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围了公安局大门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20本章字数:2040字

    虽然几乎一夜没睡,郑航还是没有晚起,但他省略了晨练。他跟方娟约好,上午去她办公室看她整理的案件资料。

    仍然是方娟驾摩托来接他。他看得出来,方娟心情有点忧郁。事实上,他自己也感到不安。辰河的春景十分优美,处处翠绿,红花点缀,空气中荡漾着萌芽的气味,很难与连环杀人案联系在一起。到目前为止,除了关西提出以方娟的怀疑为侦察方向,其他人的反应远远赶不上他们的预期。

    不过,方娟让他由衷地敬佩。除了她迷人的外表、优雅的气质,他感受到了她独到的智慧。他怀疑她的人生全部奉献给了工作,没有玩乐方面的爱好,对户外活动兴趣缺乏。之所以如此解读她,不仅是他的读心术,更是她昨晚面对贾诚等人发难时的自我表现。

    她和他预想中的那些女警大不一样,跟男警也大不一样。在郑航的印象中,辰河的警察在处理人际关系方面有一套,但绝非上得了大场合的人物;他们薪水不高,所以办案也就例行公事,习惯于因循守旧,这令他们的分析判断能力大大衰退。这也是方娟提出的疑点让他们一时难以接受的重要因素。

    当然,郑航自视甚高,他工作不是为了薪水,而是为了继承父亲遗志,实现人生理想。

    方娟驶离大街,从零点咖啡馆右侧转入临津门二号巷。几分钟后,一片破旧的棚户区映入眼帘。印刷厂家属院煤房的前坪里摆着成堆的花圈。

    方娟把摩托车停好。

    她摇摇头,视线依旧停在那一堆花圈、气球及挽联上,这些物品都很廉价,有些甚至可能是捡来的,但摆满了整整二十几米长的围墙,有些地方还层层叠叠地堆着。

    一路上散落着纸花、挽彰以及白绢,有块板子上手写着“我们爱你,志叔”,另外一张粉红色海报纸上则写着“献给敬爱的志爸”。

    方娟的双眼泛着泪光,鼻子用力吸了吸。郑航知道她正强忍着不要哭出来,于是转向那面花花绿绿的花圈墙。

    “这委实有些惊人。”过了一会儿,郑航试探着说,“到底是杀人案引发了人性的光明面,还是这个吸毒的流浪汉确实富有人格魅力,触动了这座小城居民的神经?——他们送花圈、挽联、写悼辞,或是以种种行动表达,告诉人们流浪汉并不孤单。很多人心系着流浪汉,并替他们祈祷。”

    方娟擦擦眼角,眨了几下眼睛。“他是流浪汉的保护神。”她声音沙哑,“他以前吸毒,但从戒毒所出来后,联合一批有志于戒毒的人成立自愿戒毒协会,以强大的毅力戒了毒,并甘愿像流浪者一样生活,尽自己全部的财力帮助、收养流汉者,赢得了这一人群的尊重。”

    “被杀是如此的不幸,却彰显了优秀品质,也许能激发更多的流浪者像他一样生活。”

    “希望能如此吧。”方娟边说边走向煤房,“听说昨晚这里聚满了人,一起举行祭奠仪式。不知为何,现在却一个人也没有,真令人感到难过。”

    “谁说一个也没有?”

    花圈忽然颤动了一下,钻出一个人形来。原来是计伢子,他用草绳在腰间扎了一张白纸,头发也用白纸包着,宛如一个白色的影子。

    计伢子停在那里,脸上毫无表情,泪水已经哭干。

    “您说过一定要抓住那个杀人犯的,”他盯着郑航说。他的声音很轻,正好使郑航能听得见。“我等着您实践自己的诺言。”

    “莫爷、权哥他们呢?怎么只你一个人在这?”方娟拉着计伢子的手问。

    计伢子迟疑半晌,终于说:“他们……他们去公安局了。”

    方娟二话没说,掉头就走。两人很快来到开阳区公安分局。门口果然聚着一群人,就像召开丐帮大会。郑航在人群中发现了昨天下午看到的权哥,看起来像个挑头人。

    流浪者将公安局大门团团围住,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原来,他们获悉昨晚警察包围了宝叔的家,然后又在社区会议室开会。他们认为警察觉得李后宝是凶手,那李后宝就是凶手。而且,他们知道李后宝与志佬经常吵架,关系不好,志佬向李后宝借过钱。

    他们认为李后宝没有被抓住,是因为有人向李后宝传递了消息。

    他们还知道公安局今天会把志佬的尸体运到火葬场去。他们要求由他们举行葬礼。

    被堵的车辆越来越多,有公务处警,有私人的,但他们全都不知所措。贾诚也被堵在警车里,并被认识他的流浪者死死看住。警车后面跟着运载志佬尸体的法医车。

    身体好的示威地站着,身有残疾的靠着墙根或者躺在地上,全都看着贾诚默不作声。有个带孩子的,把孩子放在警车引擎盖上。一种没有预料到的、无声的愤怒情绪把流浪者结成一体。他们要复仇,要主持公道。

    郑航想挤过人群走到警车前面去,但无法通过。

    最好找到社区主任马前进,因为流浪者的补助要通过社区。他打电话给马前进,没人接。旁边有人说了几句威胁的言词。

    郑航想了想,走进户政办事大厅。果然没错,社区主任马前进就坐在椅子上。他是个矮小肥胖的人,看上去一脸病态。他正在给徐放打电话,看到郑航,脸上绽好一朵花。

    “您来了就好,贾局长把我骂死了。”他说,“徐所长没接电话,这些混混倔强得很,他们觉得警察没有帮助解决问题,他们要自己主持正义。”接着,他又哀叹一声:“刘志文确实是个善心人,帮了不少人。”

    马前进一脸无奈的表情。

    郑航说:“公安正在侦察找人,他们这样做是没用的。”

    “确定是李后宝了?哎,可惜。”

    “并没有锁定谁,刑侦大队还在侦查。”

    马前进以不信任的眼光审视着郑航。“贾局长已经告诉我了,李后宝罪责难逃。”他说。“虽然我跟他很熟,但杀人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