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 要为志叔报仇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20本章字数:2067字

    “不论怎样,作为社区主任,你要跟公安机关保持一致,先把这些人疏散走。”

    对方一声不吭,狠狠地抽着烟。

    “怎么样?”

    马前进仍固执地坐着没动。

    “反正得答应他们一些条件才行!”他瓮声瓮气地说。

    郑航明白了。“你要想办法,马主任。”

    “他们虽然只是些河沙灰尘,但清扫起来很不好办的。”

    马前进站起来,在整洁的大厅里踱来踱去。因为郑航没给他递烟,他自顾自地拿着烟抽。他抽得太猛了,一股一股的烟气直往上冒,一支烟三两口便吸到了过滤嘴。外面,流浪者还是静静地站着。贾诚在车里躁动不安地扭着身子,可是人群围得更紧了。

    这时,徐放到了办事大厅。他穿着规范的警察制服。马前进吃了一惊,威严的徐放使他感到尴尬。辖区派出所长的权力对他来说不同寻常。

    “马主任,”徐放说,“看来你管区的混混们想侵犯法律,进行妨碍公务、袭警活动。是不是让所里的兄弟来抓人,才能使你们的工作好做些?”

    “还是请您再和大家谈一谈吧。”马前进建议说。

    徐放用右手食指在马前进胸前轻轻戮了戮。

    “要是他们不听我的话,”他粗鲁地说,“以后有你受的了。”

    尽管是上午,太阳烈烈地照着,没有风,门口显得异常闷热,更加令人恼怒和烦躁。流浪者越聚越多,还有人从四面八方走来,连辰河桥上一年四季不挪身的乞丐都被人抬了过来,瘫在警车面前。个别人开始尖声谩骂。

    “粮食局!没用的东西!”

    大门保安作好了准备。他们等待着向越发骚动起来的人群进行攻击,不过,他们和社区干部一样束手无策。他们的任务只是维护大门秩序和保证出入安全。

    徐放和马前进、郑航从办事大厅出来,走到大门侧面一个带有铁栏杆的石头台阶上。

    “居民们……”马前进不知该如何措词,“请你们安静下来,听派出所的徐所长讲话。”

    人群并无反应。仍像先前一样,流浪汉和乞丐还是一动不动地呆在那里,用沉默表示威胁。天上没有一丝云彩,他们脸上却乌云密布,决心用冷暴力满足自己的要求。

    马路上行驶的车辆走走停停,不明真相、好打听的行人仍然向门口集结,种种无厘头的议论,让公安机关愈发困窘。

    “居民们,”徐放学着马前进的口气称呼这些流浪者,但他声音不高,似乎缺少底气,不过大家还是听得清他讲的每一个字。“我跟大家一样为这起残暴的杀人罪行愤怒,刘志文是个好人,经常帮助你们,你们非常悲痛,我们都表示理解。但是,我们还不知道是谁犯下了这个罪孽……”

    “你们知道,你们包庇!”一个声音打断了徐放的话。

    “把他交出来!”

    “我们自己举办葬礼。”很多人举起了拳头,有的吹着口哨,打哦呵。

    郑航有些紧张地看着人群。

    “郑航,打电话,”徐放很不耐烦地说,“把所里的同志都叫来,一个一个把他们拉走。”

    “李后宝就是凶手!”一个精瘦的老头嚷道,他的脸布满了灰白胡子,沾着涶沫和灰尘。“我知道你们查出来了,你们为什么不去抓人?”

    他就是跟志佬住在一起的莫爷。

    郑航向前跨了一步,跟徐放并排站在一起。

    “居民们,”郑航喊道,“我是派出所负责社区管理的郑航,我答应你们的要求。”

    郑航的话出人意料,全场顿时一片肃静。

    “你干什么?”徐放不满地瞥了他一眼。

    “居民们,你们认为李后宝是凶手,公安局也查明他有杀人嫌疑,所以昨天半夜突然包围他家,想抓他个出其不意,但他中午前便已经出门。大家注意,我在这里说的是嫌疑,不是说一定是他。”郑航接着说,“警察办案是讲证据的,警察有很多方式方法取得可靠的证据,也只有警察才有取证办案的权力。”

    郑航讲得很清楚,流浪者和乞丐们都在静静地倾听。因为郑航讲得很严肃很认真,所以他们也严肃认真地对待,认为郑航很重视他们。

    “你们想一想,你们有能力取得他杀人的证据吗?你们有权力把他抓起来,进行处置吗?大家都是接触过法律、懂得法律的人,你们觉得法律会允许私人处置罪犯吗?”

    “我们要的是公正。”一个人喊道。

    “好。我把我们办案的过程讲给大家听,请你们评判警察会不会给你们一个公正。”郑航说,“我告诉你们,志叔的死是我晨练时发现的。我打电话给徐所长,几分钟后徐所长就带人赶到桔树林,接着贾副局长带着法医、技术员、刑警几十人赶了过来,立即开展各种侦查活动,比如现场勘查、知情人调查、走访等等,查明死的人是志叔后,我和刑警一起到了志叔家里。权哥,你说是不是?”

    “是的,我还跟着刑警到了公安局。”权哥应道。

    “接着,我们把志叔运回了公安局,许多技术工作在局里紧锣密鼓地进行,直至晚上十二点多钟,发现有证据指向李后宝有杀人嫌疑。关局长、贾副局长亲自带人赶到李家,但他已经出门。接着,关局召集大家现场开会。大家说,警察的工作是不是很努力,我们查案是不是很主动,很积极?”

    大部分流浪者迟疑不决。郑航紧盯着权哥。

    “是的。”权哥喊道,“是很主动很积极,我有亲身经历。”

    方娟已经将莫爷、黄毛、军哥都叫到她身边。莫爷接着喊道:“权哈说得对,警察做事确实非常公正,我们应该相信。”

    接着,又有一群人表示赞成。

    “那好,李后宝的事,交给警察去办,请大家放心。”郑航说,“下面我们接着说葬礼。”

    “你们会为志叔报仇吗?”有人质疑。

    “会的,我绝对说话算话。”郑航回答。

    “好,我相信您。但我们要自己办葬礼。”

    “行。”郑航说,“你们是要遵守辰河的规矩,还是破坏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