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 坚持无罪辩护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20本章字数:2044字

    “反感?”吴娅虚弱地问。她将苹果捏在手里,又放进果篮,如此反复,果皮划开一道道伤痕。吴娅看着那些破损处,用力地抚摸,越摸破口越大。刘居北抢过她手里的苹果,“咔嚓”一声,咬掉小半边。他面前已经摆着两颗苹果核。

    “接下来的审理,”庄枫艰难地说,“我们必须坚持生存第一的原则,先保命,再减刑期。借鉴以前的判例,证据确凿,律师仍以无罪辩护的,极其危险,绝大部分是被法庭直接否决。当然,不排除发现新的疑点,找到其他嫌疑人,或者有人主动认罪。但这就意味着公安机关办了冤案。”

    “我在法院翻了翻近几年的案件,同类的不少。好消息是,有几个没有判处死刑。绝大多数犯下杀人罪的人,都不会承认杀人,有的甚至法庭翻供,想为自己赢得一线生机。但是,也有人死扛到最后却又承认了。只是他的承认多了些技巧,比如自卫杀人,失手伤害致死。这样,就可能判处无期,甚至有期徒刑,坐一二十年牢,再重新开始人生。”

    “你这是在假定居南有罪。”曾氏恨声说 ,“为什么要假设我的孩子有罪?”

    庄枫对着她淡淡一笑。曾氏不太喜欢这个年轻人,对她而言,这个人太夸耀自负,总是一副胜利者的模样。但吴娅喜欢他,也不知他们怎么认识的,她对他很客气。吴娅甚至称他为“老弟”,虽然曾氏知道这并非事实。

    水笔在庄枫手指间灵巧地转动。他头发打理得油光水亮,面容英俊,西服高档标致,接下这个案子肯定不是因为他有奉献精神。曾氏想像着这个男人可能开价十几万元,而且必须管吃管喝。

    她没有钱可以支付。她不知道吴娅究竟用了什么手段,编了什么谎言,他才会出现在这里。她只知道,在选择律师时,吴娅只要庄枫,其他人都不行,因为他是她心目中最好的律师。居北居然也同意,这令她愤怒、伤心。

    “刘婶,你放心,我绝对会付出全力为你儿子做最好的辩护。”庄枫再次给她一个微笑,“我跟公安、检察、法院的关系是最好的,在座的两位领导清楚。我可以随便看到案卷,接见被告人,了解最充分的信息。坦白地说,经我手的案子,总是可以为当事人争取到最大的权益。但是,我们要面对现实,谁都不能将法律玩弄于股掌之中,即使是掌管法律的人。在这个时刻,我们的重点应该放在——保命。”

    刘居北说:“就算保命,难道就在监狱里关一辈子,那不同样废了吗?”

    “活着,就可能创造奇迹。这一段时间我都在研究以前同类的案件,分析本案涉及的证据,寻找保命及轻判的机会。这种机会是有的。”

    “所以,如果居南是无罪的,他也只能获得轻判;但如果他是有罪的,他会在监狱里关一辈子?这就是你要辩护的吗?”曾氏的声音变得尖锐,她没办法控制自己。这个律师的话太模糊,太荒谬。

    吴娅用一个不耐烦的眼神扫向她:“妈,你究竟想听什么?他只是告诉你目前的状况和可能发生的情形,这是他的职责。”

    “刘婶——”庄枫仍然不急不缓,语气和蔼。

    曾氏打断他的话:“我不知道我想听什么!也许我想听的是我的大儿子不可能杀人,也许我想听到我的大儿子会立刻无罪释放。以前全是公安搞错了。”说完,她的双手大力地拍了拍桌面。

    “我不想跟你们讨论法律,给我一些实在的,没有杀人,无罪……天哪,庄律师,你知道周围的人怎么说我们吗?我都没脸出门。”

    曾氏倏然起身,差点拌倒在地。她在客厅里走了几步,才发现自己无法克制地流下了眼泪。吴娅没动,刘居北也没有起身安慰她。

    曾氏满脸怒火,她看着她的小儿子,居南的弟弟,他那一副不知所措的脆弱样子,壮硕的肩膀低垂不振。她再看看吴娅,居南被诬犯下杀人案,那肯定是吴娅的错,她对丈夫不好,对家庭不负责。居南吸毒,就是因为不开心。但她不管不问,只顾自己的生活,或许做了什么对不起丈夫的事情。

    她毁了她的儿子,毁了他们的家庭,曾氏恨她。

    突然之间,一股莫名的情绪淹没了她,仿佛要从体内将她撕裂。曾氏身体晃动不稳,转身扶着通向卧室的门框,发现孙女站在虚掩的门内,一双阴郁的黑眼睛看着她。

    “奶奶,你发病了吗?”孙女说着,拉开门来扶她。

    曾经很不喜欢孙女,责怪媳妇没有生个男孩。此时,她却更加忍不住热泪。一边抹着泪,一边将孙女拉进房里。“乖孙女,你在房里呆着,大人谈事呢?”

    曾氏回到桌子前,坐下来。

    刘居北重重叹了口气,再次拿过嫂嫂手里的苹果,咬了一口。

    “听着,”庄枫淡然地说,“请大家重新审核一下我们需要达到的目标。接下来,我们要尽理延缓下一次审理,这很重要。”

    曾氏再次尖锐地发问:“为什么要延缓?”

    “因为时间越长,审理人员越疲惫,外界越会认为案件有问题,舆论越对我们有利。”

    “这样就会被判无罪吗?法官被拖得很辛苦,会不会乱判?天啦,难道法庭就是这样做事的吗?还有你们。”

    庄枫没有说话。

    “舆论?舆论只会杀人,把无罪搞成有罪。”刘居北说。

    庄枫给他俩一个轻笑。然后,声音尖锐地说:“刘婶,我知道您心急,您不想听我说居南有罪,但死者的手指里有居南的皮肉,还撕破他衣服,都是些硬证据,而且,还搜出了有他指纹的凶器。”

    “但居南根本没有做过。那些证据会不会是有人栽赃的?”

    “皮肉啊,刘婶,我是说DNA,居南身上的皮肉怎么会跑到死者指甲里去?而且他身上有搏斗留下的伤痕。”

    曾氏无助地看着居北,他嘴里塞着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