恐怕不能仅以‘黄’的喻意来理解。”

    “不错。可能有某种事件特定性。”

    “发现什么直接证据?”

    “李后宝在看守所呆过两年半,他的所有信息都在公安专网里。”方娟说,“目前,最直接的证据是志佬指甲里的肉屑,经化验DNA符合李后宝的特征。”

    “狗屁!”郑航狠狠地骂了一句。这就是方娟所说二十几起案子里都拿出过的经典证据,经过、程式一模一样。

    方娟明白他的意思。

    “还有呢?”

    “凶器。警犬在桔树林里搜出一把带血的匕首,但痕检员没有提取到指纹,匕首上的血样是刘志文的。”

    “现在必须要查清昨天晚上李后宝的行踪,有没有不在场证明。”郑航喃喃地说,“必须拿到桔树林附近所有监控视频,仔仔细细地梳理有哪些人进入现场周围;必须细细地访问……”他抓了抓头发,大脑快速地思考起来。“已经过去三十几个小时,也不知道他们的现场访问有没有结果……”

    “有五个人反映,那天傍晚的时候,李后宝跟刘志文发生过纠纷,扭打在一起。计伢子和混血儿说志佬将他们两人送回住处后,一个人出了门,可能是去找李后宝了。遥岭巷口的监控拍下了志佬跟踪李后宝的视频。但查不到后来他们去了哪里。”

    “你了解得够详细的。”郑航认真地说。

    “是啊。”她叹了口气,语气疲惫。“因为我一直呆在刑侦大队。”

    两个人又陷入沉默中。郑航在想着方娟说的那些证据,方娟则忙着回忆五年来发生的那些案子,一幕幕疑问从眼前闪过,愈发显得真实。

    春夜风暖,夹裹着浑浊的汽车尾气,令人很不舒服。过去,方娟从不会注意到这类煞风景的事。在她看来,这正是最佳的游园机会。白天,花窗小径、亭台楼阁、清泉幽竹、鱼水美人,无不尽揽胸中;夜晚,整个庭院灯火通明,看雕梁画栋,听溪水潺潺。她总是十分依赖地挽着父亲,眼光中充满笑意,好像她始终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女。

    然而,悠闲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转眼间,柔情春夏,突然就成了罪恶之季。春暖花开,莺歌燕语时,连环杀人案也随之发生,即便是最老实、善良,改恶从善的典型,一样被诬陷为杀人犯。

    她必须加强与领导的沟通,必须尽快将自己的疑问化为专案组的侦查方向。

    她需要证据,需要支持,越快越好。看起来,郑航已经认可了她的观点。这是很好的起步,只要不死盯住个案不放,死盯住个案证据,把注意力放在系列案件内在的逻辑性上,大部分人会产生与她一样的疑问。

    还有,嫌疑人的个性……因为他们吸毒,这一点在常人看来,总是缺乏说服力。但是,像方娟这样经常跟他们打交道的,却知道,他们哪些人会杀人,哪些人不会。

    该死!说到吸毒者的人品,方娟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前面就是李后宝的家。警车都停在大马路上,要进入李家的小楼,得穿过一条巷子。方娟将摩托直接骑进去,刚停下,就听见有脚步声往这边来,接着一个身影落在他们面前,是一个男人。郑航认识他,方娟更加熟悉。

    “方娟。”男人声音低沉。

    “童副支队长,你相信我了?”方娟惊喜地说。

    “这人涉及到毒品,我来看看。”童文没有直接否认,“线报反映,他前天晚上买了一个零包,不知是否复吸?”

    不等方娟回答,童文转身看向郑航。“你是郑副所长吧。”

    “童副支,您好,叫我小郑就行。”郑航弯腰握住他伸过来的手。他明白了,脸上浮起坚定的神情。他一直认为方娟只有他一个同盟者,现在看来,童文也算一个,如果不是方娟的同盟,零包案件不值得他出马的。

    “你们俩跟我来吧。”童文有意用颇具威严的声音说道。

    “去哪里?”方娟有些紧张。

    “旁边就是社区办公室。”

    两人默默地跟着。

    方娟忍不住问:“人抓到了吗?”

    童文没有回答,大步往前面走。前面是栋三层小楼,灯火通明。他们推开门进去,是一间大会议室,徐放正坐在靠门首的位置上,面对三名来客。会议室里还有分局长关西、副分局长贾诚,刑侦大队长齐胜、副大队长欧阳伟。

    “童副支!”关西喊道。他把童文让到主位上,并官场式地用掌声表示了欢迎,然后迅速换成严肃的神情。这里显然是他的主场。他抬起双手,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但是,他并没有接着讲话,而是把目光射向贾诚。

    贾诚站起来,看了一眼会场,像忽然发现方娟似的说:“哦,这里还有一位领导,别冷落了。方副主任,请到前面就座。”

    “谢谢贾副局长,我坐这里就行。”方娟的语气相当平和。

    “有件事我想向您通报一下,我们侦查员在调看视频时,发现您这段时间,晚上经常独自在一些偏街陋巷走动,这样很不安全哦。”

    方娟脸刷地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