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 工作不是生活的全部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20本章字数:2068字

    方娟已经好久没有想起他,她试着计算如果他们如期毕业,如期工作,如期结婚,孩子应该上幼儿园了。但他们的结局没这么好,他的离开让她陷入黑暗的时光,直至用工作来补偿感情上的缺损。

    “你打算整个下午都在走廊里徘徊吗?”

    郑航说。但他仍坐在办公桌前,眼睛盯着笔记本。

    “走走锻炼身体。”

    他抬起头看她,眼神变得严厉,说:“你不去跟别的同事聊聊?”

    但不一会,他又改变了主意,打方娟的电话。她不悦地问:“还要赶我离开派出所吗?”

    “不,请你过来。”他不带任何商量语气地说。

    “我不带呼来呵去的。”

    “求你。”

    “这还差不多。”话音未落,方娟已出现在视线里。“还写报告?”

    “不是,列清单,提疑问。”郑航盯着她说,“你对嫌疑人有什么想法?”

    “你说什么?”

    “我想跟你猜一猜那个嫌疑人,就像西方的分析画像。”

    “哦,说说看。”

    “我说个想法跟你讨论。”郑航认真地说,“我想,凶手是个自视甚高,小有成就,却心怀挫折感的人。他对自己很有信心,他从来都扮鹰,而别人是兔子。他看不起城市草根,特别蔑视,或者痛恨吸毒人群,他不把他们当人,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充当他杀戮游戏的道具,像地上随时消失的微尘。”

    他一边说,一边奋笔潦草书写。“他懂法律,知道什么证据能把被嫁祸人钉死;他懂侦查程序,知道如何让证据一层层揭开。他像耗子一样习惯夜色,而且在黑夜里走动,不会引人注意,这可能跟他的职业有关。”

    郑航呼出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很快又开始书写。“说到职业,有点头痛。接触法律?或者负责安全保卫?他每次杀人都捅很多刀,但现场从没留下激烈反抗的痕迹,说明他捅出的第一刀已经致命,后面的数刀只为了扰乱侦查员的视线。这就是说他用刀精准,接受过专业训练,或者说有武术功底。”

    “听起来像警察。”

    “至少是跟警察擦边儿的人。”郑航皱着眉头说,“不排除有武术功底,接触法律的白领、公务员。”

    “年龄呢?”

    “三四十岁吧。如果再年轻些的话,可能是二十六七岁的青年,他青少年时期经历过不同寻常的苦难,少年老成,而且家庭直系亲属有吸毒史,给他留下了非常痛苦的回忆。这个回忆,也许正好诠释了他的作案动机。”

    “有点道理。”方娟说,“这个人非常沉稳。”

    “每起案子都做得干净利落,是十分聪明、沉稳。”

    方娟翘起嘴角:他今天不只是轻轻地刺人,更像一把锐利的剑,随时挑起剑花。

    “你心里有嫌疑对象吗?”

    “我刚才说了,只是画像。这个人可能在你身边,需要你去掂量。”

    “我的社交圈子很小,除了工作,没谁。”

    “那就从工作圈子考虑。”

    “管理中心就那么几个人。”过了一会儿,方娟若有所思地说,她也觉得如果管理中心的人作案,很符合郑航说的条件。“不是女性,就是五十岁以上的,别说让他们杀人,就是打只蟑螂,也惊慌半天。更别说聪明得找到替罪羊。”

    郑航同意这点,然后他眼睛一亮:“可以考虑一下他们的家人。”

    方娟缓缓呼出一口气,沉思着。管理中心的女性都是丈夫的心头肉,送早接晚,有的还帮着做报表,写总结,对管理中心的业务非常熟悉。如果丈夫中有人作案,不是没有可能。但她觉得这想法有点过头了。

    她说:“这样的猜测应该更谨慎一些。”

    郑航放下他的笔,停顿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抬头看着方娟的眼睛。她讶异地发现他憔悴的面容露出不自然的神色。显然,他可能还没吃中饭。

    “郑航,我可以给你个建议吗?”

    “当然,你可以试试。”

    “即使工作是生活的全部,也得用食物来维持生命。只有身体健康,才能干好工作,不是吗?跟我走吧,去吃点东西,保证不耽误你跟我讨论案情。”

    郑航的眼里射出饿狼似的目光。他脸上的渴求感让她露出微笑,现出温柔和缓的母性。

    “我还以为刚从你那里回来呢?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

    他咧嘴一笑,雪白的牙齿上下磕打,更显饥饿的欲求。

    “来吧,坐。”他们走进星巴克。这里有专为废寝忘食的白领准备的堡仔饭。

    “你平时都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吗?”

    “习惯了就好。”

    “这么多年,把自己练得有神仙范儿了?”

    “绝对比你想像的要好。”他只得承认。

    她点了一份堡仔,两杯咖啡,选了一个靠窗的卡座。他听话地跟在后面,像习惯了她的照顾似的,这让他自己都感到吃惊。

    沙发很舒服,坐上去软软的,而且带着一丝凉气,真是享受。他索性摊开身体躺着,让自己尽情地放松。不过他的枪绑在腋下,磕着背和腋,只得往右斜躺。方娟端着咖啡坐在他的身边,挨得很近很近,手臂贴在他右肩上。这让他有些吃惊,不过他并没有挪身子。

    估计她中午洗过澡,化过淡妆,浑身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唇红肤白,没一点上午处置流浪者堵门时的灰头土脸。

    他看着她精心梳理过的头发、白玉无瑕的脸庞,仿佛欣赏一朵盛开在夏日的鲜花。她这是为他梳妆的吗?她几乎就在他的怀里,他呼吸着她的呼吸,感受着她无比接近的身体,内心打开了一扇意想不到的门。

    “这里的装饰真有特色。”郑航没话找话。店里弹奏着一首莫扎特的钢琴曲,宁静而优雅,一波一波地流淌,几乎把周围的空间都荡漾起来。

    “你也注意到了?我以为男警察不会在意丰富多彩的生活。”

    “你以为只有女警才文艺范啊,我以前还写过诗呢。”

    “是吗,那我还真不了解。我想,男人啊,也不能就知道当官挣钱,得理解生活的真谛,修养啊,文化啊,可不能成为绝缘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