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 生活的失败者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20本章字数:2044字

    那些在他看来既无知,又懒散、不会用脑子想问题的警察按照他的思路空忙活一番,看到他让他们看到的部分,拿走他让他们拿走的证据,去逮捕他让他们逮捕的“犯人”。

    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

    看完现场,他还去看受害人家庭,参加他的葬礼,到公安局、茶馆听知情人的聊天内容,然后亲自去“凶手”家里帮忙……这一切都太有趣了。

    该死的女人,看你再小看我!

    到第四年的时候,他的计划奏效了——方娟参与到案件之中。他感觉到少有的新鲜刺激。在他想来,他没有看走眼,这个女孩还真的跟他一样聪明。

    在他将警官、检察官、法官们耍得团团转的时候,方娟将引导他们发生不必要的争辨,最后他们还会感谢他呢。

    他需要更有挑战性的事件,更引人注意的目标,更值得投注心力的对手,他必须抛出一些诱饵,更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他没想到郑航也会搅进来。

    这让事件更加有趣。他仿佛又听见少年郑航饮泣般的痛哭,看到他玩命的训练和刻苦的学习。他想看看这个想成为精英中的精英的警察,如何玩下去。

    这真是一个很棒的游戏,因为,现在它已不再是独角戏。

    “你还理会被冤枉的屈辱吗?你还记得被报复的痛苦吗?郑航,你还梦见父亲被人持枪打爆头颅,鲜红的液体滴达滴达流向地板的情景吗?”

    “我希望,有一天你能够与我一起分享这些感受。”

    “但不会是现在。今晚,你将会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一辆运兵车“嘎”地停在坪里,十六名战士齐刷刷地跳下车,很快呈纵队站齐。他们是驻辰河武警部队的,身着特警服,手持警棍,腰里别着尖刺。一名上尉迅速出列,“啪”地向关西敬了个军礼。

    “武警中队长杨青奉命前来报到。”

    接着,传来一阵狗吠,四条警犬在五名民警的牵引下,冲入操场。领头的民警迅速向关西报告,并提出警犬分组搜索建议。

    操场上,中间是集合待命的六十名民警,左边是刚赶来的武警,右边是情绪高昂的警犬,关西站在中间,表情严肃地看着,准备做战前动员。

    “同志们,昨天发生的凶杀案嫌疑人逃进了丹霞山里。我们根据线索确定了南北两向的搜寻区域,每个区域分成两组,负责对既定位置进行分析,然后采用网格化模式分工进行。目前,对我们有利的一点是,距知情者发现嫌疑人的时间不到三小时,他肯定还在山里,而且活动半径不到二十公里。这样,我们的搜索范围比较明确。不利之处在于,这二十公里的搜索区域包括丹霞山最陡峭、险峻的地段,地形恶劣。搜索需要掌握的注意事项,我们都印制在分工表里,请大家认真研读,牢记在心里。”

    关西停顿了一下,神情疑重地说:“已是黑夜,搜索多有不便。我要强调的一点是,在这样的夜晚进山搜索,危险重重,我要求你们每一个人都要开动脑筋。我们的目标是找到逃跑的嫌疑人,而不是再有人失踪。有什么问题吗?”

    关西再次停顿了一下,没人说话。“很好。”最后,他干净利落地发出命令,“距天亮还有十个小时,争取天亮前活捉嫌疑人。出发!”

    参与搜索的人与警犬解散开来,大家寻找着自己的搭档组员,陆陆续续分成了七八个小队。每个人都拿到了自己的任务安排表,但大部分人对此类行动没有什么了解。

    方娟更是菜鸟。在此之前,她在关西面前主动请膺,坚决要求参与搜索,关西没有办法,安排人专门给她辅导山林搜索知识,并让她与贾诚、齐胜在一起,不准随便乱走。但郑航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他的请战被关西直接否决,严令不准随行。

    郑航却一定要去。他私下与方娟商量,他骑方娟的摩托车独自赶去,两人保持联络,互相通报各自的搜索信息。

    这次,方娟坚决反对。郑航此去,事关违抗领导命令,而且面对的是一场危机四伏的冒险之旅,独自进山,安全没有保证。

    “你觉得我不去会安心吗?”郑航说着,瞪眼看着方娟,“我也只会在周边搜集情况,并不真的进入山里。我一定可以为你们提供帮助的。”

    “你跟着去,关局长会开了你。”

    “他只是说不准我跟着。这是八小时之外,我要去丹霞山脚下,是我的自由。”

    操场尽头,齐胜他们已经登车,方娟急着过去。郑航一把抢过方娟的钥匙,说:“不用担心,我会做好每一步的。”

    方娟急得脸都红了,知道难以挽回,顿了顿脚,叮嘱道:“那你小心,有事随时联系,无事十五分钟打一次电话,通报方位。”

    “OK!”郑航冲着方娟打了个响指,一溜烟往她的摩托车跑去。他得提前出发。一方面,摩托比汽车慢,一方面,他要掩人耳目,不能让人知道他在参与。

    根据前期掌握的情况,李后宝最有可能在丹霞山西麓和南麓出现。郑航分析,南麓距市区太近,连绵几公里都是丘陵,除了山庄,菜地,没有藏身之处;西麓是封山育林的山地,一大片密林里有高崖巨石,有洞穴茅屋,而且距雨溪镇近,容易补给。而且报告李后宝行踪的人就是雨溪的。

    摩托车直接驶进雨溪镇。郑航在小镇叉路口找了户人家停好车,便开始观察地形,并分析可能注意到陌生人的当地居民。

    镇外的田径上出现一个扎腰绑腿的山民,他扛着一根树干,轻松地往山脚的院落里去。院落不大,窗户映出闪闪灯光。路人告诉郑航,刚才扛树的中年叫阿柴,是一名看山人,世代都是丹霞山猎户,对山里的情况了如指掌。

    郑航走过去,门口跃出一只狗,并狂吠一声。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幸好狗被铁链锁着,屋里及时走出阿柴,才没有被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