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无边的噩梦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4本章字数:2289字

    “不要伤害我的妹妹,以荨,以荨……”

    安以诺猛的坐起身,冷汗已经湿透了睡衣。

    又是这个梦……

    梦中四溢的鲜血,失去生命的双亲和被那个狰狞的男人拖走的双胞妹妹,让她抑制不住的发抖。

    童年的噩梦已经成了她一生的阴影,而她的妹妹在那一次灾难中失踪了,如今十多年过去,还是没有能找到。

    自己也在那天开始有了语言障碍,除了面对亲近的人能说话,对其他人都没有办法发出声音。

    她轻轻的叹了口气,再也没有睡意了。

    奶奶的卧室传来轻轻的呻吟声,安以诺担心的皱起眉头。

    她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来到奶奶床边。

    奶奶看到以诺进来,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以诺,你怎么还不睡?”

    以诺觉得自己眼眶有点发热:“奶奶,该吃药了吧?我去到点水。”

    抽屉里还剩下半瓶药片,这种药昂贵极了,安以诺要拼命打工才能买得起。

    “奶奶……”安以诺看着奶奶喝了药,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奶奶瘦弱的手抚摸上以诺的头发:“乖,别哭了,奶奶没事,奶奶还想看着你嫁人呢,不会这么早就走的。”

    可是以诺知道,奶奶的病不能再拖了……

    奶奶这几年因为重病,被折磨的瘦弱不堪,为了治病,家里变卖了所有值钱的东西,可是仍不能为奶奶止住痛苦。

    医生说奶奶要换心脏,还要疗养,至少要五百万。

    五百万!她要怎么才能凑够这些钱?

    亲戚已经不会再借给她钱了,而且这个数字,也不是亲戚能够凑出来的。

    安以诺咬了咬唇,哆嗦着手指从柜子深处翻出自己姨夫的电话号码。

    姨夫那张贪婪的脸浮现在眼前,那个让自己出卖初夜赚钱的提议,让以诺心寒不已。

    可是事到如今,却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办法了……

    她按下手机短信,屈辱感让她的手指颤抖不已。

    “姨夫,你提的那件事,我同意了。”

    酒店门口,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拉着安以诺的手,表情猥琐:“哎呀以诺啊,你也不要放不开。你看你年轻漂亮,就算不会说话又怎么样呢?只要陪那个男人一晚上,就有大笔的钱,你奶奶就能看病去了不是?你要是早就同意了,你奶奶的病都治好了嘛。”

    安以诺苍白了脸,她抽回手,拿出纸笔:“姨夫,只是卖掉初夜,就可以拿到钱吗?”

    “这个是自然。”胖男人嘿嘿的笑:“只要你还是第一次就行,以诺,你没跟别的男人鬼混过吧?”

    安以诺瞬间愤怒的涨红了脸,她用力的写了几行字递过去:“我没有,姨夫你怎么可以这样说?”

    出卖自己的身体已经让她无地自容了,如今听姨夫说的话,安以诺恨不得立刻扭头走人。

    “哎呀,这有什么啊?”胖男人无所谓的挥了挥手,然后塞给以诺一把酒店的房门钥匙:“这个你拿好啊,九点之前就要过去。”

    真没想到这个妞的第一次能卖这么多钱,五百万啊,自己还能有五十万的介绍费!可惜他只有这么一个外甥女,真可惜。

    慕思辰看着电脑里的那张照片,漆黑深邃的眸子眯了起来。

    如果不是那个老男人把这张照片挂到某个私密的俱乐部说要卖初夜,他都不知道世界上居然有和他已经死掉的爱人如此相像的女人。

    以荨……慕思辰闭了闭眼,爱人温柔甜美的表情还在脑海里,可是如今却已经物是人非了。

    不过这个照片里的女人叫安以诺。以荨,以诺,真的没有什么关系吗?

    还是说这是他的对手故意放下的一个饵?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女人,他要定了!

    五星级大酒店里的总套房里,灯光昏黄。

    安以诺绞紧手指,紧张不安的坐在那张超大的床上。

    房间里灯光昏黄,透出一股暧昧的感觉,可是这种感觉让以诺更加的无所适从。

    她只要想到一会儿要被一名陌生的男人占有,就无比的害怕。

    门开了,一个身材颀长,面容俊逸的男人缓缓走了进来。

    他很年轻,最多三十岁,脸上的线条分明,一双剑眉很是浓密,那双幽深,深邃的双眸令人胆战心惊。

    只见那男人缓缓的朝她走来,用一种嘲讽的目光看着她。

    以诺不安的往后退了退,男人身上那种浓郁的侵略气息让她更加的惊悚。

    慕思辰看着眼前的女人瑟缩的样子,突然无比生气。

    他掐住以诺小巧的下巴,薄唇冷冷的吐出一个字。

    “脱。”

    以诺抑制不住的浑身颤抖,她低下头,不敢看慕思辰一眼,强忍住眼中的泪水。

    苍白的手指僵硬着把衣扣解开,这种羞辱让她恨不得夺门而逃。

    可是想到被病痛折磨的奶奶,就只能咬着牙忍受下去。

    单薄的衬衣滑下了肩膀,肌肤上的馨香幽幽的散发出来。

    慕思辰的眸子立刻变得深沉,他靠在墙上,看着那个女人涨红的脸颊,红润欲滴。洁白的贝齿紧紧的咬住唇瓣,甚至溢出了一抹血丝。

    他猛的扣住她的下巴,拇指强硬的塞进她的嘴里,声音冰冷的警告:“从现在开始,你身体的每个部分都是属于我的,你,没有权利伤害你的身体。”

    说完,慕思辰弯下腰,抢夺了以诺的呼吸。

    以诺在这一瞬间整个人都呆住了,反应过来之后,她无助的挣扎,粉拳不停的捶打着慕思辰宽厚的肩膀。

    慕思辰炙热的气息落在以诺纤细的脖颈上,透明的肌肤下面,泛着血管的淡淡青色。

    他在那片洁白上留下了鲜红的印记,然后又含住了以诺唇瓣。

    以诺如同被电流击中,一股陌生的燥热在体内翻腾,不能平复。

    她的双手不自觉的收紧,揽住慕思辰的肩膀,把自己贴近他宽广的胸膛。

    慕思辰没想到这个女人的唇居然如此甜美,让他忍不住一再品尝。

    当他终于离开这份美味的时候,看到以诺迷蒙的双眼,突然冷笑出声:“女人,你在对我投怀送抱吗?”

    以诺猛的清醒过来,惊慌的往后退去,双手还不断胡乱的比划着。

    慕思辰英挺的眉毛猛的一皱:“你不会说话?”他不记得说明里有这么一项,真是该死!

    以诺困窘的点点头。

    慕思辰抬起她的下巴:“天生的?”居然是个哑巴,这样的话岂不是永远听不到她叫出来的声音了?

    他没有发现,自己居然想到了永远两个字。

    以诺摇了摇头,晶莹的泪水已经从眼眶中溢出,顺着脸颊滑落到他的手指上。

    慕思辰感到手指的冰冷:“你很冷?”

    以诺连忙摇头,她不是冷,而是害怕,因为这个男人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让她不停的颤抖。

    慕思辰邪邪的笑了:“不论你是冷还是不冷,我都会让你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