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不能掉链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20本章字数:2048字

    阿柴已经走进齐腰深的水中。虽是孟春,但溪水依然很冷,使得他透不过气来。他一步一步地探,使尽全力站住了脚根。

    郑航却比他生猛。反正脚下是高低不平的河床,他直接泡进水里,用蛙泳的姿势趟过去。激流冲击着他,往下游拖,但他稳住自己,摇摇晃晃地冲过漩涡,走上了对面的浅滩。

    阿柴在山里是把好手,却并不习惯游水。他几乎到了河心,却精疲力尽,又退了回去。他歪倒在又湿又潮的石块上,咆哮的激流让他无比恐惧,再也无力过去。

    郑航权衡着,他一个人无法进行接下来的旅程,游过去再背老柴过来,他又没有胜算。就在这时,他听到上游传来呼救声。阿柴也听到了,他在对岸大声呼喊着,让郑航先去救人。

    深夜密林,呼救者极有可能就是嫌疑人李后宝。

    郑航迅速跃起,爬上一块巨石,但脚一软,滑了下来,跌倒了,重重地摔在石头上。他没有放弃,继续往上面爬。攀过一道溪湾,上面是一道飞溅的瀑布,强光手电下,一个人半身淹没在水里,双手拼命地抓住悬崖的尖石,只要一松手,就会跌入瀑布坠落的水底。

    那人竭力吊着,飞流而下的水冲得他身子团团转。

    郑航攀上了瀑布的顶端,蹲在一块半淹入水中的石头后面,试着以石头为支撑,去抓那个悬吊的人。他不但要稳住自己,还要够得着要救的人,并稳住他。

    一步步地过去,一分分地接近……

    他已经完全到了悬崖边上,再过去一分,就会滑落下去。小心,使劲,使劲,小心……终于够着了……

    可是,虽然使尽力气,郑航的手指抓不稳对方。他缩回手,掏出手铐,先铐住自己,再小心地对着对方悬吊的手腕甩过去。

    “咔嚓”一声,扣上了。这是一种极其危险的做法,稍有不慎就会两人一齐摔下瀑布,一齐粉身碎骨……但这是对方唯一可以挽回的生机。

    手铐延长了两只手臂的长度。郑航退却一点点,双腿紧紧地夹住石头。对方的手指慢慢从尖石上松开,像一条在钓杆上挣扎的鱼,无力地晃荡。突然加重,郑航一下子半淹入水中,脑袋猛撞在悬崖岩壁上,身体差点失去自制。

    他勉强稳住身子,惊恐地看着悬吊着的人。那人已经靠在悬壁上,两手试着寻找攀附的尖石,减去了郑航很多的压力。

    缓缓地,缓缓地,两人配合着,寻找一个个攀附点。悬吊的人终于浮出了瀑布。郑航拖着他时而走着,时而游着,终于上了浅滩。

    暴涨的溪流退到了身后。郑航竭力想让对方恢复知觉,猛烈地摇晃着他,拍打着他的脸。

    “宝叔,宝叔……”郑航有意以嫌疑人的名字喊着。

    “哎哟!”那人终于咳出声来,想躲过令人不快的拍打。郑航放开他,松垮垮地瘫坐在沙堆上,吃力地喘息。

    “你……你是谁?怎么认识我,来救我呢?”

    “宝叔,你真是宝叔?”郑航惊喜地扑过去,抱起李后宝的头用力地摇着。

    浓墨似的夜色中,贾诚亲自带领的搜索队伍呈链形向前伸展开去。有人一瘸一瘸的,有人不时放下背包,一个个筋疲力尽。特别是训犬员,艰难的行程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跟方娟差不多,他阴沉着脸,警惕地四处张望,向前踯躅着。

    贾诚忧心忡忡地停下来,挥挥手让队伍休息。

    齐胜递过一杯矿泉水,问:“其他组情况怎么样?”

    “差不多。”贾诚说,“大黑天的,消息不准确,难度很大。”

    齐胜沉默一会。“如果继续下去,有人可能挺不住。”

    “怎么啦?”

    “扭伤脚的一人,手臂脱肘的一人,还有方娟。”

    “让他们回去。”

    “没人陪同可能还不行。”

    贾诚凝视着脚下的腐叶。“你意思是派谁送他们回去?”

    “随便吧。不过,走掉的人太多……”

    “有什么办法呢?”

    齐胜说不出所以然,向队伍投以冷冷的一瞥。“训犬员也烦着呢。”

    “谁不是呢?即使不说假大空话,我们干着这个工作,也得尽责任,叫苦叫累就不要来当警察,穿虎皮。”

    齐胜注意地看着贾诚,忽闪的手电光不断变换着他面前的表情。他思索着贾诚的话,目光凝向一处。方娟一个人站在大树下,跺脚骚痒。

    “方主任。”他喊道,“贾局长的意思是,如果坚持不了,就派人送你回去。”

    “不,我能行。”

    “不要充汉子,荨麻疹可不是闹着玩的。”

    “没事。”方娟并没有向贾诚这边走拢,反而转过背去。她正感到非常的焦虑、内疚,甚至恐惧。凭着一时冲动,她同意把摩托车借给了郑航,可能让郑航多年的苦心经营毁于一旦。要知道,她的人生从来没有过一时冲动,从未隐藏过什么异想天开的萌芽。这次,她怎么就没有更慎重地考虑……

    她呼吸急促,肌肉紧绷,头痛剧烈。

    认识郑航,特别是跟郑航一起跟进这起案件以来,是她参加工作后感到最轻松的时刻。以前,她总有睡眠不足,或有头晕现象。不过,她并不想深究这意味着什么。

    但是郑航突然失联了。刚才她连续拨打了十几个电话,每次都是人工台的声音:“对不起,你拨打的号码无法接通。”

    他们约好定时联系的,除非……她不敢想下去。

    望着黑漆漆的山林,方娟想死的心都有。没办法,她迅速走向贾诚,汇报了郑航的情况。

    “什么?关局长明令不准参与,他怎么会来这里?是什么原因让你帮助他这样做?失踪了才想起报告?”

    “郑航知道更多的信息,他也是为了尽快抓到人,为了公安局的荣誉。”

    “他这是公然违抗命令,知道吗?你这是害他,毁他的政治生命。”

    “是我不对。”

    “一句不对就算了?方主任,难怪郑航变得如此不听话,原来有你在背后支持,你是不是打算把郑航拖进漩涡死无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