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 郑航失联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20本章字数:2044字

    方娟紧紧抿着嘴唇。盘问时间远远超过了她的汇报时间,这个贾副局长似乎对郑航的失踪并不关心,只是一味狠狠地批评他们违抗命令。方娟又急又困又累,只想争取贾诚的支持,派出一批人沿着溪流寻找。却只得硬撑着进行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对话。

    “请派两个人随我去寻找吧。”她哀求道。

    “等一会。”

    “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在黑漆漆的夜里,孤身一人多危险,万一他出事的话,我可怎么办呢?我想,这对公安局也不利。”

    “还倒打一耙?这可不是一个有抱负的警察应有的态度。”贾诚根本不理会她的恐吓。

    方娟跺跺脚。

    “听着,如果郑航出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到时候你就别想跟我们一起工作,别指望我会好颜色待你。听明白了吗?”

    “我知道,只要你赶快救人。”

    贾诚仍皱着眉头,显然还在考虑是不是就这样屈服。这时,齐胜听到他们的争论,走了过来,方娟心里像吞了一只苍蝇。

    “队伍是不是该出发了?”

    方娟焦急地对齐胜眨了眨眼睛,虽然讨厌,她还是很想争取到齐胜的支持,他在贾诚面前还是很有发言权的。“齐队长,请你跟局长说说,帮帮我吧。”

    “麻烦事儿来了。”贾诚对齐胜说。

    “怎么回事?”齐胜亲近地拉了方娟一下。方娟重复了一番对贾诚说的话。

    “郑航真不容易,出发点是好的,都是为了工作。这种忠诚、奉献的精神是值得推崇的。”齐胜说,“而且同事面临困难,我们的救援应当放在第一位。”

    方娟冲齐胜一笑,但她的笑糟透了,比哭还难看。“对,救援,我们赶快去救援,我知道他在哪里,我带队过去。”

    “你又失踪了怎么办?”贾诚说,“我的问题还没问完,怎么派人?”

    “一边出发,一边回答你的问题,总可以吧?”

    贾诚仍不退让:“而且,这么大的事,应该向关局长汇报才能做决定。”

    “贾局长说得没错。”齐胜故意用责怪的语气说,“方主任你也太心急。不过,贾局长,我们是不是先安排人手?”

    贾诚长叹一口气,对他来说,这一切真是够乱的。

    林中浓浓的夜色与没完没了的簌簌声使人感到恐慌不安。不时传来一些其他的奇怪声响,更让李后宝心惊胆战。“听……这是什么?”

    郑航皱着眉头,冷静地说:“夜间的鸟……还有虫子,或者蛙声。”

    “要是它们都闭上嘴就好啦。”

    郑航无奈地摇摇头,手铐把他们联在一起,极大地限制了活动余地,但他又无法破解。在沙滩上救醒李后宝,准备离开时,他才发现瀑布中救人,虽然成功,但他的警用装备,包括手机都落入了瀑布下面的深潭,再也拿不回来了。

    手铐无法打开,郑航倒不担心,这样李后宝就再也走不脱了;但失去手机,无法跟方娟,跟领导联系,在这茫茫黑夜,漫漫深山里,他们要如何走出去?

    突然,树林里传来某种动物的叫声。李后宝惊得一颤:“好像是狗叫声。”

    “不可能,他们暂时找不到咱们。”没有跟方娟联系,对岸的阿柴也听不到他的声音,大部队不知道他们的讯息,怎么会在附近?

    “他们大概正好在附近搜寻,你认为他们不可能到附近来吗?”

    “这儿确实在他们搜索范围内,但他们从正西面上山,不会这么快的。”

    一片死寂,李后宝又注意倾听着夜间的声音。真不知道这一天多的时间,他是怎么在山里渡过的。他指着密林说:“这儿有虎、狼吗?”

    “没有虎,但狼总是有的。”

    手铐明显抖了一下。“没有听到过它的声音。”

    “你以为是鹦鹉吗?山里的狼或者在猎取其他食物,或者在被其他猛兽猎取,不管是哪种情况,它们都不会轻易暴露自己。”

    李后宝佩服地看着郑航,体味着他的话:“这就是丛林法则吧,谁拳头大谁就是老大,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说着,他竟从身上掏出一个塑胶密封袋,取出一包香烟,还有打火机,竟自抽起烟来。深夜的沙沙声仿佛更紧地包围着他们,一路闪着荧荧的烟头微光。

    “听上去,好像有成千上万种声音,但没有一种能听得懂的。”李后宝唠叨着说,“我估摸着,它们彼此也不会懂的。”

    “都不过是虫子的叫声。”

    李后宝感慨地说:“虫子和人……有什么两样?谁也不了解谁,可能动物反而聪明些。它们的猎取法则是明摆着,人却都暗暗算计。”

    突然,传来某种动物临死前的哀鸣。

    “这是什么?”

    “竹鼠吧,想必是被猫头鹰逮着了。”

    “你不是说被猎捕时,它们不会出声吗?”

    “这是最后的呼救,作垂死的挣扎罢……”

    李后宝陷入沉思中,然后口里念念有辞,却没有发出声音。好一会,他终于自言自道:“人啊,也是如此。沉默了一辈子,只有一次,当你快死的时候,才张开嘴……”

    两人面对面凝视了一会儿,仿佛刹那间出现的一种念头帮助他们加深了了解。但李后宝对郑航仍有恩有恨,仇恨甚至强过感恩。他移开目光,掏出香烟,递给郑航。

    “谢谢……”

    “谢谢很好说吗?那是你们文明人的虚伪,我讨厌这样。”

    “这是感恩的一种方式,并不仅仅为了虚伪。不论你上等还是底层,接受服务,接受惠赠,都是应该说的。而且,越是底层,越应该说,这样才能得到更多优惠。”

    “我知道你指的是什么……我这会儿心里像针扎一样难受。别在我面前摆上等人的架式,口口声声地喊我底层,我恶心。”

    郑航回头凝视着李后宝,发现他眼里寒光四射,杀气腾腾,便示弱地笑笑。郑航知道,虽然救了他,但他的反感是来自失去生命的恐惧,如果触怒了他,后果很严重。

    “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就是那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