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渡劫遇袭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5:14本章字数:2543字

    七色天穹,千变万化,随时会降下滔天劫难,惩罚众生。

    苍茫大地,山势宏伟,厚德无量,将会尽可能泽福众生。

    大地之上,一块巨石,蒙力盘坐在上面,身上散出的威势越来越强盛。

    感应到这份挑衅的威势,七色天穹忽风起云涌,汇聚成紫色云层,里面闪电如小虫乱钻。

    紫雷劫!

    这是蒙力晋升境界所要渡的紫雷仙劫!

    苍穹上紫云涌动,霹雳声震天,霎时间紫雷劫成。

    只见紫雷眩目,如雨般稠密,从紫云中落下。

    每一枚宛如柚子,灵活如飞鸟,闪电般飞向蒙力。

    轰隆!爆炸不断,紫雷炸响半空,被蒙力手中发出来的紫色仙力轰爆。

    只见他动作甚快,从不间断,每挥舞一次必定激射出一条紫色仙力,也必定轰爆一枚或数枚紫雷,若有漏网之鱼,他便会腾身闪躲。

    因此,他脚下巨石早已体无完肤,被紫雷炸得凹成半圆,并且有渐渐扩散的趋势。

    随着渡劫时久,他体内的仙力剧减,速度也在渐渐减缓,口中粗气不断吐出,手中仙力也越发细小。虽然如此他的眼眸之中的不屈之意却越发明显,完全遮掩了脸上疲惫之色。

    一道顶天立地的龙卷风!

    它从远方疾驰而来,速度迅速无比,风中带有无数残物,向某处疾弛而去。

    蒙力看到向自己这个方向袭来的龙卷风,宛若一条巨龙探首天下,眸中骇然之意更胜以往。

    他本就寻找的是一个偏僻地区进行渡劫,但是如今运气却差到碰上了恐怖的龙卷风,这运气简直是千年等一回!

    蒙力不想被龙卷风刮得人仰马翻,更不想被刮得支离体碎,他可是好不容易才修到紫宵境,他还想走得更高更远!

    他咬紧牙关,撒腿就跑,立时一个不小心就被紫雷无情的击中;但他却毫不在乎地狂奔,紫雷自然也始终追击着他,因为天劫还没有渡过。

    他在前面跑,紫雷在空中追,龙卷风在最后追,这好像是一场顽皮地追逐戏。

    这时,有一个人突然从一块巨岩后边跳出来大骂起来,“你这个废材,要逃就逃跑嘛,为什么非得往这边跑,可害苦老子了。”说着,这个人也跟着跑,跑在蒙力前面!跑得比蒙力更快!

    看到突然出现的岳小飞时,蒙力大吃一惊,没想到在自己渡劫的地方居然隐藏着另一个人,要是被偷袭肯定是有死无生。

    稍做镇静后,蒙力一面跑一面反驳说:“我不是废材,我都修炼到紫霄境了!”

    这时,又是一枚紫雷疾落而下,无情轰击在蒙力身上,把他轰得外焦里嫩的,仿佛是个挖煤工人。

    “这么晚才修炼到紫霄境,不是废材是什么?”说完,岳小飞非常不屑的瞧一眼蒙力,脚下速度加快了几分。若是真的陷入龙卷风中,以他的修为可是必死无疑。

    蒙力没有反驳,因为这是事实,比起岳小飞来自己的确是要差许多,甚至比起门中的小伙伴他也是最差的吊车尾。想到这,他更加坚定信心,将来一定要超越岳小飞;可是现在后面还有两样‘催命符’追击着不放,为了可以活下去、可以走得更远,他拼了命的加快逃跑的速度。

    岳小飞看到蒙力还在往自己这边跑,虽然速度越来越快,但是紫雷劫和龙卷风却一直追击不休,看见这种情况,岳小飞立时大怒的骂起来,“你这个废材,别往这边跑,往左面跑不行啊。你还拖着天劫,后还有龙卷风,可别连累到我。”

    蒙力并没有因为岳小飞的话而生气,反而憨笑了一下,说:“你不是那么厉害么?帮我挡挡紫雷劫吧!这样说不定我们都能得救。”

    “你做你的春秋大梦,我本来就是来看你笑话的,你死了我都不会管你,你没看到后面的紫雷劫和龙卷风一直跟着你呢!”岳小飞一听蒙力的话心中更怒,几乎是直接拒绝。就算没有那么场龙卷风,岳小飞也不会帮蒙力,他不暗下毒手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那我们就快跑,这龙卷风我们对付不了,师尊长老们总会有办法对付的!”蒙力并不知道岳小飞的想法,所以憨实说道。在紫雷待续的轰击下,如今已看不清他的表情了,他脸色漆黑如煤炭,全身衣服在紫雷的高温下已生烟发焦,头发尽数绷直蓬起,看起来像是顶着一个大蘑菇在奔跑似的。

    此时此刻,蒙力后方还有凌霸的紫雷劫追赶不断,再后更有威猛的龙卷风尾随不停,渐渐地龙卷风离紫雷劫云越来越近,情况也越来越危险。如果这样下去,以自己微未的修为一定会丧命于龙卷风中,这一切都是蒙力跟着自己的原因,看来只有先除掉他,反正他正在渡劫,就算是死了也可以推脱是渡劫失败,更何况一个废物死了就死了,谁会去在乎。

    想到这里,岳小飞心中一狠,说:“你下了地府可别怪我,要怪就怪你太笨!”说着,奔跑中的身体突然停下,随手一挥一道蓝色仙力朝着蒙力暴射而去。

    蒙力还处在奔跑中,根本没有想到岳小飞会不顾同门之义突然出手偷袭,当看到蓝色仙力时,心中骇然想极力躲开,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根本无法闪躲。只见威力巨.大的蓝色仙力袭到,蒙力的身体像小鸟一样,被轰得倒退而回。立时之间他顿觉全身筋骨疼痛之极,双眼直冒金星,手脚皆无法自控;他的身体还未落地,便又缓缓腾空而起,被巨.大的龙卷风一圈一圈地卷到七彩的天上去了。

    …………

    夜色正浓,月如圆盘,辉映群星。

    一栈一百瓦的电灯,悬挂高处,灯光澈明这一片区域。

    灯下已有许多人,他们围成一圈正观看着中间一个人。

    此人头戴道帽,身穿道袍,左手拿着一柄桃木剑,右手捏着一张符,双脚在原地转圈,口中念念叨叨,像是一些咒语。周围那群人一惊一乍的看着道士的动作,即有鄙夷又有期待……

    人群中有一名年约四旬的妇女,满眼泪珠,表情惊奇,双手紧握。

    她叫赵玉,这位道士,是她请来帮助招回儿子的。她的儿子七天前不幸落入此地的樟江之中,恰巧那时刚涨洪水,她的儿子便被冲得不见踪影。她已向公安局报案,但七天下来儿子依然没有找到,已被荔波市公安局立为意外死亡。她死活不肯,她总坚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在隔壁王大嫂的怂恿之下,她请来眼前这位,自称死人活人都能招的方道士。

    站在赵玉左边的是她的小儿子,蒙宁,他看着这个装模做样的道士大皱着眉头,低声说着,“妈,叫你别请你不信,这道士根本在骗人,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谁还信鬼神之说。没看到哥的尸体说明他肯定被冲到下游去了,或许被附近的好心人给救起来了。”

    赵玉另一边的是她老公,蒙山,他听到蒙宁的话,轻斥道:“蒙宁别乱说话,不管有没有,这至少是一片心意,你懂么?这样做,你妈总能安心些,不至于日日夜夜都在哭。”

    听到老爸的教诲,蒙宁深谙其中意思,不敢再说话,转而仔细盯着这道士,看看牛鼻子老道能变出什么鬼花样来,他今年好歹也读初三,反正是不信什么招人这种荒谬的事。

    赵玉眼看着方道长已跳了许多却一点效果也不见,着急问道长:“方道长,已经过一个小时了,我儿子能……招过来么?”